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父母震怒 民进党“天然独”教育是否已到历史拐点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名嘴吴淡如在广播节目中的一段谈话近日在台湾受到热议,她当时提到,她的女儿(目前国一)不知道孙中山是谁,再加上赵少康也加码爆料郭台铭曾向他说女儿不知道岳飞是谁,对此,不少台媒近日纷纷街访民众与历史老师、政论节目更是不乏以此为题。

孙中山与岳飞为何引爆舆论?

吴淡如对于当前台湾历史教育的观察,不仅是年轻一辈不识孙中山,她更说,询问学生们“我们之前是什么朝代?”,学生居然回答“日据时代”,再之前是“荷兰”、更之前则是“猿人”,吴淡如称,“中间所有历史都被你灭了,难怪中国史变成东亚史,我没有想要批评你,可是你觉得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呢?”

民进党执政下的台湾社会不仅对中国史已然陌生、对台湾史也未必清晰,亲近民进党政府的台湾政治大学校长郭明政,此前还曾说出“400年前的台湾社会,还是衣不蔽体的原始社会”,遭到巨大反弹。(Facebook@国立政治大学)

而中广董事长赵少康则在脸书(Facebook)加码爆料,称郭台铭向他透露女儿(应亦为国一)竟然不知道岳飞是谁,他批评民进党修改后的课纲成为“历史愚民政策”。相关议题近日在台湾社会持续升温,除了绿营群起出征吴淡如、强调孙中山是“恋童癖”外,也有许多国中小历史教师陆续发声,当中比较多则是讨论历史教育的问题。

但是历史教师的表态,其实南辕北辙。在亲绿媒体上看到许多教师投书都批判吴淡如、赵少康不过是在炒作,他们强调国小历史教育确实有出现孙中山、如果学生没记住,那不是教育问题,而是因为吴赵遇到的是“笨学生”;立场迥异的《联合报》则发布社论,痛批台湾历史教育的问题,指出民进党执政以来“通过扭曲历史教育创造了一整个世代的天然独,蔡政府更坐收历史变色的政治红利;历史教育名存实亡,后果却由中华民国和整个台湾承担”。

历史教育的朝代错觉

不过,若抛开媒体的口水战,这件事情的本质,其实是关于一个正处于吸收大量新知的中、小学生,究竟应该在学校教育体系中习得什么样的历史认知。

台湾现行的108课纲,其实并没有明确规范国小高年级社会科的历史教育必须出现“孙中山”、“辛亥革命”,乃至于“岳飞”,但是教科书几乎都有相当篇幅着墨在台湾史的铺陈上,依序从远古、史前社会、荷西、明郑、清代、日据到中华民国时期,这样的编排,确实容易让学生产生“荷兰的上一个朝代是猿人时代”的错觉,这是一个以往较少人关注到、而吴淡如却精准点出的一个重要盲点。

台湾的国小与国一历史教育高度集中台湾史,导致学童说不清楚朝代,如此一来,其实他们都无法理解台湾蕴藏的非常丰富的中国历朝历代最精致的文化艺术。(韩国瑜竞选办公室提供)

若继续看国中历史教育进度,国二上学期必须将中国史由上古时代讲到清末(岳飞就囊括在此时期中)、国二下学期则从清末讲到冷战,整个国一都还在延续国小的历史教育,深入地讲解台湾史。

从这样的授课结构可以看到,学生学习到的朝代观,无疑是以“猿人、荷兰、西班牙、明郑、清领、日治、民国”这样一脉相承的历史轴线,而自然不会是其父母长辈所熟知的“夏、商、周、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宋、元、明、清”,由此拉出了台湾社会的世代史观差异,前者是对“国家正常化”想像的投射,让“国史”成为由猿人、荷兰人、日据、民国等朝代堆砌而成的新史观;后者则是传统教育提到的各朝代递嬗旧史观。

所以,台湾舆论热议、甚或是口水战,背后的症结其实在于,课纲所反映的历史教育目标究竟是什么?尤其几年级要教什么、又应该怎么教?这些问题,由于台湾是个高度分歧的社会,显然存在很大的商榷空间,而如何决定历史教育内容固然是政治权力的展现,执政的民进党具有主导权,但是社会对历史教育的疑虑反过来也能施压统治者,此次争议凸显反对现状的社会能量或许正在累积之中,然而是否能够坚持下去,仍是极大的问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