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张亚中︱不怕慢就怕站 两岸和平不会变成无限期分裂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国民党主席落幕由朱立伦当选,若谈起整场选举过程中最大的“惊奇”,必定是孙文学校总校长张亚中所刮起的旋风。张亚中在台湾主流意识中无疑像个“异数”,甚至连党内同志都会替他冠上“红统”标签。细究本次党主席选举,张亚中对统一的议题谈论不多,更多是集中在“和平”,包括如何解除敌对状态、签署和平备忘录。可是除了台湾方面对北京承诺的忧虑外,大陆当然也担心和平反倒成为两岸“永久分裂”的倚仗。为此,多维特别专访张亚中,深度了解他对两岸和平、统一与国民党今后路线的具体想法。

台湾放弃“统一话语权” 自然只剩“红统”

张亚中首先对“红统”的说法进行驳斥,他认为,“红统”的基本定义应该是只以中国大陆、中华人民共和国为核心的统一方式,亦即大陆是主体,台湾完全是客体,在过程中台湾没有发言权,不是协商下的统一,而是完全被迫接受,代表的是单方面的、机械式的完成统一,其中也包括武统。但张亚中所主张的,是以两岸共同协商而来的统一,这不能算是红统,也不是蓝统,而是如同家庭共同建构出来的结果。

张亚中首先对台湾语境中的“统一”做出定义,并驳斥关于红统的说法(杨腾凯/多维新闻)

张亚中提到,依照《中华民国宪法》本来就是反对分裂,全世界几乎没有一个成文宪法会赞成分裂,包括宪法增修条文也明确提到为了“因应国家统一之前”,因此统一在台湾固然失去了话语权,但不代表在法理上被排除。而统一之所以走向式微,是由于在民进党的执政及国民党退却,尤其当国民党已经丧失了对统一的想象跟使命,那“统一”在台湾势必只能被解读为“被统”,那支持的人当然会相对较少。

为何“统一”在台湾会沦为“被统”?很清楚的,统独向来是台湾民主化以来争执不休的话题,但民进党代表反对统一,国民党却未必代表统一,充其量是强调九二共识与反对台独。国民党或许不反对统一,但基于选举考虑大多不愿表态,避谈的结果,就是台湾没有人谈统一,只剩大陆单方面在谈,那台湾理所当然的变成“绿独”与“红统”、“被统”的对决,而不会有“蓝统”。可以说,台湾自己放弃了对统一的话语权。

和平不是躺平 走得慢好过原地踏步

至于为何在本次国民党主席选举中只着重于“和平”,而未过多着墨于“统一”,张亚中解释,他所提出的和平只是所有两岸大论述中的其中一部分,要如何从敌对走向和平,和平后再走向融合、统合,之后再走向统一,统一之后两岸又该如何,他都有非常完整的大论述。但选举总是有一个关键性,而两岸现阶段最迫切要处理的难题是两岸现时的敌对状态,因此才把重点放在和平,但并不代表他不追求,只是在选举中谈得比较少。

但他也认为,国民党现在所说的维持现状,可能就是主张两岸的长期分裂,大陆也不太愿意接受,担心会因此走向无限期拖延的状态,因此他提出了「统合」的概念,两岸很难直接从和平跳到统一,也不可能从敌对跳到统一,这个跨越太大,势必要有一个融合、统合的过程。“过程中你要快一点,双方就要多努力一点,中国人说‘不怕慢就怕站’,我们方向往这边走,总是可以走到,但国民党现在就是原地不动。”

国民党前主席洪秀柱于10月1日于接受央视专访时曾提到,“九二共识就是一个中国原则,两岸谋求未来国家统一。”对此,国民党主席朱立伦表示国民党反对伤害中华民国、伤害民主自由的任何一个讲法。在朱立伦上任后,不少身边幕僚及国民党员亦纷纷表示,陆方不应要求朱立伦对“统一”有过多表态,否则只会适得其反,令国民党提其面临亡党下场。

洪秀柱在央视节目中提到,九二共识就是一中原则,两岸应共谋统一。(吴逸骅/多维新闻)

在“统一”现在仍像票房毒药的情况下,国民党当然希望陆方不要给予大多压力,待国民党夺回政权之后,自然能好好发展两岸关系,否则一切都是空谈。然而执政是否就代表能不畏“抹红”压力尚未可知,至少就目前的态度来看,两岸能“原地踏步”无疑是国民党最希冀的结果。但为何洪秀柱谈统一会变成朱立伦口中“伤害台湾民主自由”的说法?张亚中认为,这代表朱的思维逻辑不够周详。

“统一前”的两制台湾方案

张亚中认为,一般人思考都会从现状直接跳跃到要不要统或要不要独,那就会面临到朱立伦所称的,统一后就等于台湾没有民主自由的问题。而在张亚中的两岸路线图,两岸应该是先从和走向合,在一些第三主体的地方创造新的政治体制,两岸在相互尊重且不分裂的基础下开启磨合过程,最后才来谈统一。

北京于2019年提出了“一国两制台湾方案”,激起许多台湾人将丧失民主自由的“亡国感”,国民党亦明言不可能接受“一国两制”。但张亚中指出,有人认为两制台湾方案是“统一后”的结局,但他会解释成“统一前”的安排,那讨论的空间显然大得多。在他看来,“一国两制”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香港,但香港没有如何统一的问题,时间到了就要回归,所以香港的重点在回归之后。而两岸没有时间到了就要统一的问题,要着重的当然是统一前的问题,而不是以统一后的角度去思考。

张亚中又提到,北京大学台湾研究院院长李义虎于2015年曾出版《“一国两制”台湾模式》,里面提到他所主张的“一中三宪”是最好的两制台湾方案,该篇文章也得到官方奖项认可。而他所主张的“一中三宪”毫无疑问是统一前的,“和合论”也是如何走向统一的方法,至于统一后的方案,他提出的是“三民主义、天下为公”,但那些还很远,北京对他的主张也很熟悉,都还有讨论空间。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