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一个中国划江而治”都被称红统 台独还剩最后几里路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国民党主席选举尘埃落定,但带给两岸关系的思考仍在继续。

细究四位候选人选前提出的两岸政见,似乎只有一位敢于说出“台湾人也是中国人”,敢于点破 “九二共识”被异化,还原1992年,海峡双方就“一个中国共谋统一”达成一致的历史事实,统合论的提出,和平愿景的谋划,让不少蓝营支持者眼前一亮。

回归选举过程,随着投票日逼近,各候选人间的批评炮火愈趋猛烈,面对其他竞争者异军突起,民调领先的朱立伦甚至警告,如果最后同党对手当选,国民党的定位从此会变成一个深蓝极统的政党,甚至有人认为国民党会从蓝变红。

然而,面对国民党内有人提出,以类似两德统一或欧盟模式来解决两岸统一的问题,在两岸各有宪政秩序之上以陆续签署的协议,形成所谓分治不分裂的“整个中国”,这样的观点到底是“红统”,还是更像1949年的“划江而治”呢?

事实上,从1990年代台湾提出“一国两府”到国统纲领所说的“一个国家,两个对等政治实体”,都具有类似的精神含义。无论是以“一国两席”重返联合国,还是以“阶段性两个中国”进行试探再或是要求以“以对等政治实体”身份参与国际组织,要达成“务实外交”的目标,比起苦心孤诣地研究,李登辉20多年前早已先行一步,将相关理论探索付诸政策实践。

李登辉1999年抛出的“两国论”被国民党写入全代会,变成国民党大陆政策的立场。图为1997年达赖喇嘛(左)与李登辉(右)在台湾总统府会面。(Facebook@达赖喇嘛)

因此,以“一个分治的中国”取代“一个中国”,追本溯源反而是李登辉“特殊国与国”主张的前身。因为依据国际法,一个国家只能有一个合法的中央政府在国际上作为代表其对外行使主权,两岸在国际上同时出现,如 “两岸三席”主张,在实践中必然导致“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所谓保证中国之不分裂,只能沦为自说自话。

况且,1999年为反对新党反“两国论”的游行以及不断批判“两国论”,在立法委员任内的朱立伦曾联合跨党派立委赖清德、卓荣泰等人共同举行记者会,公开肯定李登辉提出的“两国论”,并主张现阶段不须立即修宪、修法,并声明对新党连串的反对言论,也将公开加以谴责。

如今中国国民党的矛盾在于,如果昔日的朱立伦支持“两国论”,如何又反对此主张的理论源头,甚至还将此视为红统?而对国民党深蓝支持者而言,如果提李登辉毁党亡国必咬牙切齿,又难道忘了李登辉是如何用虚化的一中包装让台湾走向分裂?时过境迁,如何这样的主张又变成救党?

而如果一种两岸论述,在李登辉的“两国论”里有相似观点 ,在1998年新党十人小组“一中两国”的主张也可以找到依据 ,甚至陈水扁 2001 年元旦提出的“两岸统合”观点同样借鉴了相关理论 ,当它既可以召唤深蓝支持,同时还能被“台独”引用,足见此主张本身就已成为含混空泛的大杂烩,即便举着虚化的一中大旗,难道不值得重新审视检讨?

选举毕竟不是演讲比赛,纵使滔滔雄辩终要回归现实,不过,相较一场茶壶里的风暴,当李登辉昔日“特殊国与国”的理论源头20年后都已被国民党视为红统,那后者与民进党的距离也就愈发让人清晰明了,这或是本次国民党主席选举带给北京最大的启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