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限电各自拉闸 台湾岂有得意洋洋的本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期全球煤矿价格暴涨,间接造成中国大陆发生全国性质的大规模“拉闸限电”,东北地区尤为严重,吉林省的吉林市甚至有水务公司在公众号发布公告称,为执行有序用电将执行“不定期、不定时、无计划、无通知停电限电”,愣是让互联网舆论炸了锅。

中国大陆东北地区一间公用事业企业“不定期、不定时、无计划、无通知停电限电”的通知,让互联网舆论炸了锅。(微博@四川日报)

无论造成此情况的原因是中共中央的调控出现失误、地方官员的执行失误、民间企业的突然大规模开工、为了达成减碳目标,或是真如同自媒体带风向称“中央在下一盘大棋”,中国大陆事实上在整体的能源供应还是高过需求的,但在发电配比上确实是需要调整过快往绿电迈进的步伐,电力调节配置上也还需要时间做因应的建设调整。

大陆拉闸限电 台湾幸灾乐祸反遭打脸

台湾当局似乎对于中国大陆“拉闸限电”的现况是“乐翻了”,台媒《自由时报》立马翻出陆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微博上,批判台湾于今(2021)年5月中旬两次停电,台湾政府处理失当的旧文,对其进行“鞭尸”;台湾著名财经专家谢金河,声称中国大陆限电将导致其失去世界工厂的地位,称继互联网、地产后,制造业这条腿也会被打断;民进党籍立委邱议莹,也在台湾立法院的质询中透露期待台商“三文鱼返乡”的乐观情绪,要求台湾经济部对电力使用情形进行盘点。

民进党籍立委邱议莹(图右)质询台湾经济部长王美花(图左),中国大陆拉闸限电是否会引发台商回台。(截图自Yuotube国会频道)

对于邱议莹的“期许”,台湾经济部长王美花相当谨慎、低调且克制,仅仅回应了“台商们仍正在观望”。如果说此前王美花应对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Gina Raimondo)要求台积电提交营业机密数据,其表现是堪称懦弱、胆怯,这一次面对立委要求展现的保守克制倒是合情合理且有其必要。

就在中国大陆“拉闸限电”事件爆发没多久后,台湾在9月27日及28日两日,也发生了多处区域停电的状况。9月27日夜间,高雄市的工业重镇楠梓区,发生停电且路灯、交通号志停摆的状况,影响四千多户的民生用电;9月28日的凌晨发生的事件影响更大,台北市士林区、新北市三重区、芦洲区及五股区发生大规模跳电,影响户数达23万户,引发台湾网民抱怨“冷气停摆被热醒”,也让缺跳电的恐惧心理再度袭来。

台电公司在10月7日用尽了所有发电手段后,电力备转容量率仍仅剩不到4%。(截图自台电公司官网)

而到10月7日的下午时段,台电公司在官网亮出了备转容量率仅仅剩下4%的“橘灯”(实际上应当是红灯)的警示灯号,彼时台湾全境的用电量为3,675.7万瓩,而最大供电能力仅仅为3,933.2万瓩,这是在全部的十座抽蓄水力发电厂都已经用上的情况下产生的数据,换言之,若是用电量再继续往上增加,台电公司将会完全没有任何后手可以应对。甚至一些台湾的公用事业也传出,收到台湾国营事业委员会紧急发送信息,要求启用自备的发电机投入发电,以降低台电公司的负载。

供电“基本面”不佳 难期待台商“三文鱼返乡”

台湾的“护国神山”台积电,以及竹科园区的一众科技企业,在今年5月份被台湾经济部要求自备柴油发电机,这对科技业者们来说是极其傻眼的,以往这些“娇宠”的科技业者,是最被台湾政府照顾呵护的,如今却落得必须自行发电以自救的境地。在科技企业用电需求增速最为快速的时期,却必须额外自行筹备电源,说明了台湾经济部规划的发电能力出现了问题,已经不足以照顾这些为台湾创造最多GDP产值的企业,在此情况下,要如何期待台商愿意“三文鱼返乡”?

台湾整体用电量不断创高,既有的发电量以难以迅速填补缺口。(截图自台电公司官网)

事实上并不仅仅是产业界和民众担心缺跳电,民进党政府当是更害怕此事发生的,在5月中旬的两度大停电的重击下,台湾民众对于蔡政府“燃气50%、燃煤30%、再生能源20%、核能0%”的激进配比已呈现高度不信任,与能源政策相关的“护藻礁”及“重启核四”公民投票案将于12月18日举行,民进党翻车的概率并不低,一旦翻车可能会让其在2022年的地方首长选战再度吞败。不过对于民进党政府来说,头已经洗下去了就不太想要回头了,不知依赖侧翼网军在互联网平台打“空战”还能支撑多久?

疫情致使原料开采困难、海运成本推高,促成全球燃料价格推升,与全球贸易高度挂勾的中国自然也无法完全不受影响,只是这一影响的方式,在不同地区是以用不同的型态呈现出来,例如在公用事业主要由国家掌控的亚洲地区,是以限电、停电的方式呈现,而在欧美等公用事业由资本市场主导的地区,则是以中小型事业体倒闭、电价上涨的方式呈现。但深究背后的根本原因,都是受制于发电成本居高不下,因而以限制生产、倒闭或涨价的方式呈现,本质上来说并不是出现根本性的电力供应不足。

而台湾政府则是毫无顾忌的迈开步伐,用极为激进的手段来“扩大燃气及绿电占比”,不惜冒着电力供应不足的风险,也要将现役核电厂的机组停机解联,阻止核四厂的重启,而投入大量资金在光电、离岸风电、燃气电厂的发电量,却难以完全补足电力缺口,产业界要如何在如此严苛的条件下扩充产能,还要能维持利润,放心在台湾拼经济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