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观察|若支持统一 为何对“红统”二字如此害怕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国民党党主席选举尘埃落定,但后续的震荡却远未偃旗息鼓。尤其选前的“红统”一说仍在延烧,有些人对此非常纠结。

然而,这不免令人产生以下疑问。

首先,“红统”一说是把所有支持两岸和平、反对“台独”都视为“中共同路人”,这是民进党的话语霸权,这次国民党主席选举,又被蓝营拿来拈香跟拜攻讦党内同志,足见统一在两党夹杀之下,几无理性讨论的空间。只要提出类似主张,都难逃这样的“污名”。

若能直指“九二共识”被异化,能直指“独台”路线也是一种分离主张,既然勇敢点破这样的迷思,为何选后又怕被“抹红”呢?与其让“不统”者证明不是“红”,面对“台独”定于一尊的话语霸权,还不如直接加入民进党更能自清。

遥想2005年,时任国民党主席连战访问大陆,提出“联共制独”,有了“九二共识”这一定海神针,实现了2008年以后两岸交流的荣景。因为无惧抹红,国民党达成了国共破冰,重返执政后一度在台湾岛内把握了两岸关系的话语权。但又因为新的掌舵者背负外省原罪处处怕被“抹红”,导致各项施政父子骑驴,最终痛失好局。

事实证明,没能“联共制独”,才有太阳花、反课纲,才招致民进党一波波更为疯狂地政治反扑。如今,国民党某些自称“统派”的人面对“台独”势力的强势,看似无惧无畏,但又对“红统”二字锱铢必较的背后,实则是面对两岸问题倒果为因。

国民党智库在简报中明确指出,“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画上等号,已成为“票房毒药”,必须重新思考九二共识的定位。(多维新闻)

其实,压根不是“红统”出了问题,而是“拒统”在先,才把此当成反对的理由。这就如同台湾社会长期曲解“一国两制”,明明是有些人先认同分离主张,才以此攻讦大陆的政经制度,试问,这些人反对“两制”,难道支持“一制”?

归根到底,两岸关系的本质仍是统独问题,无关统一的方法论,更无涉民意对立。试问,若自认是中国人,又如何能被反独的民意殃及呢?而若不认同是中国人,主张分离,任何给惠善意恐怕也都会变为并吞的恶意,主张台独和统一的民意又怎能不对立?

时过境迁,面对两岸关系的深刻变化,当“反共”在岛内已沦为“台独”的遮羞布,曾经作为政战宣传主导者的许历农将军,都可以在百岁高龄勇于承认当年“反共”的理由早已不复存在,不能为反对而反对。

当90岁的陈廷宠戎马一生亲历国共内战的炮火硝烟,晚年目睹“台独”势力歪曲历史、指鹿为马,都敢于说出是中国共产党反而在实践三民主义及“礼运大同篇”的理想。

相较之下,有些人纵使滔滔雄辩,但遇到统一较真的关键时刻,往往原形毕露,而这种生怕被“抹红”的表现,正是蓝营中头脑不清者最典型的症状之一,而这种胶合与苦恼,用李敖的话说,也正是1949年失败者们的集体特征。

不知面对“统一”真龙到来时,他们又会是何表现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