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犀牛即将冲撞台积电 蔡英文只顾给美国办嫁妆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Gina Raimonda)9月23日召集了国际各主要半导体制造业厂商、欧美的主要汽车厂商,以及部份软件厂商,进行了2021年度的第三场半导体会议,此次会议极其引人关注的一点,就是雷蒙多声称希望搞清楚“芯片荒”的原因,期望半导体产业链能够足够透明,要求半导体厂商在11月8日之前交出被企业视作营业机密的资料,包含库存、订单、销售纪录等,并发表了“如果他们不愿意,我们还有其他的政策工具,能让他们把数据交给我们”的强硬措词,也表态考虑动用始于冷战时期的《国防生产法》(Defense Production Act,DPA)。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在半导体峰会上表示,可能会启用国防生产法来调查企业的芯片囤货情形。(AFP)

为什么车用半导体总是受灾户?

峰会的意图再明显不过,美国政府希望半导体企业增产车用半导体,来为底特律三大车厂福特(Ford)、通用(GM)、斯泰兰蒂斯(Stellantis),以及欧洲的车企戴姆勒(Daimler AG)、宝马等解套。车用半导体的芯片荒自2021年初,开始频繁出现在媒体上,日本及德国的车企向其政府施压,再由两国政府向台湾当局“求援”,让“台湾被世界看到”,也加速了台积电成为创办人张忠谋口中的“地缘政治兵家必争之地”的步调。

2021年诸多车企受困于“芯片荒”,因而被迫减少生产量。(路透社)

车用芯片荒会持续多久看法不一,蔚来汽车的CEO李斌可能是最乐观的其中一位,不过他认为今年下半年芯片荒会缓解的期望看来是落空了。为什么总是车用芯片成为受灾户?汽车产业作为欧美、日本等国提供大量的劳动力岗位,在其经济产值中占据大头,亦是其握有核心技术的重要产业,不过在2020年间的新冠疫情受创甚深,造成工厂解雇大量雇员,为了能够保留足够现金度过“寒冬”,车企也砍了原本向晶圆代工厂投产的订单。

这一砍单的动作导致了车企索求芯片不足,晶圆代工厂的投片基本上皆是采用合约生产,投片生产量都是在数以月计的时间之前就已经预定,而晶圆代工产能是受限于企业现有生产设备,这些设备本身也有极高的生产难度,因此产能难以在短时间内爆炸增长,在产能作为稀缺资源的情况下,有人砍单就会有其他人来抢单,正所谓“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当车企后来发现其实没有砍单的必要时,再回头时已经没有办法透过正常的市场手段拿回产能,只能够透过政府施压来想办法了。

产业性质则是车用半导体不足的根本原因,汽车生产是所有的零部件都必须到齐,缺一不可,任何零部件的缺少都会造成整车无法生产。不过半导体制造这一环节却不在整车的垂直分工体系中,通常都是外包给晶圆代工企业生产。但是,车用半导体多半属于微控制器(MCU)或电源管理芯片(PMIC)等低端芯片,利润并不高,惟有规模化量产才能够有微薄利润。在太平盛世时没什么人把它当一回事,不过遇到突发不足时,其利润率低的性质让晶圆代工厂实在没有诱因去增加其产能,因为贸然扩厂增加这类产品的产能耗费需时,若突然又遇到供过于求的情况则极易造成价格雪崩,这样的投资性价比怎么算都划不来,若没有外力介入,晶圆代工厂的心态当然是维持当前的生产水平,或者仅仅做微调因应。

电动汽车对于车用芯片有更高的需求,其兴起促使车用芯片荒更加严峻。(Getty Image)

此外,传统燃油车向电动汽车的转型,亦造成车用芯片需求量大增,传统燃油车约略使用数十个的电子控制单元(ECU)即能满足需求,但是电动汽车所需的ECU数量却爆增至数百个,2010年时车用芯片的占比约占整个芯片产业的3%左右,在2020年这一占比却增至13%,需求转换快速再加上晶圆代工厂的增产意愿低落,促使车用芯片荒一再浮现于媒体之上。

当然美国政府也不是所有的车企都想拯救,一向被视作竞争对手的日本车企并未受邀参与白宫的峰会,而并未做为美国汽车工会(UAW)一员、被传统车企视作威胁、与美国政府看不对眼的电动汽车领头羊企业特斯拉(Tesla)也未在名单之列。

有情有义的台积电 无情无义的蔡政府

美国政府如此近乎蛮横的表态,在台湾境内引起了高度的风波,作为台湾最大市值、生产全球过半芯片的“护国神山”台积电,亦是该峰会的与会成员之一,理所当然也成为雷蒙多要求交出数据的对象。台积电的晶圆代工技术及产能,是现在台湾少有能够称霸全球的项目,而其市值占据了台股指数将近四成的权重,股价表现基本决定了台股大盘走向,在2020年期间的爆涨助台股指数不断创高,让蔡英文政府好歹有个“股指创高”的说辞,来“一白遮三丑”给自己荒腔走板的经济政策做掩饰。

台积电遭美国胁迫交出营业机密,台湾经济部长王美花对此回应明显状况外,国民党立委江启臣9月30日狠批,不只信息未掌握,态度看来更是事不关己,更批政府无情无义。 (facebook @ 江启臣)

台积电让麾下的工程师们奉献青春和肝脏,换得一骑绝尘的绝世武功;也大力配合台湾政府的政策调整策略,如大力发展光电、水资源循环设备以响应减碳环保;并应蔡英文政府要求出面认购500万剂BNT疫苗,和鸿海创办人郭台铭“共同努力”;已经高龄90岁并已经退休的张忠谋,也数次代表台湾政府出席亚太经合会(APEC)会议,简直一刻不得闲。台积电对台湾政府可谓有情有义至极。

张忠谋呼吁,半导体晶圆制造是台湾第一个在全世界得到高度优势的产行业,这个优势得来不易,守成更不容易,呼吁政府、社会大众及台积电自身,都要努力设法守住它,但如何守住却不无疑问。(杨永年/多维新闻)

但是民进党政府对台积电的保护似乎远远不及台积电对台湾的贡献,此前美国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施压,要台积电前往美国本土设厂时,据消息人士称台积电曾有试图说服蔡英文拒绝此要求,但台积电很快就发现这是枉然的,最终只能答应前往亚利桑那州设置5奈米晶圆厂,讽刺的是洋洋得意的特朗普并没有因此在2020年的总统选举拿下亚利桑那州。继任的拜登(Joe Biden)政府显然没有比较“知足”,在美国政府的盘算中,台积电在亚利桑那州设置5奈米厂是远远不够的,他显然更希望台积电在美国本土多盖些工厂,最好能把先进制程也带进来,顺便传授给英特尔(Intel),与此同时也在压制中国大陆成熟制程(14奈米以下)的发展,试图阻止台积电扩张南京厂的产能。

雷蒙多此次要求台积电公布营业机密的强硬表态,蔡英文看起来还是没有拒绝的意思。民进党籍立委林岱桦质问身兼台积电董事的台湾国发会主委龚明鑫时,龚明鑫竟然表示“要等下次董事会说明”,还称“股东都有签订保密协定,需要对外公布说明时再配合”;国民党籍立委江启臣砲轰“台积电有情有义,蔡政府无情无意”,痛批台湾经济部长王美花在状况外,台湾经济部仅于9月30日煞有介事的以一则新闻稿表示美国政府“目前的做法是采行自愿性提供,且并非只针对非美系业者”,不过这个“自愿”的期限是11月8日,雷蒙多的这个饵台积电并不想咬,但是蔡政府显然还是会强迫它去吞下。

台湾政府几乎形同坐视将台积电“送”给美国的态度,引起台湾网民的批判。(Facebook@氯脑哥)

尽管此前张忠谋一再表示,美国的优秀人才大多不愿投入晶圆制造业,台积电要留在台湾才有足够的人才供应,也呼吁台湾政府和社会要共同守住台积电。台湾劳工确实是比美国劳工还要更愿意“肝苦”,毕竟台积电的工作肝苦归肝苦,但是工资也是非比寻常的;而到了美国,工资比台积电高且更轻松的工作多了去,台积电到了美国为了留住工人,势必要提高人工成本,为此台积电必须以翻倍薪资、协办绿卡、住房及孩童教育补贴等方式,安排工程师携家带眷前往美国,这些成本台积电看起来必须自行吸收了。至于拿了绿卡的工程师去了美国,会否回到台湾,台积电到了美国,会不会被强迫技转给美国本土厂商,这些反正已经不是蔡英文需要烦恼的事情了,或许她更伤脑筋的是给美国的“嫁妆”是否足够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