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简报解放军军情 美台到底说了什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自中国推动“一带一路”项目起,西方媒体便频繁使用“债务陷阱”(Debt-trap diplomacy)一词,讽指其为矫饰野心的“笑里藏刀”。然而此举除了是对中国发起舆论攻势外,也在某种程度上“另类回忆”了西方班班可考的黑历史。而伴随近期台海紧张局势加剧,美国似又对台“故技重施”。

11月4日,美国参议院共和党议员联合提出《台湾吓阻法》(Taiwan Deterrence Act),法案内容指出,美国将授权支出20亿美元的外国军事融资,以“赠款”和“贷款”形式,使台湾“有能力”购买美制武器、国防设备。与此同时,法案也附带修订涉美对外军售的武器出口管制法,使美国军火商能在“台湾付出与美国支出相匹配”的前提下,降低对台军售门槛。

美军从阿富汗仓皇撤离,外界舆论指台湾会否是下一个阿富汗之际,美国共和党参议员约翰·科宁(John Cornyn)8月17日发布推特表示美国在台湾驻军3万人,引发轩然大波。(Twitter@JohnCornyn)

此法提案人包括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最高级别共和党参议员里施(Jim Risch)、共和党参议员柯瑞伯(Mike Crapo)、科宁(John Cornyn)、鲁比奥(Marco Rubio)等。而除了扩大对台军售外,其亦表示,希望能在《台湾吓阻法》框架下,促进美台军事交流,包括增加台军赴美受训机会等。

如此法案,虽是台海紧张、中美博弈的直接结果,却更多反映了台湾面对美国意志,无可奈何的奴隶处境。后续的新发展,更是暴露了美国政坛为求己身目标,践踏台湾尊严的霸权心态。

参议员访台的三大不寻常

11月9日,包括科宁在内的6位共和党参众议员旋风访台,同行的尚有2位美军人士、数码议员助理,共12人搭乘军机于9日晚间抵达松山机场,随后展开一连串不寻常行动。

首先,科宁等人于10日上午进入台湾总统府,与蔡英文举行不公开会面后,便在当日下午进入台湾国防部。而针对活动内容与细节,不仅台总统府、国防部三缄其口,就连美国在台协会(AIT)也异常低调,赴台共和党议员名单更是直到11月15日才于台湾媒体正式曝光,彼时距其已离台2日有余。以民进党惯于渲染“美台友好”的过往观之,此次安排显然异常低调。

第二,科宁等人进入台国防部后,便由台国防部长邱国正陪同,共同听取参谋本部情报参谋次长室简报,主旨为解放军近期对台威慑现况。如此举动打破了近年美台互动惯例,既是美国会议员首度进入台国防部,也是其首度在台听取解放军军情简报,就连台湾立法委员都“无此殊荣”。然而针对此般破格,台国防部发言人史顺文仍以“没有评论”轻轻带过,可见相关单位的“口风紧闭”。

蔡英文与台国防部长邱国正交换意见。(台湾总统府供图)

第三,若只为听取军情简报,台湾本就有驻美军事代表团,美方向来会派员至此处听取,无需劳师动众飞越太平洋;且在美台军事体系内,台湾虽与中国大陆一衣带水,情搜能力却不如美国,例如11月7日全球曝光的新疆航母“旱地行舟”,便是美国卫星的“空中杰作”。诸如此类议题,台湾向来只有在旁鼓噪的份,求不来全球独家光环,美方又何必舍近求远、多此一举?

综上所述,由民进党政府的刻意低调、美方的不寻常安排观之,所谓共和党议员赴台“听取军情简报”不过是障眼法。11月13日,访团正式离台,行程的模糊面貌也逐渐清晰。据相关人士指出,美台真正辟室密谈的,并非所谓“解放军军情”,而是涉及《台湾吓阻法》的新军火采购合约。换言之,乃是飘洋过海,只为施压。

11月7日,美国海军研究协会(USNI)表示,其通过商业卫星公司Maxar提供的卫星图像,在新疆沙漠发现一款“旱地行舟”缩比机动“福特级”航母靶板。(Sentinelhub)

台湾早已寅吃卯粮

然而,虽说台湾常在台海紧张际,加大与美军事串联力道,包括协助美国“清仓”军火等,如今却早已缺乏类似底气。究其原因,并非是台北体认到了北京底线,而是己身力尽而竭的阮囊羞涩。

回顾1979年后的美台军售数据,其涨跌既受中美关系牵引,也与美国内部的政治需求相关。

卡特(Jimmy Carter)与里根(Ronald Reagan)时期,中美互动相对和稳,更有共抗苏联的战略需求,此时美国对台军售数据分别为4.75亿、17亿美元;老布什(George H. W. Bush)在任4年(1989-1993)内,此一数额猛然暴涨至81.65亿美元,其中有高达60亿美元为1992年美国总统竞选期间,老布什批准出售的150架F-16战机,目的既为取悦军工复合体,也意在阻却法国幻象2000“分一杯羹”。1993年1月,其更是临去秋波,批准了价值10亿美元的爱国者导弹。整体而言,老布什打破规范的大力加码,既有选情因素,也与1989年后的中美关系震荡相关。

紧急起飞升空的F-16V Blk20战机,作战半径不到歼16的1/3,劣势相当明显。(多维新闻)

有此先例,克林顿(Bill Clinton)任职8年(1993-2001)间,美台军购数额同样维持在83.62亿美元的水平,难回卡特时代的轻薄短小。2001年小布什(George W. Bush)就职后,此一数字更是飙升至153.93亿美元,几乎是克林顿时期的两倍,其中又以其卸任前连三笔分别高达22.3亿、9.39亿、64.45亿美元的数额最为惊人;待至奥巴马(Barack Obama)8年任期,此一数额虽有微幅下降,却依旧高达140.77亿美元。

此后特朗普(Donald Trump)虽仅在任4年,却让美国对台军售金额突破169亿美元,创下历史新纪录。而在11笔交易中,更有多达9笔是于2019年、2020年时批准,明显是受中美关系恶化、选举考量等因素牵引。

多年下来,某些台湾政客与军方高层或能从军火订单中获利,台湾人民却成了永远的受害者。综观两岸如今军事差距,诸如鱼叉、爱国者等美式军火,一不能让台湾取得制空制海权,二对于台军近来宣称的“不对称战”无所助益,却要价不斐,无疑是变相掏空民脂民膏。

台军在2021年初公布的导弹作战战术图解,已经将陆射型鱼叉导弹纳入战术想定中。(多维新闻)

此外经历特朗普4年超额挤压后,疫情肆虐的台湾宁可排挤纾困预算,也要编列2,400亿新台币的特别预算,已然是打肿脸充胖子的自我摧残。回顾过往,台湾仅有两次使用国防特别预算案先例,分别是李登辉任内的150架F-16与60架幻象2000项目,以及蔡英文任内的66架F-16V项目。前者的执行年度是1993年至2001年,经费高达3,000亿新台币;后者则于2019年通过,并预计执行至2026年,预算同样多至2,472亿新台币。

此脉络下,此次共和党议员访台,寅吃卯粮的台湾不得不低调应对,不仅蔡英文并未出席台国防部“军情简报”,媒体也集体隐晦报道。眼下财政分明已力不从心,却又不好拒绝参访团“盛意”,民进党只能放弃宣扬美台友好的加分机会,被迫暂时自我克制,匆匆虚应故事,可见眼下囊空如洗之严重。

然而,在台海问题悬而未决、中美持续博弈的情势下,如此“债务陷阱”只会愈发沉重,尤其此次美方带着“对台融资”的提案而来,意味着尽管台湾往后手头拮据,恐怕是“借钱也要交差”。将来等待台湾人民的,将非花团锦簇的美台友好,而是压迫重重的军工复合体霸权。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