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观察|从赵少康辛亥喊话透视国民党反共拒统的暗黑与理盲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纪念辛亥革命110周年大会于10月9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出席并发表重要讲话。

台湾媒体人赵少康说,既然习近平及中国共产党肯定孙中山、纪念孙中山, 中华民国又是孙中山领导创建的,中华民国比1949年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早了38年,且中华民国生存在台湾70年了仍然欣欣向荣, 共产党实在没有道理不承认中华民国存在的事实。哪有一方面纪念孙中山,一方面又不承认他建立的国家,甚至还想消灭他建立的国家?

不过,根据台湾现行的《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两岸关系的法律定位就是“一国两区”,国民党如果要两岸相互承认,平行参与国际社会, 走回的则是昔日李登辉的“两国论”,也等同彻底推翻了马英九当年反复强调的“'一中各表'不会表成'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

况且,过去台北方面在一个中国原则之下,也从未承认PRC,两蒋时代称大陆为“匪”,在国际上主张汉贼不两立,《动员戡乱临时条款》废止后,也只是承认中共是有效统治大陆地区的政治团体,只是后来台湾不认同一个中国了,才希望相互法理承认,凸显两岸“一边一国”。尤其民进党,面对正名制宪黔驴技穷,改将分离主义寄生在中华民国招牌之下,让被绿营弃之如敝屣的四个字,重新有了价值。

事实上,在一个中国原则之下,北京也并未否认“中华民国政府”是当前有效统治台澎金马地区的政治实体,如果没有事实承认这一两岸现状,又怎会有两岸双方2008年以后,在“九二共识”下完成二十三项经贸协议的签订,只是民进党上台以来,为了贯彻“台独”主张,一直掩耳盗铃。

2011年10月9日,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大会在北京举行。(新华社)

因此,两岸问题的症结并不是北京是否承认中华民国,而是台湾转向分离,让这虚悬的中国招牌成了台独的遮羞布与护身符,如果不能点破这种盲点,对两岸关系的改善并无助益。

赵少康说,“民主这项是中国共产党没有做到的,中共会说他们实施的也是一种中国式的民主制度, 但民主制度至少不是一党专政,在野党不可以是附属、花瓶,孙中山如果在世,也不会认为这是他主张的民主制度。”

但赵少康所言,是民主的形式,而非内涵,在台湾,不民主的时代还能面对大陆称自己是“自由中国”,等到解除戒严,在民主的台湾讲“中国统一”却变成了最不自由的事,还有人为此被民主政府抄没了退休金。

究其根本,一人一票作为一种民主形式,当生产力发生进步以后,它的弊端也越来越暴露无遗,只要控制了舆论,就可以控制民众的思维,进而左右选举,不过是利益集团把持政治的一种手段,与其指摘中共不民主,毋宁说是台湾知识精英少了勇于承认照搬西式民主错误的勇气。

况且,当国民党不断要求大陆对台给惠让利,不断要求大陆对台要大人大量,举凡这些作为,不正是得益于两岸制度的差异。

试想,如果大陆奉台式民主,以民意为依归,那可能就不存在让利,届时是否大陆改弦更张,又要被说“小人小量”缺乏善意呢?而如果国民党认为对岸是集权的,不民主的,那为何在小S、张钧甯问题上,又屡屡呼吁要压制对岸民意呢?还有,当蓝绿政治人物以民意作为与大陆讨价还价的筹码,倘大陆也以民意为依归,回应武统主张时,为何台湾又将此视为文攻武吓呢?

可见,民主与否的与文上提到的“承认中华民国存在”一样,皆是“台独”制造的假议题,是先预设立场,认同了两岸已不是一家,才把这些问题当成拒统分离的理由。两岸制度的差异不仅不该成为统一的障碍,对台湾而言,在一个中国原则之下,反而是享受更多机遇与照顾的优势。

赵少康在发文最后写道,作为孙中山先生的后继者, 中国国民党有权力要求中国共产党开放政党竞争,用政策主张而非武力争取人民的认同,让国民党跟共产党一起公平竞选。

追本溯源,当年国民党在掌握军事优势的年代,不惜用武力手段解决两岸问题。几十年后,当大陆递出橄榄枝,希望促成第三次国共合作早日实现统一,自知反攻无望的蒋经国又以“三不”拒绝。昔日很多人嘲笑大陆一穷二白,随着两岸力量的消长,如今又强调自己更加“文明开化”,过去国民党把武统视为“光复河山”,现在面对大陆武备反独,又将此视为威逼胁迫伤害感情,昨是之今非令人莞尔。

当然,这不只是一两个人的两岸谬误,实则是一类人的缩影。对于中华民国,他们未必是孤臣孽子,对于分离主义引爆台海战祸,他们或也心有所忧,但为了迎合“台独”主流民意,他们又往往媚俗取巧、逢迎投机。他们相信和民进党是在民主制度下的自由竞争,殊不知台独势力的步步进逼,要完成是对这个岛上中国人(包括并非主动认同却被台独定义者)的全面专政,而他们即便对“一个中国”态度暧昧,恐怕也难逃民进党挥出的屠刀。

两岸关系72年:战争与和平

+10
+9
+8

对民进党而言,“中华民国”是台独的遮羞布,但对这些国民党人来说,这四个字成了他们内心世界残存的家国认同之下,无法割舍的避风港。但根深蒂固的“反共”教育的扭曲,加之西方自由民主价值的训化,他们的“中国”天花板也仅止有历史文化,在对待社会主义对待国家统一问题上,反独的他们多数时刻扮演的却又是助独的角色。

其实,这些人自始至终不愿面对,1949年国民党的兵败山倒,是涤尽历史之积秽,中华民族迎来由衰败到振兴的转折点,昔日的制度之争早已高下立判,这一点,应以超越国共之争的视野评断。

而时过境迁,当这些国民党人心念的中华民国,早已随着台独的壮大几近湮灭魂飞,如果没有对“台独”的武力震慑,民进党又怎会拾起这块在台湾早已千疮百孔的“中国”招牌?足见,真正让它得以尸居余气反而是中国大陆。

仅以这次国民党党主席选举为例,当一些人滔滔雄辩要清除党内的李登辉余孽,他们真正逃避的自蒋经国中后期开始,在历史抉择的关口,为了与大陆分庭抗礼,国民党不惜将“反共”置于民族大义之前的偏安求存路线,已经为日后“台独”的崛起提供了土壤与养分,这是“以拖拒统、以拖待变”引发的必然结果,也是国民党日后愈发走向日暮途穷的根源所在。

当美国把台湾置于遏制中国大陆崛起“永不沉没航母”的角色,面对两岸关系深刻变化,试问,又当如何亲美又当如何和陆,鱼与熊掌又岂可兼得?这样的“战斗蓝”,如果在台湾前途命运之所系的两岸问题上裹足不前,也注定无法助力国民党走向重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