宁愿舍近求远离乡背井 独角兽为何不屑在台挂牌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企睿能创意(Gogoro)及沛星互动科技(Appier)在2019年底,获得时任台湾国发会主委陈美伶认证为“独角兽企业”(成立不到10年,市值达10亿美元的新创公司),注重股市表现,将其视作政绩的蔡英文政府,自是希望这两间公司能够在台湾挂牌。

2019年12月,时任台湾国发会主委陈美伶宣布,Appier和Gogoro为台湾的两大新创独角兽企业。(台湾国发会提供)

但是事与愿违,两家台湾政府钦定的独角兽皆选择远赴他乡,实属不给蔡政府面子。Appier在2021年3月底选择在日本东京证券交易所的Mothers创业板进行IPO,而Gogoro则在9月16日宣布,将赴美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SPAC)Poema Global Holdings (PPGH)合并,在纳斯达克(Nasdaq)挂牌。Appier出海之时,台湾证券交易所还尚未设置针对新创产业的“创新板”和“战略新板”(两板于2021年7月26日成立),还勉强称得上“情有可原”,但是Gogoro却是在两板创立还不足两个月,就毅然决然选择出海,这就完全打脸了台湾政府的“美意”。

台湾的新创独角兽,电动机车领头羊企业宣布将前往美国透过SPAC挂牌上市。(Facebook@Gogoro)

不顾热潮退却 Gogoro仍以SPAC挂牌所图为何

讽刺的是,Gogoro选择的挂牌方式,还是在美股已经热潮几近退却的SPAC,而即便在正式达成合并协议的消息释出时,与Gogoro合并的PPGH也未在股价上出现兴奋的反应,9月16日“微高开”后走低收在9.86美元,尚达不到10美元的发行价。

Gogoro宣布与PPGH达成合并协议当日,PPGH的股价并未表现出兴奋的走势。(截图自英为财情)

PPGH是2021年1月在纳斯达克挂牌的SPAC,筹资规模达到3.45亿美元,背后主要的出资方有花旗集团(Citigroup)及瑞士银行(UBS)等,设定投资标的为亚洲或欧洲,拥有已获验证的技术、且具有经济效益吸引力的公司。

2020年在美联储(FED)直接大放水给实体经济的情况下,市场上充斥热钱促使证券市场的流动性爆增,使得在美股市场沈寂一阵的SPAC再度活络,当年登记挂牌的SPAC数量高达248家,与前一年的59家相比可谓爆炸性增长。在市场充斥热钱的疯牛行情下,任何风吹草动的消息,无论是利好或利空都能当成正面消息解读,只要SPAC传出任何新闻,股价便可暴力拉升;另一方面,SPAC倘若在法定存续时间的两年内没有找到适当的合并对象,或者合并失败,便须依发行价清算返还现金给股东,而美股市场的SPAC发行价为10美元(除PSTH为20美元),在投资人眼中,就是有10美元这一支撑价来兜底,成为暂时存放现金的好去处。(延伸阅读:“特殊目的收购”美股退烧 台湾跟进“够资格”吗

SPAC如同“抽盒玩”一般,除了SPAC的营运成员以外,在合并消息宣布前没人知道合并对象会是什么样的公司。(彭博社)

然而SPAC能否找到合并对象,以及合并对象为何,完全是如同“抽盲盒”一般,一般投资人根本无从猜测最后SPAC会跟什么样的对象进行合并。而合并的对象多数都是还尚未产生盈利,财务资讯不甚透明的公司,因为这些对象往往没有足够的条件IPO,便转而采用SPAC的方式实现挂牌上市,在此背景下,一般的散户投资人极易因信息不对等而被割韭菜。

面对SPAC泛滥的乱象,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执法部门在2021年一季度便着手调查,函请华尔街各机构自愿披露信息,包含交易者、交易金额、交易量、内控监管、法令遵循等,展现出先礼后兵的态势,被视作SPAC的利空消息,导致热潮褪去不少。

尽管美股市场的SPAC热潮已然退却,但是Gogoro仍选择以此方式挂牌上市,首先是Gogoro仍处于严重亏损,尚未实现盈利,在台股市场难以用高价挂牌,相比之下美股的SPAC仍旧“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透过这一合并交易,Gogoro可以得到PPGH的现金3.45亿美元,另外再透过私募(PIPE)的方式再额外取得2.5亿美元,筹措到的资金够公司再烧钱经营一段时间了,而合并后的市值粗估为23.5亿美元,利于继续规划下一步融资。

对于Gogoro这样的新创企业来说,即便美股SPAC热潮已退,相比台股仍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图左为Gogoro执行长陆学森。(Facebook@Gogoro)

其次,Gogoro作为电动机车及电池的生产营销商,可广泛结合碳中和、电动车(EV)、新能源等,在美股市场极为热络的题材炒作,台湾知名分析师陆行之也提到可能有机会获得“女股神”凯萨琳伍德(Cathie Wood)的方舟投资公司(ARK Invest)等机构青睐,从而获得更多得话题性,这都有利于在后续的较长时间内拉高股价。且美股市场的流动性亦远较台股市场活络,这些都有助于公司的早期投资者尽快套现离场。

留不住新创企业 台股市场逐渐化为死水?

反观台股市场,在今年7月开设了创新板和战略新板,却沦为“冷冻柜”,目前在战略新板仅有一间做电子产品检测的“东研超信”挂牌,而另一间原本打算在创新板申请上市的“仁新医药”后来撤件,改规划由其子公司Belite赴海外挂牌。

台湾金管会证期局表示,过去一直都有洽询KKBOX、Gogoro等新创企业挂牌,但是皆获公司冷遇,最后还是让独角兽出走了,台湾金管会在Gogoro宣布赴美挂牌后表示,将持续对两板的制度设计,针对实施状况和国际发展等情形检讨。但是只会口头检讨显然是不够的。

台湾金管会主委黄天牧,在接受立法委员的质询时,表示将会责令台湾证券交易所进行SPAC的相关研究。(中央社)

台湾政府规划这两个板块,放宽企业挂牌的限制,本是美意一桩。台湾股市的上市条件并不宽松,对于公司的营收能力有所要求。尽管创新板和战略新板放宽了营利条件的限制,但是却仍需经过长达6个月的辅导,也对投资人的门槛设置了资产及投资经验的限制,虽然本意上是为了防止高风险的新创企业给投资人带来重大损失,但是却也造成证券资产的流动性会受到限制,这将使的本来融资能力就欠缺的新创企业,更难透过证券市场筹得资金。

另一方面,台湾的“有钱人”也有趋于保守的态势,台湾奈微光科技董事长陈孝昌指出,台湾的前十大富豪平均年龄为72岁,多集中于科技代工、化工、快销、金融等领域,对比作为“亚洲四小龙”对手的韩国,其十大富豪平均年龄为59岁,领域分散在科技、汽车、化工、美妆、互联网、生技及游戏等领域,多点开花。当人的年纪偏大,习性上就会产生保守性,其投资就更容易集中在自身所熟悉的领域,但是多数资金却掌握在这一族群手上,导致“较不容易搞懂”的新创企业不容易取得资金。另方面,台湾的人才数量也较为有限,更容易被一些本来就强势的企业吸纳,造成新创产业吸纳人才困难。

蔡英文于2018年5月参访Gogoro公司。(中央社)

再者,蔡政府自2020台湾总统选举以来,常喜欢以台股指数作为其经济表现的“政绩”,导致即便新冠疫情对股票市场的冲击告一段落,台股指数屡创新高,但以往负责低位护盘的“国安基金”却未见退场,不免令人质疑是否是为了蔡英文的政绩护航?而台股作为浅碟市场,其成交金额也较为有限,但是蔡政府为了刺激流动性,持续鼓吹以“当冲降税”的手段,吸引更多的股市小白争相投入“当冲”,结果就是助长了投机性质,让上市公司的筹码变得更不稳定,对于上市公司的经营也并没有正面效果。不过券商和台湾财政部倒是可以借由手续费及交易税赚得盆满钵满,至于小散户亏钱甚至付不出交割金,那就是留待司法程序解决的问题了。

而台湾政府在新冠肺炎的防疫工作上,亦有不利于创新之举,例如动用行政权力为某些生技公司的产品护航,在程序上为其大开方便之门,并且极力阻挡其竞争对手,这看在一些真想做些实事的新创企业眼中,不免为此感到心寒。在文宣品上型塑成对新创产业友好的蔡政府,其作为实质上就是在刨新创产业的根,也难怪独角兽要舍近求远离乡背井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