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寰宇】中美“寒战”阴霾中的三道微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寒战”(Chilly War)一词起源于苏联领袖勃列日涅夫形容美国科技优势对莫斯科的压迫。近期又有人形容克里米亚兼并,再度开启了俄国与西方的“寒战”。笔者认为“寒战”比“冷战”更适合形容当前的中美关系,有三个原因。

“寒战”下美中的激烈竞争:烈度、广度、深度

第一、对抗烈度。拜登(Joe Biden)总统指明要与中国“激烈竞争”,其实当今美中对抗的烈度更甚于美苏,零和对抗的情况,远比两国外交官表面诉求“仍有合作空间”更加严重。就像西方名著《大国政治的悲剧》作者,芝大政治学教授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所言,美中比美苏更接近“热战”(hot war),即爆发区域战争,甚至核战。

第二、对抗广度。虽然美中基础实力逐渐接近,不过还不及当年苏联能和美国在武器上势均力敌,但两强激烈竞争不仅使全球所有区域纷纷卷入,还因为全球资讯化3.0(1.0是计算机化、2.0是网路化、3.0是社群媒体化),人类社会生活全领域都受美中对抗波及。

▼习拜视频会晤登场,中美两国元首交锋台湾问题:

+3
+2

第三、对抗深度。美中寒战一个更深层的文化与思想背景,就是西方自由国际秩序(Liberal International Order)和制度价值被战略化(strategized,指古典西方价值的哲学基础在社群媒体时代被淘空)。特朗普(Donald Trump)时期国务院资深官员斯金纳(Kiron Skinner)于2019年说,这次对抗是“西方文明第一次与非高加索文明的竞争”,美国应该采用冷战之父凯南(George Kennan)的围堵,赢得“文明冲突”。所谓高加索(Caucasus)文明,其实是白人基督教文明的代名词,用这个概念形容美中关系,等于是“凯南─围堵模式”与“亨廷顿─文明冲突模式”的结合。

人们熟知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预言“文明冲突”(clashing civilizations)将取代冷战的“意识形态冲突”(资本主义对抗社会主义),而他认为“文明”的基础即是“宗教”。如果美中对抗只是凯南的“权力+意识形态”,烈度与深度不会超过美苏冷战。如果加上“宗教”就不可同日而语。更严重者,斯金纳言论的背景是美国与西方社会内部因贫富差距、难民问题与疫苗怀疑论等因素,正经历一个大分裂时期。宗教保守主义正结合排外的民粹右派思潮,抗击以“克林顿(Bill Clinton)─布莱尔(Tony Blair)─拜登”为系谱代表的“多元进步主义”。保守派对进步派的一大谴责,就是进步派过去“姑息”了中国。这不得不使进步派急于撇清,以保障选情;造成社会分裂的西方唯一的共识,就是“抗中”。

避险者多

美中寒战的和平出路看起来很有限,学界名人包括现实主义派的米尔斯海默、自由主义派的奈(Joseph Nye)等,对未来都不太乐观。奈还警告两国可能陷入“梦游症”(Sleepwalking Syndrome)而发生大战。不过结构阴霾之下,仍可略见少数微光,缓和战争的可能性,或延后战争爆发。这可提供各方行为者一些时间,尽量维持和平。微光中最直观的,是各国普遍存在的“避险”(hedging)设想和行为。

虽然美中对抗广度很大,美国特别希望在与中国经济规模拉近之际,拉拢特朗普“退群”疏离的盟友。拜登做法也很有成效,在“四方架构”(QUAD)之上,又新创建了“美英澳同盟”(AUKUS)。他又以近80岁的全球政坛老将身份,亲临罗马G20与格拉斯哥COP26战场,昭告天下“美国回来”“重建更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可击败中国“带路”(BRI,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不仅澳大利亚、日本、英国纷纷以实际行动多次参加西太军演,社会气氛右转的欧洲也从波海小国与欧盟议会开始,实际投入“抗中反华”行动。

但从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与世卫等论坛的几次表决来看,东盟、非洲与南美并未向美归队。中国2021年疫苗捐赠将达20亿剂,多数受惠者是这些国家,显见微软创办人盖茨(Bill Gates)倡议的全球疫苗与免疫联盟(GAVI),在欧美陷入第三波疫情之际,成效仍未兑现。而原来是“印太战略”(Indo-Pacific)中枢的“四方架构”,其实还是不够严实。像是印度,还保留着上合组织、金砖集团、中印俄架构等渠道,一方面保持联俄以维持中亚发言权,也回避实际与中国对撞。

日本新外相林芳正(图)被视为岸田文雄内阁的“亲中派”,上任后于11月18日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举行电话会谈,强调台海稳定。(Getty)

再如日本,虽然一直是中国“百年国耻”动员民族主义的泉源,但坚持美日同盟基础之余,政商各界仍保持对中的灵活性。比如岸田政府内阁中的某些安排,比如丰田氢燃料电池车(拥有单次充电航程1,300公里世界纪录)2,200辆支援北京冬奥获得新华社高调报道,使本届冬奥清洁能源车占比达全球历届冬奥最高,中、日双方留有余地见微知著。可能也因为印、日实际接壤(邻水)中国反而有所务实,美国才另组真正离岸(off-shore)的、有“高加索文明”保证的奥库斯(AUKUS)同盟。但就算触怒法国,改买美英核潜艇的澳大利亚,近来也颇多质疑莫里森(Scott Morrison)抗中的声音。例如前总理基廷(Paul Keating)近日便高调受访,认为中国追求与经济增长相应的国防规模有其合理性,不能等于将侵略澳大利亚。美澳同盟在美国遭攻击时理应携手出击,但若是美国主动与他国开战,澳方应慎重。部分遭到堪培拉废除澳中合作的地方政府,也在绕道寻求与中国改善关系,可见澳大利亚也非铁板一块。

气候危机搅乱集团壁垒

美中寒战阴霾中的另一道微光是当前全球治理危机的结构,并不契合大国政治的传统断层线。传统大国政治的运作是紧贴地缘政治(Geopolitics)进行的,主权国家的斗争因此更容易呈现零和状态。但全球化时代使众多超国家议题浮现,且显然无法仅依靠“国家政府”的竞争解决,1990年代末兴起的恐怖主义问题与气候暖化危机,是最明显的案例。很自然,主要大国仍企图用炸弹、无人机、统一战线等方略操纵超国家问题,无法控制就诉诸像是“共同而有区别的责任”等论述,或组建“甲烷组合”等以卸责他国。但从历次气候变化纲要公约缔约方会议的博弈可知,这种传统操作已面临很大的限制,因为这类议题利害关系错综复杂,往往与传统的意识形态、地缘政治的阵线不吻合。

气候问题搅乱寒战壁垒有三个明白的例子。第一是特朗普退出奥巴马(Barack Obama)加入的《巴黎协定》,断言气候论述是假议题,使美国在西欧的国家形象一落千丈,到拜登使尽九牛二虎之力才稍有挽回。但民主党政府是否能使大额清洁能源相关预算与政策在众院过关,未必能全然乐观。第二是印度在COP26中坚持不应突出“灭碳”(phase out)的立场,主张石化能源只能“递减”(phase down)。这使美国原本打算瞄准的最大碳排国,也是少数缺席峰会的大国──中国躲过“气候统一战线”的轰击。美方于是另循春天即开启的“克里(John Kerry)渠道”(克里前国务卿作为气候特使两次访华),在COP26最后一刻缔结《联合宣言》,勉强显示拜登所称的“该合作处合作”。

▼杨洁篪会见克里爆唇枪舌剑 克里反击中方警告:气候不是政治武器

+2

最后是最近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一改当选时“减核”的承诺,主张重启核电,因为他以为核能“低碳能源”,又可保卫“能源主权”,避免像德国因反核要依赖俄国天然气。法国立场在“绿能”与“洁能”之间造成新分野,还可能出击第三世界国家抢市,证明“气候统一战线”恐无法服务“凯南─亨廷顿模式”的寒战。

中国模式与世界民主的不确定

美中寒战阴霾中的另一道微光是西方自由国际秩序衰退之际,强权理念领域激烈竞争中的不确定性。一方面,西方集团近年已经从社会分化的危机中逐渐认识到“西方性缺位”(Westlessness,指西方古典价值被淘空)的问题,如果能扬弃“华盛顿共识”中不合时宜的部分,或许有助于修补进步派与保守派的对立,重建自信在“竞争性共存”中赢得与“中国模式”的竞争。

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已写入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第三份“历史决议”。(新华社)

另一方面,北京固然在抗击新冠(COVID-19)中挣得了可观的自信,但近日华北扩散中的疫情与大连用家户贴封条等粗放办法“铁桶式”围堵,从一个角度说明了“中国模式”的治理仍相当粗陋。由于西方从人权、民主等价值领域批判中共的火力仍非常强,北京亟欲用更细致的社科理论主张争夺“话语权”。“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新历史决议里推出的“全过程人民民主”,即是“中国特色民主”出击西方的信号。此说指出20世纪西方民主化经验最后将反专制的人民主权窄化为“选举程序民主”,确实有沦为富裕阶层主宰的严重弊端。但因此转向以善治绩效(Meritocracy)合法化单一政党超脱阶级、保持自主性的专政正当性,甚至证成“民主集中”保留了“协商”,革新了传统王朝的“大一统”,未免只是论述自洽。

笔者认为,西方古典民主模式到了资讯化3.0的时代,已面临西方性淘空的危机。“中国模式”也正面临经济基础变革(共同富裕问题)与理论自洽的严峻考验。如果两方能意识到“转移焦点”无法挽救治理与正当性危机,唯有靠“竞争性共存”争取时间,“寒战”还有机会不直接掉进热战中。

(本文作者张登及,系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经《奔腾思潮》授权转载,原文标题为《【张登及观点】美中“寒战”阴霾中的三道微光》)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