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台屡出险招 对华步步进逼 北京对美放弃幻想重估形势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自1971年双方接触以来,中美关系迄今走了半个世纪,却正走到了一个前所未见的十字路口之上,也就是说,正处于下一步怎么走,将关乎双方关系是否更好或更坏的一个关键时刻。

从习近平与拜登的公交私谊说起

9月10日上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应约同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通电话,这是中美两国元首继今(2021)年2月11日首次通话后,时隔七个月的再度沟通。

在两次通话间的七个月中,中美双方高层有过三个回合的正式接触,分别是:一、3月18日至19日,中方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箎和外交部长王毅为代表,与美方代表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国安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阿拉斯加举行的战略对话;二、7月26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锋同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Wendy Sherman)在天津举行的会谈,次日王毅也会见了舍曼;三、美国总统气候特使克里(John Kerry)分别于4月及8月两次访华,但均无功而返。

▼克里在四个多月时间内两次访华,显示在气候问题上美国急需中国的合作:

+3
+2

这三个回合的交手,不但未有具体结果,总的来讲,气氛也不顶好。如何解读?那就要从习近平与拜登长期以来的公交私谊和中美关系发展演变的两个大背景谈起了。

拜登2009年当选美国副总统,随奥巴马(Barack Obama)进入白宫,当时习近平担任中国国家副主席。2011年8月,拜登以副总统身分访问北京,习近平全程陪同,两人还一起到北京国家奥林匹克中心观看两国大学男子篮球友谊赛,并一起到四川都江堰参访。2012年2月,习近平受拜登之邀率领多名省长回访美国,拜登也是全程陪同,两人在洛杉矶中美省州长会议上,拜登拿起夏威夷州长带来的巧克力递给身边的习近平,两人一起吃巧克力,气氛融洽欢乐。2013年12月,拜登访问中、日、韩三国,当时习近平已担任中国国家主席,就在拜登出访前的11月,中国宣布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引发日本抗议。拜登首站访问日本,日本首相安倍希望美国赞同日本将“中国必须撤回防空识别区”的文字列入两国“联合声明”,未获拜登同意。拜登会见在野的日本民主党主席海江田万里时,悄悄透露了他的心迹:“习近平主席正处于事业起步的艰难时期,我不能给人家添麻烦”。从2011年8月到2017年1月,习近平与拜登至少见过四次面,应该说,公交私谊都相当良好。

美国最大的战略误判

掉过头来看中美关系。中美关系自1971年基辛格(Henry Kissinger)以国家安全顾问秘访北京,双方正式接触迄今,正好50年半个世纪,我把这50年的中美关系略分为七个阶段:一、自1971年至1978年,恋爱期;二、自1979年1月1日双方建交至1991年苏联解体,蜜月期;三、自1991年至2000年,主要为克林顿(Bill Clinton)执政期间,美国国力国威臻于颠峰,中美双方时因最惠国待遇而小有摩擦,因而是磕碰期;四、进入新世纪,自2001年至2009年,中国已有崛起之势,2001年中国“国内生产毛额”(GDP)在全球的排名已自1979年的第15位,20年内快速上升至第6位,引发美国戒心,所以是提防期,已将中国视为潜在对手。但2001年突然发生“9.11”事件,美国开始全力反恐,一时未有余力对付中国;五、2009年奥巴马上台,次年,中国GDP超过日本成为全球老二,理论上这是中美作为全球GDP的老二与老大,双双掉入“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的开始。果然奥巴马上台未久,就提出了针对中国的“重返亚太”,所以,自2009年至2016年,为遏制期;六、2017年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后,把重返亚太延伸扩大成了“印太战略”,于是从2017年至2020年成为“加强遏制期”;七、2021年拜登上台,对华政策不改强硬,更多了敌对色彩,可视为“敌对期”。王毅因此批评美国,把中国视为威胁与对手是美国最大的战略误判。

▼习近平与拜登的“公交私谊”,回顾两人数次会晤:

+8
+7
+6

回到中国GDP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的2010年,虽然当时哈佛大学的埃里森(Graham Allison)教授尚未提出著名的“修昔底德陷阱”这样的概念,但有理由相信,还未上台担任国家领导人的习近平应也预见到了中、美互为全球GDP老二及老大的关系,必将使中美互动变得更为复杂。因此,当习近平2012年2月以国家副主席身份访问美国时,即向美国首次提出中美应创建“新型大国关系”的倡议,所谓“新型大国关系”指的是中美双方应“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只可惜自奥巴马以下到特朗普到拜登,一路铁了心要对付中国,针对“新型大国关系”的理念,从未作过回应,两国关系也因此持续恶化。

2021年1月,特朗普下、拜登上,各方尤其是中国普遍有一种预期或期待,期待熟稔外交事务与国际关系,并且与习近平有着长期私谊的拜登,当会大幅调整特朗普的强硬对华政策,将中美关系拉回正轨,但事与愿违。

“纠错”与“关切”清单加三条底线

2021年1月20日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后,明显地刻意冷待中国,迟迟不与习近平通电话,一直到20天之后的2月11日。不仅如此,还公开撇清他与习近平的私人关系,说“我们对彼此很了解,但我们不是老朋友,只是单纯公务上的往来”,甚至批评习近平“骨子里没有一点民主”。这还不说,在对华政策上,完全没有改变他的前任既无理又无礼的做法,反而更加蛮横强硬,甚至大费周章,动员一众国家都跟美国站在一起来对抗中国,特别是在对台政策上,更是屡出险招,步步进逼。种种言行之过分,终于让北京当局对全面形势作了重新评估,对全面战略作了重新调整。于是,大家看到了:

▼中美高层阿拉斯加交手,杨洁箎对美方表态“中国人不吃这一套”,瞬间成为网络金句:

+3
+2

——双方外交高层代表3月18日至19日在阿拉斯加的交锋。杨洁箎当着布林肯及沙利文的面批评美国“你们没有资格说从实力地位出发与中国对话”,又说“美国没有资格居高临下同中国说说话,中国人不吃这一套”;王毅也批评美国过去几年对中国的“无礼打压”,说“美国这个老毛病要改一改了”。中国外交官当着美国外交官的面,如此不留情面的批评指责,着实大出各方意料之外。

——不只如此。7月26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锋同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在天津进行会谈时,谢锋当面给了舍曼两份清单,一份叫“纠错清单”,要求美国纠正一切错误,包括撤消签证限制、停止打压中国企业、撤消对孟晚舟的引渡与拘留等;一份叫“关切清单”,列出各项为中方关注的美国不当政策与作为,比如美国不法分子滋扰、冲撞中国驻美使领馆,及各种仇亚、反华情绪的滋长等等。

——同样是对舍曼,王毅在会见舍曼时向美方提出了“三条底线”:一、美国不得挑战、诋毁甚至试图颠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制度;二、美国不得试图阻扰甚至打断中国的发展进程;三、美国不得侵犯中国国家领土主权,更不能破坏中国领土完整。

▼美国副卿舍曼的中国天津之行,中方当面给出“两份清单”与“三条底线”:

+3
+2

中国这一连串的言行动作,不仅在中美外交,甚至在国际关系史上亦属罕见,相信美国外交官布林肯、沙利文及舍曼当场也会一阵懵然。中国此举,当然绝非一时兴起,或如美国官方媒体“美国之音”(VOA)的解读,是中国的外交层级,习近平之下,就是杨洁箎和王毅了,这一切当然都是习近平的意思与决定。

习近平之所以这么做,目的就在于给美国及拜登一个严肃的提醒甚至是警告,就像7月10日电话中习近平对拜登说的,当前中美关系的症结所在,是“一段时间以来,美国采取的对华政策致使中美关系遭遇严重困难”,至于美国对华政策的错误,已经明列在“两份清单”及“三条底线”之中了。美国如能纠正错误,重视与中方的关系,小心不触犯中方的底线,则一切可谈。如做不到,那就一切拉倒。换言之,中方已抛弃幻想,不想继续委屈地跟美国再耗下去了。这应是目前中美博弈中国一方的立场、态度与决心。

拜登政府内外交逼 束手无策

换个角度,再看看美国一方的想法与态度。首先,这次是美方主动要求通话的,说明是美国或拜登有求于中国;第二、所求者何?可分几个方面看,拜登最关注的就是声明稿中他表示的“两国有责任确保彼此竞争不会演变为冲突”。进一步推论,中美之间的什么“竞争”有可能会演变为冲突呢?除了西太平洋的台海和南海,想不出还有其他的可能领域。至于拜登为何会对西太形势有可能爆发冲突而担心呢,这就无须辞费,只要看这一两年此一地区的的氛围就知道了。第三、拜登还关注的,就是难以控制的疫情及持续恶化的美国经济了,后者具体地说,又包括了物价与财政危机。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最近不止一次对美国财政及债务提出警讯,并建议拜登尽快取消那损人不利己的对华惩罚性关税,并暗示自己想亲自访问中国。2008年美国爆发世纪金融危机时,中国以大买美国国债帮了美国的大忙,但以当前中美关系,要请中国再出手当然不易。这应该就是拜登目前的处境了,以内外交逼、束手无策来形容并不夸张。

▼中美高官瑞士会晤取得进展,习近平与拜登有望于年底举行视频会谈:

于是拜登前倨而后恭了。但光是通上电话并不济事,这么多复杂的事,电话里根本没法展开来谈,也谈不透,必须有个面对面长谈讨论的机会,此所以布林肯一再暗示或提醒10月底在罗马举行G20峰会时,可以安排一个G2形式的“习拜会”,但现在轮到中国装糊涂了,好似从未听过、想过,一直未有回应。中方的立场是很坚定的,中方的态度应该也是很明确的,“两份清单”及“三条底线”的考题早摆在那儿了,美方装糊涂不回应就别怪我装糊涂不回应了。对此,电话中习近平似乎又给了拜登一些暗示,习近平引用了宋代诗人陆游的名句:“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意思是不要放弃希望。但光是不放弃希望却无作为还是没有用的,所以习又说了,“中美应展现大格局,肩负大担当,拿出战略胆识和政治魄力,推动中美关系尽快回到稳定发展的正确轨道。”习以“大格局”、“大担当”期待拜登,就不知拜登属下那批策士能否读懂悟透了。

斗乎?合乎?不斗不合乎?

10月底,罗马G20峰会时能不能搞成一个面对面的“习拜峰会”,因此是观察中美关系及全球局势的一个重要指标。北京应该是做好了准备的,开得成有开得成的腹案,开不成也有开不成的腹案,一切还是要看美国和拜登如何答题了。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0月8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证实,中美双方高层官员“就两国元首年底前举行视频会晤进行了讨论”。(Twitter@Lijian Zhao 赵立坚)

最终,还是要对副标题——“中美关系下一步怎么走的三种研判”作点勾勒。中美关系接下去怎么走,有一点先可以确定,就是基辛格所言,“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去那是必然。不回去,就向前走,理论上有三种可能或三个方向:一、斗。就是拜登现在最担心的“冲突”;二、合。但合必然是有条件的合,而有条件的合可能就是“交换”;三、暂时不斗也不合,那就分道扬镳。这也是中国对美国“脱钩”的一种理性回应,应该说,走分道扬镳这条路,目前中国的条件与形势已好于美国。

(本文作者石齐平,系香港凤凰卫视资深评论员;经《海峡评论》授权转载,原文标题为《习拜交手,高下已现:中美关系下一步怎么走的三种研判》)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