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独派史官“释宪” 解了台独的馋却染上了空洞的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媒《自由时报》当地时间10月14日刊登了一则专访台湾“国史馆”馆长陈仪深的报道内容,陈仪深在访谈中表示,自1991年修宪以来,台湾已经“法理独立”的说法,试图诠释台湾宪政状态的“去内战化”以及“去中国化”发展,该篇访谈显然也呼应了蔡英文双十谈话中华民国“七十二年”的精髓,就是以1949年后的台湾为轴心来诠释“中华民国台湾史”。

然而,陈仪深的看法充满强烈台湾本位的历史观点,以此看待《中华民国宪法》以及宪政体制,难免出现曲解、乃至于忽略了《宪法》前言以及《宪法》的内在精神,可以说,“用台独史观释宪”虽然解了台独的馋,但也无法回避论述空洞的问题。

“宪法去中国化” 唯美的想像难敌沉重的现实

首先,陈仪深的独派史学家色彩虽早为人熟知,但他对于1949年以后的中华民国政府定位变迁说服力薄弱。他称1949年“中华民国是流亡政府”,但在蒋经国革新保台后,已不再是流亡政府而是变成“军事占领”,然后就接续到“关键1991”的法理独立,这样的历史猜想并没有逻辑,因为这段期间的宪政体制乃是一以贯之,宪政运作的正当性来源仍是1947年底在全中国选举出的第一届国民大会。

1948年3月29日,第一届国民大会在南京国民大会堂开幕,尔后不少国大代表赴台湾,成为冷战时期台湾最高的政权机构。(中央社)

此外,陈仪深还指出马英九控诉蔡英文违宪,背后逻辑是以“秋海棠”为领土概念,他强调“但这已经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抛弃”,这无疑是一种“吃里扒外”的诡辩,因为当前《中华民国宪法》之下台湾仍然是“中华民国体制”,而不是“中华民国台湾体制”,台大政治系张登及教授日前才在节目专访中提到,金门、连江地方法院仍是隶属福建高等法院(原称福建高等法院厦门分院),且南海诸岛更是隶属海南特别行政区,这在法理上都不是“中华民国台湾”可以主张的主权范围,如果要骤然以“治权现状”取代“法理事实”,将会面临许多障碍。

而陈仪深念兹在兹的七次修宪,其争议早就有许多台湾宪政学者一再提过,除了已故学者胡佛称为“漂浮的宪法”外,前行政院长江宜桦也曾对1990年代中期修宪后的走向发出过质疑,再加上几次修宪的正当性来源与宪法明定的人民主权范围有相当落差,历次修宪的合宪性仍有待历史检验,但无论如何,不能说1991年由全中国选出的第一届国代所启动的修宪是“法理台独”,更不能忽视修宪乃是“为因应国家统一前之需要”,而非为台独做嫁衣。

“两岸去内战化” 复杂历史的简单曲解

从历史面向上来看,型塑两岸分治格局的历史则被加以“去内战化”。对于蔡英文此次的双十演说,陈仪深以“共同体形成”归纳之,他称蔡英文之所以强调“八二三砲战”,系“因为当年征兵制度,台湾子弟兵也参与保卫战争,已非内战”,他更说“历任总统缔造中华民国台湾,这就是共同体”。

其实,陈仪深忽略历史事实、用政治胶水拼接出共同体的历史记忆,这样的历史论述,漏洞百出,若只因“台湾子弟”参与战争就不是内战,那如何解释1947年孙立人将军赴台湾南部训练新军后投入大陆战场的行为?中国大陆战场上的台湾新兵难道是西去侵略外国?而这又如何能解释大陆各省籍“中国子弟”浴血保卫台湾的动机?这些都是很吊诡、又被刻意隐瞒的关键。

陈仪深还忽略,参加保卫台湾战役的官兵,不少是心怀回到故土的愿望(所谓“毋忘在莒”),他们并无意铸就“反中台湾共同体”。(视觉中国)

身为所谓国史馆长,陈仪深绝对有充分的资源去理解历史真相,但他盲从蔡英文的立场、抛出“修宪法理独立”以及“八二三去内战化”参加“共同体”的历史记忆与宪政塑造工程,显然违背其应有的专业职能。

而这种对历史、宪政的扭曲,其实不仅是蔡英文执政以来许多大小官员的通病,更使得台湾的历史教科书被第一线教师视为“公民课本”。由于意图强加“想像的历史”,导致“历史虚无主义”在社会蔓延极速,但是这种以独派立场挂帅、又不能创建“台湾共和国”、只能寄生“中华民国”的满是漏洞的“历史”所构造出的“共同体”,恐怕很难经得起考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