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召十万军人 台湾究竟想打什么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综观两岸近来舆论场,“备战”可谓最热门关键字。

11月1日晚间,中国商务部突发公告,鼓励各家“根据需要储存一定数量的生活必需品”,引发了广大网友的关注和热议,不少民众因而解读,北京或许即将启动武统,才会出台这般隐晦的“紧急动员命令”。即便《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出面解释,“我没有看到局势已箭在弦上、倾刻间就要激发(战争)的绝对紧迫”,武统猜想依旧此起彼落。归根结柢,仍是两岸关系的持续陡降,引发了这般风声鹤唳。

无独有偶,台国防部也于11月2日发布新规,将自2022年起试行后备军人“教育召集训练”(简称教召)新制,以“后退先用”为原则,“年年施训,每次14天”,以“有效恢复退伍后备军人的战斗技能”。受此影响,明年台湾教召将征召25个营、1.5万名后备军人参与,对象锁定被编制到新训旅、县市后备旅与纵深守备旅者。

台军在淡水进行汉光演习。(中央社)

此般消息一出,引发了台湾舆论哀鸿遍野。不少“七年级生”(生于1981年至1990年者)在网上集体崩溃,诸如“本来5天教召就很惨,现在跟我说14天,又是七年级生中招,能不能放过七年级生”、“打疫苗排最后,打战优先上 ”、“先把4个月兵役延长吧!七年级生兵役期比欢乐营教召到老还长”等,多不胜数。

台国防部虽已出面否认,表示教召选员是以8年内退伍的后备军人为原则,网传所谓“新式教召将以7年级生为主”、“后备军编管将延长至15年”均非实情,却依旧难阻恐慌蔓延,毕竟两岸近年摩擦渐起,“武统”逐渐成为人们心中的可能选项,而非过往不痛不痒的漫谈,民心自然浮动。

教召不等于备战

对比新旧制教召,旧制2年一召,为期5天至7天,结合单位作战任务,采召训中心基地轮训或部队自训方式实施,共计9.7万人;新制14天教召训练,采局部试行方式,规划以作战区为单位,于1季至3季,由三军司令部及后备指挥部,计有25个营所属连级单位1.5万人实施验证,并于第4季完成试行成效检讨及各项评估。如此统计,预计可在2022年施训11万人。

然而这般举措看似呼应台海变局,实则花拳绣腿、自欺欺人,既无法真正提升台军战力,也于缓和当今两岸“冷战”无益。

有鉴于2016年民进党执政后,两岸关系每况愈下,台国防部已多次提案“改革教召”,却因担忧民意怒火,而未敢大刀阔斧。2020年10月,解放军机扰台力度加大,时任台国防部长的严德发便公开表示,为充实台军后备战力,预计在2022年成立专责的防卫动员署,后备教召也改为1年1训,1次14天。训练人数将从12万增加至26万人,教召薪资也可能增加1.2倍至1.5倍。由此观之,台军的教召改革筹划多时,但民间长年无所用心,这才导致如今的互联网崩溃潮。

蔡英文揭橥未来台军后备制度改革的3项原则,分别是“创建常后一体”、“创建后备动员合一”,以及“跨部会合作”。(台湾总统府供图)

然而增大教召力道,并不能瞬间强化台军整体战力。第一,两岸军力差距悬殊,台军从军工实力到军人员额,都被解放军极度辗压,完全是台独欲以“数人头”民族主义对撞中国的写实缩影。武统一旦启动,台军奋力反抗,也难达彗星撞地球的效果,倒是蚍蜉撼树还可比拟。如此劣势,连洒币向美采购昂贵鱼叉反舰导弹、M109A6自走砲、MQ-9无人机,都难弥补,更何况是在后备军人身上下功夫?

第二,台湾教召正如网友调侃,乃是某种军事训练“欢乐营”,军中领导对基层怨怼的近忧,大过对台湾生存的远虑,故整体训练力道相对疲软,更有不少民众借“出国”之由逃避。国民党立委吴斯怀便曾于2020年质询时揭露,台军对外宣称逼近100%的教召达编率,其实是下达了将近160%的动员令,才能勉强有此成果;且教召训练松散,有鉴于2020年后台海波澜渐显,台国防部才将实弹射击由6发增为21发,成绩合格由3发增为4发,并规划增加“行军”及“宿营”等课程,但整体仍是体验大过训练。在此脉络下,增加后备军人教召员额,将时长由7天提高到14天,毫无意义。

蔡英文着迷彩盔视察台军火炮射击。(台湾总统府供图)

第三,台湾已在2018年停止义务役征兵政策,改采招募并行制,1994年1月1日以后出生役男,只需接受4个月的军事训练,结训后即转为后备军人。然与教召缺点类似,在如今台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氛围下,其训练力道疲弱、内容松散,长达4个月的射击训练,每人最高只会射击56发子弹;如此“战力”,尔后即便再遇教召,成效也不过聊胜于无。

平心而论,民进党政客虽成日高喊台独口号,就连台国防部长邱国正也勉励东沙驻军“我死则岛生”,却难掩台湾社会四处弥漫的畏战情绪。如今台国防部对兵役制度的整体孱弱视而不见,反选在“教召”等旁枝末节上耍花枪,不过是虽知台海危殆,却又不敢得罪选民,进退失据间,只好敲锣打鼓、自我壮胆,宛如穿新衣的国王般,在众目睽睽下一路裸奔。

蔡英文亲自视导汉光37号演习“佳冬战备跑道战机起降”演练。(军闻社)

厌战不等于向统

然而台湾民众如此表现,并非拒独迎统的认同转向,也非由绿转蓝的政治位移,反而更多是暴露了一代台湾人遭时代暴打后,由悲情转向自我催眠的“巨婴心态”。

1970年至2000年初,台湾正是顺风顺水的黄金年代,经济繁荣发展,更享有“民主中国”的价值光环,集西方媒体万千宠爱于一身。由1972年至2006年,台湾国内生产总值(GDP)高居中国各省榜首30余载,最巅峰时期,曾占中国大陆整体GDP的45%,可谓一枝独秀。

然当改革开放累积的经济红利暴发,“中国崛起”逐渐取代台湾引以为傲的“亚洲四小龙”头衔,成为东亚的经济引擎,更步步赶超其他先发国家,茁壮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往复之间,台湾经济结构停滞,薪水涨幅远低物价飙升,不仅无力再现往日荣景,也难再赶上中国发展步伐。

陈水扁贪腐案爆发,一代“台湾之子”人设崩坏。(VCG)

而在认同变迁上,早在国民党威权统治年代,台独火苗便已于台湾民间窜烧,并在美国一手催动的“民主化”进程下,一跃而成台湾主流政治意识形态之一。2006年,陈水扁贪腐丑闻开始发酵,一代“台湾之子”人设崩坏,但台独阵营并未因此一蹶不振,倒是多了操弄认同议题的新机会。

此时台湾已迈入资本主义的年迈下坡,对照身旁欣欣向荣的中国崛起,潜意识中满是发展无门的颓丧,又因选举政治加剧了认同撕裂,满腹戾气日积月累,无处发泄。台湾青年受此氛围浸染,弥漫出一股火药味十足的时代失落感:既已丧失经济与发展优越,“锁国自闭”便是寻回尊严的唯一途径。

故而面对中国崛起话题,台湾青年虽不至于全盘否认,却会在不甘示弱下新开话题,强调台湾站在“自由民主”的价值高地,用“全球挺台反中”叙事自我催眠;目睹中国经济建设、科技发展、全面脱贫,台湾青年转而强调“最美的风景是人”、台湾“岁月静好”;眼见中国开始在软实力产业上超赶,台湾青年又改以“本土文创叙事”相互取暖。

反服贸团体在台湾立法院抗议。(Getty Image)

以上举措看似自信,其实不过是逃避现实后的赌气自慰。综观台湾青年的普遍行为模式,其既能沉溺在消费主义的物欲中,又能加入“反服贸运动”,要求各行各业为了虚无的台湾主体,一起在经济上禁欲;既能成日在冷气房内高谈阔论台独思想,又要声援“反核四”运动,丝毫不顾长远的能源独立规划,毕竟反对身为“中共同路人”的国民党应为“最高价值”;既能为政府洒币买军火而欢呼,为政客挑衅北京而高潮,为苏贞昌在2019年说出“有支扫把,我都拿起来,绝不投降”而激动,又在政府修改教召制度后集体崩溃。

如今的台湾青年,活在个人主义充斥的泡沫内,把叛逆当成做自己,将边缘与失落上升到“民族美学”层次,顾影自怜、沾沾自喜;然而泡沫之内,不过是一颗颗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脆弱心灵,会因西方流连顾盼而狂喜,也会为沉重现实而集体歇斯底里,却又硬在伤口处涂脂抹粉。时间一长,自是红肿之处,艳若桃花;溃烂之时,美如乳酪。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