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110年】台湾前途的参考坐标 辛亥革命对台湾的启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辛亥革命110年来,两岸的发展如今可谓风水轮流转,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近年来大陆更可说将台湾远远抛之在后,这对于由孙中山创建的、1949年后偏安到台湾的“中华民国”来说,想必感触良多。辛亥革命、乃至于孙中山的理念,究竟有没有在台湾被继承发扬光大,还是如同陆剧《光荣与梦想》中孙中山将《建国方略》致赠给中共草创期领导人之一的李大钊画面隐喻的,早被中共所承接?

确实,孙中山晚年不但联俄容共,其平均地权等思想也与中共信奉的马克思主义十分接近,因此对中共来说,孙氏一直以来是该党乃至当前大陆社会所崇敬的“革命先行者”。反之,国民党在孙中山去世后分崩离析,党内山头林立斗争不断,孙中山力主的三民主义被权贵与既得利益者抛弃,可以说1925年后的国民党就已非孙中山理念中的国民党、更不用说当前治理台湾的民进党,不仅与辛亥革命的初衷扞格不少,甚有许多抵触;然而,若能客观地屏除党派与意识形态歧见,蔡英文政府或许还是可以从中找到可资利用之处。

蒋介石继孙中山后掌握党国大权,却一步步偏离孙中山的革命思想。(VCG)

民族主义:五族共和 VS. “台湾人”至上

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民族、民权与民生,或许两岸许多民众都还能够琅琅上口,当然,也不排除有部分的人会误认为是“民有、民治、与民享”。在三民主义中,孙中山修改了革命初期高举的“驱逐鞑虏”,反而将“汉、满、蒙、回、藏”五族并列,强调建立“中华民族”的重要性。当然,孙中山实际上仍表现出其“汉族”至上的大汉族主义观,但他仍期盼中华国族一旦“成熟”,即能与美国平起平坐,他是以整个中国的前途在看待民族事业。

然而,当前的台湾,就算不愿放眼中国,在小小的台湾岛上却还是充斥着闽南(台语)沙文主义的现象,立法委员在国会以闽南语问政挑衅外省籍官员,好像不会说闽南语是种罪过。这非但与民进党所追求的转型正义背道而驰,更不会团结他们所谓的“台湾民族”,反而加深台湾社会各族群间的隔阂。

台独色彩鲜明的基进党立法委员陈柏惟,以说闽南语与抗中路线在台湾政坛展露头角,近期却遭逢罢免危机,立委身份可能不保。(多维新闻)

1949年后国民政府撤迁到台湾后,可以说已经历了至少“三代”人的流转,台湾也号称从专制独裁转向西方式的自由民主,但不要说民进党或绿营想要建构的“台湾人”族群内部分歧不断,民族认同还常常被拿来当作政治操弄的对象,不愿包容与求同存异,只想要全部的人都认同自己,更不用说口口声声追求原住民正义,迄今除了多了几个原住民族、让原民使用族语姓名外,不知道还做了些什么?

民权主义:五权分立、权能区分 VS. 党国独大缺乏监督

孙中山参考西方政治体制设计的五权分立、权能区分,民进党人士长期以来一直批判是不伦不类的设计,特别是监察院、考试院的权责模糊不清,民进党只要在野时期经常将“废除考监”挂在嘴边,只要有选举,几乎无不例外作为该党的重要政见。

然而,自2016年迄今,蔡英文已执政超过五年的时间,考监两院不仅没有被废除,反而还安插了许多与绿营关系友好者进入担任一官半职,足证民进党完全只把废考监当作选举操弄的工具,从来没有真的想要深入探讨相关议题,一获得权力就要让底下的人“雨露均沾”,表现与过去的党国体制不相上下。

孙中山所设计的五权分立制度,如今变成政党循私的工具。(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孙中山想要通过五院彼此的制衡,摆脱君主专制时期家天下所带来的弊病,但理想总抵不过人性的现实,不仅其国民党继承者将其打造成利益分赃的场域,打着反对国民党旗号的民进党也有样学样。其实,与其废除考监,倒不如思考如何在现有体制上进行改革,口号喊得震天价响,最终仍逃离不掉成为历史灰烬的命运。

民生主义:节制资本、平均地权、有序利用外资 VS. 权钱交易

国民政府撤退到台湾后,曾推动过三七五减租、耕者有其田等近似孙中山民生主义概念的政策,不过,随着美援介入与政府的辅助,当西方式资本主义在台湾发展得愈强,贫富差距自然扩大,普罗大众与少数资本大家的距离越来越远,情况从1970年代末迄今,只有恶化没有好转,当前的台湾官方却仍刻意忽视早在百余年前孙中山就曾经提出的呼吁。

对比之下,中共恰恰愿意接受台湾不愿承继的辛亥历史与遗产,而辛亥的过往也不会因为当前台湾的回避就灰飞烟灭;近期,中共大力整治资本、在全民脱贫后又订下了共同富裕的目标,虽然外界对此不乏批判甚至讪笑,但中共仍持续按部就班往其理想的社会前进。

反观台湾,虽然曾经有过符合民生主义精神的政策、也有李国鼎孙运璿等技术官僚苦干实干带动下的台湾经济奇迹,但随着社会越开放、政治越“民主”,资本无序扩张、社会贫富差距拉大、房子的功用从住房变成炒房、少数民族从来也只不过是当政者的工具,执政者无法解决,转而刻意分化两岸,许多民众如同无头苍蝇似地跟着喊打喊爽,却没注意到真正该解决的问题早被政客们转移了。

如今,两岸在各方面表现的差距持续拉大,双方的隔阂也越来越深;再加上蔡英文政府努力割弃1949年之前的两岸关系与中华民国史,更导致越来越少台湾人愿意去理解孙中山的思想与遗绪、甚至连孙中山是谁都有年轻一辈满脸问号,理应继承孙中山的国民党对此毫无招架之力,更不用说对孙中山与辛亥革命毫无感情的民进党,乐于扭曲与重写历史。

适逢辛亥革命110周年,当中共不忘庆祝、发行纪念钱币的同时,在台湾的蔡英文政府则是以庆祝“Taiwan National Day”向全球进行宣传,不要说北京欺凌中华民国,蔡英文政府自己也做着他们指控北京的事情。然而,对台湾来说、或是对民进党而言,辛亥革命与孙中山的理念,其实仍有很多可以拿来借镜运用。因此,正视辛亥110年的意义,既能让台湾找到可能的新方向,亦能理解中共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不能说如此做就能让台湾高枕无忧,但不去深入理解,对台湾来说只不过是让自己的筹码越来越少,直到被北京全盘捧去,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

今(2021)年适逢辛亥革命110周年,有别于十年前100周年时马英九政府的盛大庆祝,蔡英文政府只强调“近半世纪”的“中华民国台湾”历史,还有越来越多的台湾年轻一辈更认为台湾与辛亥革命,以及两岸关系毫不相关。然而,就实际历史的纵深发展,辛亥革命及其遗绪与台湾乃息息相关,且在台海风急浪高之际,历史话语权背后折射出来现实权力与实力的主导,对于仍视孙中山为“国父”的台湾来说,辛亥革命110周年的两岸比拚,更是台湾未来路向何方的缩影。多维新闻将从多面角度,解读辛亥革命110周年之于台湾和两岸的现实意义。

辛亥革命110系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