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主席之争|江启臣称现任者最稳定 朱立伦主打“亡党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国民党主席选举进入最后阶段,9月25日进行投票,国民党主席候选人江启臣当地时间9月24日接受广播专访,谈到弃保,他说弃保只是选举技术的操作,选举选到不是诉诸理念,有些党员也是很愤怒,他的支持者或者他遇到党内中性公道的党员,会讲说为什么选举要选到这种地步?高层不团结,基层很团结而看不下去,他没有卷入候选人朱立伦和张亚中间的厮杀,有种声音出现是“现任最稳定”,他也让大家检验成绩,国民党该好好思考,9月25日后肩上任务是很重的,民进党看笑话,看国民党内部厮杀成这样,要花多少时间弭平裂痕?

谈及朱立伦9月23日踩点台湾立法院,江启臣说明,来者是客,朱立伦前主席来看党团的大家,大家愿意出来是礼貌跟修养,这些委员也有不少人事前事后跟他打招呼,甚至也有些委员去了后才发现要喊当选,以为只是去打个招呼就好。这就像大家炒作前高雄市长韩国瑜挺谁,但与其一天到晚问韩国瑜挺谁,不如问谁支持韩国瑜。

江启臣强调,不是选举的时候搬出来说“谁挺我”,他一直都跟国民党团站在一起,在第一线作战,他也是最支持党团自主的,不是等到要选党内职务来叫人家站出来表态支持,逼人家表态,或吃豆腐拍个照,“有些委员也因此不太舒服,甚至有委员9月23日晚上回家赶快把电话打一轮表态挺江启臣”。江启臣暗指特定候选人的说,候选人不要来消费,要问的是到底对党团的支持是什么,过去的支持是什么,未来的支持是什么。

江启臣自评,党内年轻世代对他的支持最高,年轻世代一直有在注意他做什么,国民党年轻化、青年工作讲的多还是做的多?大部分党内年轻世代都认为他做的比以前多,且有具体成果展现,光从年轻人入党人数看就比以前多太多。他认为,以前国民党退出校园是党务组织退,但不应该把青年工作跟学生工作退掉,反而应该加大力道,进入校园宣传理念主张,这是民进党在做的,国民党至少输了两个世代,这不是一两天可以弥补起来,至少要好几年。他不会让青年当看板,会让青年参与决策,甚至记者会让青年主持。

被问到国民党疫情期间被嫌战力不足问题,江启臣说,他想为国民党团讲些话,过去一年多来,每个立委都很卖力。疫情笼罩底下能发挥的尽量发挥,疫情笼罩影响战力作为,因为不能聚集,有聚集、有动作才有画面,台湾三级疫情警戒就快三个月,在野党能怎么样?台湾立法院三、四个月没有开会,最近刚开议就这么多东西,这个就是战力,民进党不敢开会是因为国民党有战力,以往民进党很爱开临时会,现在不开,公投在那边等民进党,如果这三、四个月每天备询冲撞,民进党对公投会很紧张。

他指出,台湾夏季电价冻涨、五倍券不必缴新台币1,000元、民间团体成功买到新冠肺炎疫苗等,都是国民党的战绩。

江启臣接受联访时表示,党员脑袋很清楚,候选人操作这些事情的时候,大家都是反向思考,过去你在哪?过去挺党团?还是党团表现不好第一时间出来骂?选举是正面表述自己争取党员支持,过多的操作只是暴露过去的缺陷,不要因选举就秀下限。

此外,同日上午,朱立伦发出号召信,主打“亡党感”,呼吁国民党是创建与守护“中华民国”的百年大党,要坚持正蓝,坚持理性问政的治理典范,绝对不能没有治理经验地打高空、不能走极端,泡沫化变成小红、小绿、小白。 “今天不做,明天就会后悔”,党与国如今都处于最危急的时刻,已经没有后悔的本钱。退此一步,中华民国将再无生存。这是一个关键的时刻,需要党员的参与。

张亚中则炮打朱立伦频扣他“红统”帽子,称历任“中国国民党”主席都不敢反对推动“两岸和平协议”的想法,这当然也包括朱立伦在内。他称,朱立伦岳父高育仁,在2019年任“21世纪基金会”董事长时曾接受台媒《中国时报》专访即主张,要与中国协商签订“和平协议”。当时朱立伦回应时称,国民党党纲中的“连胡五项愿景”就有一条表明促进正式结束两岸敌对状态,达成和平协议。朱的两岸政策主张与他是如此相似,而且早就都已经写入了国民党历年的政纲之中,扣他“红统”帽子,其背后的动机与原因,着实令人费解。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