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共恢复往来 民进党为何急了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地时间9月25日,朱立伦以8万5,164票击败得到6万余票的张亚中,当选国民党第十一任主席,中共贺电隔夜到来,朱立伦也旋即回电,可见国共关系虽然未如过往来得和谐,但至少也比现任主席江启臣当选后双方往来停滞来得正向。

虽然,朱立伦是国民党史上正式主席选举当中得票率最低的当选人,再加上张亚中即便落败,仍称此次选举为“黄花岗之役”,下次就会是成功的“辛亥革命”,况且朱营选前操作“弃保效应”对江启臣造成的伤害,各界一般估计,未来的国民党很可能面临选举伤口难以完全愈合的困境,但这无碍于新一届国民党中央在两岸关系、乃至于美中台三边关系中可能扮演的新角色与意义。

国民党重新拉出“第四角” 民进党优势退潮

从民进党政府与绿营的反应,犹能看出其中端倪。在习近平、朱立伦贺电往来后,台陆委会发声明直斥朱“附和中共”,指对岸强制定义的九二共识“已明确否定我国家主权”;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虽然送了花篮恭贺朱立伦,但在贺电后,该党也高声批评国民党将两岸关系的严峻归咎于民进党系在“检讨被害人”,绿营更群起指控朱的回电“没有中华民国”,进而引发蓝营举出绿营内部与民进党政府文件反驳,蓝绿口水大战再度爆发。

这个发展,也再度证明过去一年半江启臣主席任内的“美陆台四角关系”已发生质变。朱立伦带领下的国民党,虽然不那么讲“统”,但面对绿营至少更加“敢于斗争”,蓝绿不会有任何蜜月期,再加上民进党政府正苦恼于外购疫苗到货过少的困境、陈柏惟罢免案(删Q)、年底即将到来的四项公投、日本的核食议题与蓝营县市长对党中央态度的转变,国民党的“能动性”已然提升。

放到更宽的层次来看,被加拿大与美国扣留近三年的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甫获释返回中国大陆,同时北京也释放两位被控违反该地法律的加拿大人,这起事件或象征中美关系表面上有所缓和,就此而言,如果趋势朝着这个方向持续发展,则国民党的“亲美友陆”的立场,将会受益于更为有利的外部环境。

反过来说,若仍坚持反中仇中路线,民进党政府在其中的角色与重要性可能相应降低,因为其不仅将面临在野党于两岸关系与社经民生面向更有效的制衡、还将面对外部中美关系变化带来的利空。

纵使提前布局 仍难掩尴尬

其实,早在国民党主席选举初期,4位候选人国共交流议题就已形成一致的走向,无一例外全部主张要恢复国共交流;换句话说,不管谁当选,国共关系都不至于像过去一年半那样冰冻,这个变化,民进党不可能没有察觉到,也确实有预作铺陈,因而国共贺电往来的第一时间就展开政治攻防;但是,上述结构变化显然对民进党的处境较为不利,至少短期内的方向是如此,而逆势操作不仅阻力较大、更有自相矛盾的风险。

民进党政府搬出孙中山来批评港府限制港人庆祝双十节,但民进党在台湾纪念孙中山的活动中其实一点也不积极,图为2021年3月12日国民党纪念孙中山逝世96周年。(中央社)

首先,在涉及两岸议题上,民进党强调国民党背离台湾主流民意、更批国民党“只检讨自己人、被害人,却不责怪加害人”,但民进党的相关作为并不具有说服力,例如被批评双十节主视觉设计元素缺乏“中华民国味”后,民进党政府秀出超大面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也喊话香港政府“孙中山肇建中华民国过程中与香港关系密切”、强调港人应有庆祝双十的自由、更藉中华民国年号问题质疑朱立伦回电给习近平的内文,俨然是“中华民国派”。但人尽皆知的是,民进党从来不是“中华民国的捍卫者”。

因为,在内部议题上,不仅促转会突然提出要将中正纪念堂蒋介石铜像移出、台湾央行更一反常例不发行“建国110年”纪念币,且“国庆筹备委员会”强调即将到来的双十节是为了庆祝民主自由“历经半个多世纪淬炼”,再加上台行政院正推动将原住民“抵抗清朝侵略”历史作为学生该学习的“正史”,这些都呈现出蔡英文政府持续“去中化”的走向,与此作为搭配,民进党政府对外持续在走“正名”路线,但是否有成果,也正面临外部环境变化的挑战。

从蔡英文政府在两岸、外交与内政议程上的分岔,可以看到民进党虽试图做出调整,但也难免尴尬、甚至虚伪,因为它们彼此矛盾、且外部环境也不再给予强大支持。而国民党选举大局已底定,国共交流看来有很大的可能性即将恢复,为了避免重演2005年后的被动,民进党势必要随着国际与台湾内部环境变化调整政策走向,毕竟“被害人形象”并不是挽救民意的万灵丹、“主权牌”更不是选举胜出的唯一保证,唯有理性迎接后疫情时代的变局,才是维持民进党优势的窍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