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统一台湾“三步走” “统一之后”的脚步已迈开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0月29日在湖北宜昌举行的第四届“国家统一与民族复兴”研讨会上,大陆国台办副主任刘军川以视频发表致词,他以四个段落揭露了北京对于台湾在“统一之后”的基本设想,其中一句“台湾的财政收入尽可用于改善民生”更引起两岸舆论场的高度关注。

特别是在微博上,这段发言的话题阅读量已超过8亿,还有一篇“10万+”的公众号文章《统一后,台湾省买房怎么选?》广为流传。在在显示对大陆网民而言,“统一”已不只是停留在纸上谈兵的想象,从政治军事的领域进一步渗透到社会生活领域。

台湾媒体对刘军川的讲话也以不小的篇幅进行报道,特别是蔡英文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首度证实有美军在台之后,台海的政治博弈更进入到了短兵相接的阶段,许多以两岸关系为主题的通讯软件群组,顿时涌现关于刘军川讲话的讨论。民进党政府也在第一时间出面回应,陆委会以“台湾人民早已坚定拒绝”为由,痛批中共“一厢情愿妄想”。

10月29日大陆国台办副主任刘军川在一场研讨会上对“统一后”表态,首先强调“台湾的和平安宁将得到充分保障,台湾同胞的生活方式、私人财产、宗教信仰、合法权益不受侵犯,所有拥护祖国统一、民族复兴的台湾同胞将真正当家做主,参与台湾治理和祖国建设,尽享发展福祉与复兴荣耀。”(国台办官网)

相较于蔡英文双十讲话“两国论”的“船过水无痕”,一篇国台办副主任层级的谈话,在两岸引起了不小的政治效应。再加上近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和台湾“分进合击”式地对北京频打“台湾牌”,其实都体现了在“统一台湾”这件台海大变局上,中共已经掌握了话题主导权,不只令蔡英文政府更加密集地联美反制,也使得美国等西方大国通过各种方式表态,一方面把台海视为遏制中国的地缘施力点,另一方面则是希望台海不要爆发战争,关注焦点和对话对象都是已然发动实质统一进程的北京。(延伸阅读:中共统一台湾箭在弦上 蔡英文“两国论”激不起台海涟漪

面对大陆内部甚嚣尘上的“武统”声浪,以及美台联手以各种“斗而不破”的小动作测试中共“敢不敢打”,北京很明显地在统一进程展现了不受干扰的节奏和步调。北京对西方强化“一中”的底线,对台湾朝野则抓住具有一中意涵的“九二共识”,这些政治拉锯的战场,乃是属于“统一之前”两岸法理定位的现实表述。2019年习近平在纪念《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的讲话,提出了“两制台湾方案”,则是开启“统一进程”的宣言,号召认同者“推进政治谈判”、“达成制度性安排”。

中共“统一台湾”三步走,第三步便是涉及“统一之后”,这也是“台湾方案”轮廓清晰、具体内涵的下一步。2020年港媒《大公报》头版透露北京正在制定“顽固台独分子清单”,并得到国台办发言人的证实,后来国台办、中共官媒与民进党政府的政治攻防过程中,也屡屡抛出将对台独分子施以“法律制裁”。例如蔡英文在CNN专访证实美军在台协训的报道刊出后,大陆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予以“回敬”,也首度使用了对台独“零容忍”、“不计成本”打击等说法。

▼大陆国台办证实正在研拟“台独顽固分子清单”,“榜上有名”者如何回应?

+3
+2

许多台湾民众很好奇,在两岸分治的现状下,中国大陆将要如何对台独分子“长臂管辖”呢?事实上,依中共建政初期的历史经验来看,目前大陆官方宣称的对台独分子进行法律追究,相当有可能考量的就是在统一之后实施。亦即在中共设想统一的方案里,完成统一后首要处理的事情就包括了对台独分子进行法律究责。(延伸阅读:中共如何法办台独顽固分子 这个专研“改造战犯”的老人给了答案

然而,中共对统一之后的安排与设想,在历史上仍是有一个发展过程。1981年时任中共全国人大委员长叶剑英的“叶九条”,其中便包括了“统一后的台湾可保留军队”、“台湾社会、经济制度、生活方式与同其他外国的经济、文化关系不变”、“台湾地方财政有困难时,可由中央政府酌予补助”等表述。2014年习近平在会见台湾和平统一团体联合参访团时,则是强调了“会尊重台湾同胞自己选择的社会制度和生活方式”。

2019年1月2日,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提出“两制台湾方案”,倡议在坚持“九二共识”、反对“台独”的共同政治基础上,两岸各政党、各界别推举代表性人士,就两岸关系和民族未来开展广泛深入的民主协商,就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达成制度性安排。(新华社)

一直到此次刘军川的说法,更为侧重民生问题与社会矛盾,回到中共的社会主义底色,把经济发展与民生福祉联系起来,从而宣示“台湾的财政收入尽可用于改善民生”。值得注意的是,在刘军川的“统一后”方案之中,还加入了一个关键前提:“所有拥护祖国统一、民族复兴的台湾同胞将真正当家做主”,可以理解为未来治理台湾的“上层建筑”,必定是“爱国者治台”。

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左)探访“笼屋”住户。(香港中联办供图)

这一套从“爱国者治台”到“财政收入用于改善民生”的“台湾方案”,背后有很深的香港经验之影。在香港经历反修例巨大的政治动荡之后,中共中央积极调整一国两制2.0版本,一手树立“爱国者治港”、另一手则更加突显中央在香港民生改善与基建投入的力道和身影。如同一国两制在香港是一个与时俱进的政治框架,中共对两岸统一后的基本规划,也是跟着时势在变化,并随着对话的对象在改变,例如叶剑英时期是与国民党对话,如今则是绕过蔡英文政府而直接对话台湾人民。

刘军川这番“统一后”的演说,听在台湾社会耳里,或许觉得虚幻,甚至觉得是天方夜谭。但不可否认的是,北京已不只是在考虑要如何完成统一,同时也在规划统一之后的“台湾方案”,并随着客观形势做出各种选择和调整。当然,也需要理解到的是,今日台湾问题已经被深刻地镶嵌进中美博弈的格局之中,例如王毅在罗马与布林肯(Antony Blinken)见面时,特别强调了“台湾问题是中美之间最敏感的问题”。

10月31日G20峰会举行期间,美国务卿布林肯(左)与中国外长王毅(右)在罗马举行场边会晤。王毅强调,“台湾问题是中美之间最敏感的问题”,指称一旦处理失误,将对中美关系造成颠覆性、全局性破坏,敦促美方意识到“台独”的严重危害,要求奉行真正的一中政策,而不是假的一中政策。(AP)

中共这支已将上弦的统一之箭,将如何射出、何时射出、进靶之后的态势,从“两制台湾方案”到“台独黑名单”再到“财政用于改善民生”,见到了更多的端倪。中共已经迈开“统一之后”这个第三步,对外放出了“统一在即”的强烈讯号。能不能实际感受到,正考验着美国与台湾蔡英文政府的感知与判断。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