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的武统 能否在台海上空实现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自2003年伊拉克战争起,军用无人机逐步投入战场,改写了近代战争型态。此后,伴随无人遥控、航天科技的日新月异,军用无人机的侦察底色上,多了一抹打击的鲜红,察打一体的机种由此跃升国际市场热门。

2010年,阿拉伯之春爆发,利比亚政局受此乱流牵引,爆发了十数年的血腥内战,并在后期出现人类史上首次大规模无人机战争。首先,是利比亚总理萨拉杰(Fayez al-Sarraj)领导的“民族团结政府”阵营,在土耳其拜拉克塔尔-TB2(Bayraktar TB2)无人机加持下,持续推进战线。

利比亚内战引爆人类第一场无人机大战(点击大图浏览):

+10
+9
+8

然而,军阀哈夫塔尔(Khalifa Haftar)率领的“国民军”也不甘示弱。在自阿联酋获取中国的翼龙-2无人机后,“国民军”开始了绝地大反攻,率领翼龙-2以装备火力、飞行高度、航程等各方优势,辗压“民族团结政府”,许多土耳其TB2甚至尚未来得及起飞,便被击毁在机场。土耳其最终在2020年出兵利比亚,以导弹击落多架中国的翼龙-2,这才止住哈夫塔尔的进逼。

此次过招,既预示了战争型态的变迁,也侧写了中国军用无人机的崛起。曾几何时,美国在此领域一枝独秀,如今却难再寡占市场与技术。而放眼台海两侧,差异更是判若云泥:台湾的“腾云无人机专案”于10月17日再传生变,中科院以“构型改变”为由,向台国防部申请延长研发期程1年至2年获准,“汉光37”等军演中,也是至今未有无人机踪影;中国却在9月的珠海航展中,展示了不少无人机领域的新突破。两岸军工之遥,已非千里可数。

中国无人机优势何在

回顾中国无人机的崛起,既有美国的无心插柳,也与中国特殊的市场优势相关。

根据无人机市场调研机构Drone Industry Insights的数据显示,2019年的全球无人机市场规模约为259亿美元,军用无人机部分便高达169亿美元,几乎是民用无人机市场规模的两倍。其中又以美国份额最大,握有将近50%的市占率,位处全球第一梯队;中国、韩国、日本、以色列与欧洲则居于第二梯队,拥有相对完整的产业链与生产规模,中国的成长尤其显著,预估将在2024年拥有25%的市场份额。

在亚非地区,伊拉克、沙乌地、埃及、阿联酋、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尼日利亚、印尼等,皆是中国的军用无人机买家;2019年,塞尔维亚宣布向中国订购15架翼龙无人机,成为中国军用无人机在欧洲的首笔订单,也是中国有史以来对欧最大军备出口项目,引发美国关切。

中东战乱开启大规模投用无人机的作战模式(点击大图浏览):

然而美国与其过度反应,不如反求诸己:正是其严苛的军备出口规章与法规限制,给了市场竞争者茁壮空间。以美国签署的《导弹科技管制建制》(Missile Technology Control Regime,简称MTCR)为例,其管制载重超过500公斤、射程超过300公里,可搭载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MD)的系统与技术。在此规范下,美国的MQ-1和MQ-9两款攻击型无人机,皆为限制出口产品,故其外售给澳大利亚、西班牙、意大利、印度、台湾的版本,仅余侦察功能,不具对地攻击能力。如此限制,自会让渴求攻击型无人机的买家转向中国。

此外,美国无人机的高昂售价同样劝退了不少潜在客户。MQ-1的平均售价高达400万美元,如此价位足以买到4架中国的翼龙无人机;MQ-9的平均售价约为2000万美元,性能相仿的中国制彩虹-5仅要800万美元。即便中国无人机在某些技术指标上,未及美国突出,其性价比却无疑是市场第一,尤其翼龙平均一架100万美元的售价,比某些现代坦克还便宜,对“手头较紧”的国家而言,乃相对现实的选项。

见此境况,美国军方自然涌现“解除出口限制”的呼吁,期盼能在“保护美国关键技术”的原则下,降低攻击型无人机出口门槛,以免市场份额遭中方蚕食鲸吞,却始终难成朝野共识,以致中国的市场规模依旧成长。

美国于2020年售台4架MQ-9攻击无人机(点击大图浏览):

+9
+8
+7

被忽略的台海新角

而在台海一方,台湾虽也目睹无人机世代到来,并自1990年代起着手研发台产机种,却始终难有斩获。不只“腾云专案”受挫,“中翔专案”出产的锐鸢无人机亦是差强人力,连民用信号都能对其产生干扰效果,剑翔无人机则仰赖“自杀式攻击”,实战能力不如真正的察打一体机种。

除此之外,在台军设想的台海冲突剧本中,也几乎不存在解放军使用无人机的假设。10月起,解放军加大了军机扰台频率,台国防部长邱国正遂于14日提出专案报告,洋洋洒洒列出12项“战力精进作为”,除精进资电攻防能力、强化三军联合作战效能(筹获F16V战机、M1A2T战车,远距遥攻武器等各式精准弹药)、建构指管系统备援机制、提升后备战力等外界熟知的规划外,也将反制认知战、拓展友盟国家伙伴合作等措施纳入。

然而如此陈腔滥调,既对拒阻武统无益,也暴露了台军“活在过去”的应战思维。通过近年翼龙与彩虹的实战经验,解放军已逐渐掌握无人机发展的两大趋势,一是增加战时生存能力,二是朝向“数字化联合作战”精进。

珠海航展上的多种中国无人机亮相(点击大图浏览):

+13
+12
+11

综观军用无人机的战时生存能力,小型的低空慢速无人机火力不佳,但容易绕过对手防空系统;大型无人机则易被雷达侦测,诸如美国的攻击型无人机MQ-9,其战场生存能力仅有几分钟,早年中国外销的翼龙也有此瑕疵,故而会在利比亚遭土耳其导弹击落。为超克这般障碍,中国近年着手开发隐身无人机,例如解放军自用的攻击-11型,以及2020年珠海航展上首次亮相的翼龙-10。

此外,在持续提升“无人机反侦察”能力时,中国无人机的“数字化联合作战”体系也持续深化。以翼龙-10为例,其配备了威胁雷达作用距离400千米以上的雷达侦察系统,可确保执行任务时的生存安全,避免飞入对手雷达侦察范围内。如若遇上F-22、F-35等战机,其探测距离大于200千米,能在敌机锁定前撤离,且翼龙-10配有机载吊舱,必要时可对敌方战机进行电子干扰。

台产无人机命运多舛(点击大图浏览):

+14
+13
+12

放眼台海格局,倘若武统爆发,无人机将能在以下两环节扮演重要角色。一是对美反制,如若美国当真派出航母战斗群,翼龙-10可搭配经特殊优化后的被动雷达系统,在美军航母编队300千米外进行长时侦察,为解放军获取重要电磁情报,甚至可对反舰弹道导弹进行末端精确引导。如此战术持续推进,未来或许会衍生出由无人机制导、陆基导弹执行反潜任务的新突破,可大为挫伤美国在东亚海域的干预能力。

二是对台侦察。武统爆发第一步,解放军将有极大概率以远程火箭炮、各式导弹瓦解台湾战力,包括空军联队、沿岸机场、导弹营地等,以确保后续跨海登陆的军力保存。翼龙-10既可避开台湾雷达系统,在距离海岸线260千米外进行环岛侦察,为解放军收集所需的火控资料,也可进行对地打击、火砲射击,强化第一波收效。

在可见未来,无人化的冲突趋势不会停下,由此对照台湾高喊的“不对称作战”,与解放军的无人机优势,台海的军事差距将持续倾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