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眼里的“求救信” 蔡英文向美国推销了什么“台湾价值”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地时间10月5日,台总统府公开蔡英文向美国《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期刊投书,以“台湾力争民主之路—国际秩序变迁中的一股良善力量”为篇名的文章,再度向世人(特别是美国人)展示蔡英文的两岸与对外政策走向。

从整篇文章的格局铺陈来看,蔡英文对于“台湾”的描述涵盖多个面向,但又互通有无,隐隐指向同样的内在逻辑,亦即塑造一个政治意味浓厚的“台湾印象”,继而凸显台湾之于美国、乃至于西方的“价值”所在,这样的“台湾印象”,有几个特点可见:

民主、坚韧、认同:台湾的地缘、文化与性格

首先是“台湾”的位置跟文化属性,被蔡英文以特有的描述方法给融合,她提到台湾是“意识形态角力”的“要冲”,且指出“除了蓬勃民主和西化,台湾同时也受到中华文明的影响及亚洲传统的形塑”,在这里可以发现,她在融合台湾的地缘位置与文化属性之余,不仅渗入了同心圆史观的视角(但这个版本将西方放在中华跟亚洲之前),也揉入她的世界观,其结果是“中华文明的影响”被予以“地缘政治化”了,从中凸显蔡英文对中华文化具有一定的“非自愿”心态。

其次,蔡英文着力推砌出“台湾”的性格。她除了仍使用“坚韧”(resilience)一词形容台湾人外,也数次强调“台湾拒绝放弃”(Taiwan’s refusal to give up),等于是借此重申,台湾人在性格上与蔡英文的政治性格有强烈的共通点,且会誓死团结在蔡英文的领导下,这显然既不同于阿富汗前总统贾尼(Ashraf Ghani)、也不同于南越末任总统阮文绍,具有宁死不屈的“坚忍性格”。

至于摆在全文中间的“台湾模式”,蔡英文则花费不少篇幅着墨在“认同”上,而这份认同又是“台湾人民在历经数十年的威权统治后,努力争取民主”而来,换句话说,“认同”也可以视为本文的“文眼”,因为这不仅区隔了“旧台湾”与“新台湾”(分别象征威权与民主)、当然也区隔了两岸。

“民主”不仅是一种理念价值,更被蔡英文形塑成民族主义。(多维新闻网)

精装版“台湾模式” 美方重新鉴价?

但是,除了“争取民主”之外,蔡英文笔下的“台湾模式”几乎没有其他特质可言、“台湾认同”的种族文化内涵也空洞不已,似乎只有把“台湾模式”摆在台美关系的架构下,才能凸显其现实意义,因为强调这种以意识形态为圭臬的“认同”,等于是向华府再次保证扈从美国的路线不变。

言而总之,整篇文章看起来,就是在跟美国政界推销台湾“价值”,尤其她效仿学者佛格森(Niall Ferguson)那一番“帝国终结”的语调,直称“若台湾沦陷,就是威权战胜民主”,形同把美国是否保台问题升华成为民主胜败的是非题,这种“非此即彼”的零和形塑,正如2019年大选期间高举“抗中保台”的大纛一般,对蔡英文来说并不陌生。

以工具性而言,这篇投书无疑是要让美国与西方政要菁英注意到台湾的重要性以及“韧性”,以及语带威胁提醒的台湾对美国跟西方的战略价值,但为了推销这些价值,蔡英文不乏对台湾有曲解的描述,再加上其个人意志,她所呈现给美国的,是一个经过细致政治包装的“台湾”,只是,美国对台湾的“估值”,会因为这次投书就飙涨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