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110年】红蓝绿三种叙事 “国家统一”百年求索与纷扰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辛亥革命110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这一场象征中国传统与现代转折与接续的革命,不只是政治体制的变化,更是近代中国救亡图存运动的一部分。110年前点燃的思想之火,连当时日本殖民统治下的台湾也被深深卷入,其灵魂遗产至今仍深刻地向台海两岸发出扣问。

北京将一如过往盛大举行纪念大会,民进党执政下的台湾只剩下了双十“假期”、却又对中共的纪念感到不解、嘲讽与愤怒;而刚经历过主席选战的国民党,高举孙中山旗帜的张亚中震动了国民党的既有结构,甫上任的朱立伦又将如何在此国民党生死存亡之际表述辛亥革命。随着两岸问题“摊牌”紧迫性的骤近,辛亥革命110周年的历史回望,无疑成为了一面映照现实的雪亮之镜。

革命的先行者与继承者

中共建政后,除了朝鲜战争期间的1951年与发生林彪事件的1971年,北京没有举行辛亥革命纪念活动之外,辛亥革命的逢十纪念大会至今已经举行五次,今(2021)年预料也将在10月9日举行110周年纪念大会。台湾亲绿媒体对此特别发出评论,称中共建党只有100年,“与辛亥全都搭不上一点边”,并讽刺北京“公然搬辛亥来砸脚,注定将成为贻笑国际的闹剧一场”。(延伸阅读:中共将纪念辛亥革命110周年 习近平讲话备受瞩目

1961年10月9日,辛亥革命50周年纪念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新华社)

然而,台湾在长年与中国大陆隔绝的情形下,对中共的历史观与历史叙事完全陌生,从而有了如上这类几近把无知当有趣的观点。众所周知,中共称孙中山为“革命的先行者”,建政后逢五一劳动节、十一国庆等重要纪念日和庆典,天安门广场前必会立起巨幅的孙中山画像,将自身的革命精神与历史任务接续上以孙中山符号为代表的辛亥革命。

翻开新版《中国共产党简史》,中共眼里的辛亥革命,其正面贡献在于“开创了完全意义上的近代民族民主革命,打开了中国进步的闸门,传播了民主共和理念,极大推动了中华民族思想解放,以巨大的震撼力和影响力推动了中国社会变革”。但中共认为辛亥革命是一场未完成的革命,“没有改变旧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性质,没有改变中国人民的悲惨命运,没有完成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的历史任务”,致使辛亥革命的果实很快地被反动势力给窃取,令中国“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中愈陷愈深”,无法改变中华民族被压迫、被奴役的命运。

▼孙中山巨幅画像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已成中国大陆重要庆典不可或缺的元素:

+2

辛亥革命的未竟之业,在孙中山晚年与李大钊等中共早期创始者的交往之后看到了曙光,促成了1924年第一次国共合作,直接产物之一便是由蒋介石担任校长、周恩来担任政治部主任的黄埔军校。毛泽东在发表于1940年的《新民主主义论》对孙中山遗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进行了解读,认为辛亥革命是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革命,但他们无法领导人民推翻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那么就应该由中国的无产阶级、农民、知识分子和其他小资产阶级等政治力量联合起来的新民主主义接力而起。

中共建政前夕的1949年6月,毛泽东发表《论人民民主专政》,认定“孙中山死去二十四年了,中国革命的理论和实践,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都大大地向前发展了,根本上变换了中国的面目”。毛泽东对辛亥革命性质的认定,以及对孙中山晚年国共关系与思想信念合作的解读,成为了中共革命和取得政权正当性的奠基论述。今年中共建党百年的献礼剧《光荣与梦想》等作品,都特别突出了李大钊和孙中山会面时,从孙的手上接下了《建国方略》,以及宋庆龄北上参加新政协等桥段,强化了中共接续辛亥革命的历史话语权和主导权。

中共建党百年献礼剧《光荣与梦想》,突出孙中山将《建国方略》交到中共创始人之一李大钊的手上。(《光荣与梦想》剧照)

孙蒋“法统”一脉相承

相较于中共强调辛亥革命继承者的身份,由同盟会演变而来国民党,内战失利后败退台湾,则是将孙中山和辛亥革命作为“法统”的象征,自居为孙中山一脉相承下来的“正统中国”。有一张照片对战后台湾人来说相当熟悉,即1924年黄埔军校成立时,孙中山坐在学校走廊、后面站着蒋介石的两人合影(见下图);但事后经考证,该照片其实还另有何应钦与王柏龄两人。至于四人变两人的“孙蒋合照”何以长年在台湾官方叙事里流传,曾任国民党党史会主任的学者邵铭煌点出了背后的端倪:“我认为是要突显,蒋校长跟孙中山总理之间,一种革命薪火传承的关系”。

1924年6月16日,孙中山先生在黄埔军校开学典礼结束后,与校长蒋介石合影。(VCG)

1925年孙中山病逝后,国民党内部左右斗争台面化,“清党”过后蒋介石取得了党内主导地位,晚年孙中山的左翼面貌便在国民党官方论述中消逝,取而代之的是蒋介石所诠释的辛亥革命、《三民主义》与中华民国史。国民党政府败退台湾后所实行的统治与改革,无不在台湾身上烙下深深的孙中山与辛亥革命印记,例如每年的双十庆典、以孙中山和辛亥武昌为名的道路,以及各大学成立的“中山研究所”,甚至是两蒋时期在台湾推动的土地改革、民生经济建设,也都充满了浓厚的孙中山遗教色彩。

此外,在两蒋威权统治下的有限地方民主,也被台湾官方视为是《三民主义》当中“民权主义”的实践,并以此作为批判中共“极权统治”的宣传例证。待台湾解严民主化之后,“民权主义”进一步被转化为“民主主义”,强调“人民当家作主”的民选政治体制,也是与中国大陆之间“敌我意识”相当重要的内涵之一。民主主义在台湾的长成,同步相应而起的是对立、区隔大陆的“本土主义”,李登辉在担任总统和国民党主席期间,更是两者合一的结晶期,例如李登辉任内的双十讲话,虽然仍有“中国人”和“统一”的论调,但事实上已开始诉求要“中共尊重中华民国的民主体制”作为统一的前提。

▼孙中山的时代精神,在两岸备受敬仰:

+4
+3
+2

当台独意识在台湾昂扬以后,孙中山仍是官方的“国父”、孙中山思想也还存在于《中华民国宪法》、双十庆典亦循例举办,但孙中山和辛亥革命的话语在台湾更形萎缩与尴尬。特别是中共在政治与经济实力崛起后,原来国民党打造的辛亥革命叙事,一方面面临到中共的竞争,另一方面也受到台独意识的挤压,一个在党内出现倡议取消党名“中国”两字的国民党,又该如何背负孙中山和辛亥革命的“法统”,更让国民党的面貌越趋自我模糊。例如2011年辛亥革命100周年,当时执政的是国民党马英九,尽管他试图通过台湾人在日据时代仰慕孙中山的情感作为接点,但仍旧抵挡不住“民国百年”被解读为“台湾百年”的舆论风向,马政府的官员对此也随波逐流。(延伸阅读:【台湾看中共百年】百年恩怨 国民党为何只能“无言”以对

辛亥革命已成台湾他者

如今,主张“中华民国台湾70年”、却又在孙中山遗像面前宣誓就职的民进党蔡英文,面对辛亥革命110周年的到来,更让历史认识和国族认同混乱的台湾显得矛盾。

事实上,孙中山和辛亥革命并非与台湾意识相互排斥,辛亥革命的成功便鼓舞了日本殖民统治之下许多台湾人的抗日运动,例如民进党所推崇的蒋渭水,他在日据时期可说是孙中山在台湾的头号铁粉。战后台湾的党外运动,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也是许多民主人士对抗国民党威权统治的思想武器。然而,在民进党壮大的过程中,抗中台独意识逐渐成为党内主流,为了洗刷台湾体内的中国基因,“去孙化”也成了“去中化”的目标之一。

▼台湾退将2016年赴京参加孙中山诞辰150周年纪念大会,引发“叛将”批评声浪:

+3
+2

例如台湾现任副总统赖清德,2014年在担任台南市长期间,便发生了独派人士在台南汤德章纪念公园拉倒孙中山铜像的事件,他们还在铜像喷上“ROC OUT”(“中华民国滚出去”)等字样。2016年台湾大选过后,民进党取得立院过半席位,当时便有立委提出修法,要废除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也要取消台湾机关学校必须悬挂孙中山遗像的规定。同样在2016年,甫上台的蔡英文也面临到了第一个“孙中山难题”,当年11月11日中共举行“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大会”,台湾32位退将赴京与会,现场合唱《义勇军进行曲》并聆听习近平发表讲话,在台湾引起轩然大波,被亲绿人士痛批为“叛将”,民进党立委也随即推动修法,限制台湾退役军官赴陆参加“违背国家忠诚之统战活动”。

▼“务实台独工作者”赖清德台南市长任内,孙中山铜像遭独派人士喷漆拉倒:

早在陈水扁执政时期,孙中山便成为了民进党“抗中大业”的眼中钉。陈水扁政府推行的中学历史科《95暂纲》,辛亥革命等事迹被列入了无涉台湾的“中国史”;2004年时任台湾考试院院长的姚嘉文,才刚参加完台总统府举行的孙中山139岁诞辰纪念、并向孙中山遗像鞠躬,随后却又公开表态称“孙中山是外国人”。2011年辛亥百年时,时任民进党主席的蔡英文在回答日本记者提问如何看待辛亥革命时,脱口说出不希望在相关的纪念中,产生“台湾和中国主权上的混淆”。

▼2021年台湾双十遇上辛亥革命110周年,孙中山意象缺席庆典:

+7
+6
+5

在淡化孙中山和辛亥革命之于两岸意义的情况下,蔡英文政府在今年“重双十”、“轻辛亥”的可能性已不难想像。孙中山和辛亥革命对于民进党政府来说,对内是避而不谈的历史包袱,但在中共面前,又摇身一变成了对抗的工具。香港保安局局长邓炳强日前接受港媒专访,警告港人“勿趁双十分裂国家”;台陆委会此时又想起了孙中山,喊话港府正视孙中山“创建中华民国”的“历史事实”。蔡英文的“中华民国台湾”史观论述,固然有利于民进党操作反中民粹与选举利益,但摆到了两岸历史和现实的桌面上,又显得极其苍白空虚,宛如精神分裂,反而令台湾进退维谷。(延伸阅读:港府警惕港人庆祝“双十”分裂中国 台官方罕见以“孙中山”回应

红蓝绿的辛亥革命难题

台海问题是国共内战所遗留下来的,辛亥革命确实也是两岸历史纽带无法越过的历史。正因为如此,中共从1990年代以降历次纪念辛亥革命的大会上,领导人的讲话必定有针对争取统一、反对台独的内容。9月24日大陆国台办主任刘结一以视频方式出席香港各界纪念辛亥革命110周年大会时,便援引孙中山曾说过“统一是中国全体国民的希望”,强调“大陆愿意为和平统一创造广阔空间,但绝不为各种形式的台独分裂活动留下任何空间”;今年北京举行的110周年纪念大会,外界也预期习近平将会重申“和平统一”的大政方针。(延伸阅读:孙中山曾言“不能统一便要受害” 陆官方:坚决粉碎台独图谋

▼香港纪念辛亥革命110周年,国台办主任刘结一致词援引孙中山名言“统一是中国全体国民的希望”:

回顾历史,孙中山病逝前不惜抱病只身北上共商国是,念兹在兹的就是谋求中国之和平统一。当前台海情势在中美博弈的格局下尤为严峻,“国家统一”的课题比过往110年任何一个时期都更加摆在眼前。两岸红蓝绿有着三种辛亥革命叙事,更有着历史所遗留下来给各自的挑战,时与势给三方的回避空间已经越来越小了。

今(2021)年适逢辛亥革命110周年,有别于十年前100周年时马英九政府的盛大庆祝,蔡英文政府只强调“近半世纪”的“中华民国台湾”历史,还有越来越多的台湾年轻一辈更认为台湾与辛亥革命,以及两岸关系毫不相关。然而,就实际历史的纵深发展,辛亥革命及其遗绪与台湾乃息息相关,且在台海风急浪高之际,历史话语权背后折射出来现实权力与实力的主导,对于仍视孙中山为“国父”的台湾来说,辛亥革命110周年的两岸比拼,更是台湾未来路向何方的缩影。多维新闻将从多面角度,解读辛亥革命110周年之于台湾和两岸的现实意义。

【辛亥革命110年】系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