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六中︱多维专访:历史地位堪比毛邓 习近平水到渠成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共六中全会在11月11日闭幕、再于16日发布第三份历史决议全文《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备受各方媒体关注。多维新闻专访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寇健文,进行深入解读。此为上篇。

多维:中共六中全会闭幕,并在11月16日发布第三份历史决议全文:《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您如何评价?其中有什么值得留意的细节?

寇健文:基本上我认为“没有意外”,像是我们都知道“两个互不否定”的思路会延续下去,既然延续性确定,那延伸下去可以谈的东西就不太多。很多人会把这次的历史决议与前两份历史决议做比较,其间自然存在异同。

先来说相同之处,三份历史决议的功能与目的是类似的,差别在于方法。三份历史决议的共同目的都是总结经验、定于一尊、迈向未来,功能上都是对于过去的历史进行总结。以这次为例,总结历史的重点放在百年以来,不同于前两次决议是回顾某一段历史,但习近平回顾的是中共建党百年以来的历史,从百年历史去谈中共的成就与历史经验。

我们接着看总结经验之后发生什么,是现任的领导人被定于一尊,习近平在取得“习核心”地位后,事实上就已经定于一尊,第三份历史决议只是让他的地位达到一个巅峰的状态。习近平等于是第三个时代的开启人,“习近平新时代”被中共官方以诠释历史的方式在历史决议正式定位。不管在习时代的未来出现怎样的继任者,习近平开启人的地位就等于毛邓。

下篇:解读六中︱多维专访:“共同富裕”突出中共治理也体现社会主义

寇健文认为邓、江、胡主政环境的一致性相对较高,但到了习近平主政时,中共在政治体制方面则出现比较明显的转折。(多维新闻)

多维:习近平的历史地位堪比毛邓,与他的任期有关吗?

寇健文:他一定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启者,邓小平只有职掌中共政局十几年,后续由江泽民、胡锦涛承继,毛泽东是永远的领袖,所以成就其终身职。我的意思不是习近平就要堪比毛邓,而是习近平主观上要续任,要带领中国伟大复兴,只是在任时间有其客观限制,像是健康问题必须要照顾到。

再来就三份历史决议在定于一尊后,都开启了一个新的路线、新的长征,意味面对新的环境、新的挑战。总结经验、定于一尊有一个共同目的是要能迈向未来,过去两份历史决议也是要看未来。

至于这次决议与前两份历史决议最大的不同,是他没有去清算前人、没有否定前人的政治路线,当然此间的时空环境不同。前两次历史决议推出前,中共党内都有路线斗争的问题,有扭转政治路线的需求,所以过去在总结历史经验时,必须要点出问题症结点,这也是为何前两份历史决议都有“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原因,所以尽管三份历史决议的目标一致,但前两份在做法上清算前人、否定前人路线,这等同表明前人有问题,过去是在这样的基础上开启新的阶段。

习近平这份历史决议没有清算前人,与“两个互不否定”有关,我说这次能谈的有限的原因,主要也是因为少了冲突。

毛泽东的领导地位得以奠定,是自中共六届六中全会开始。(Getty Images)

多维:外界对于中共政治是否一直存在“遐想”?由于看不到高层运作,因此主观预期中共内部必要冲突?否则就失望了。

寇健文:当然,有可能有这样的问题,但至少在这一次六中的历史决议不明显。原因是江泽民、胡锦涛也被称赞了。习近平没有否定前面的哪一段历史,他的重点是定于一尊、迈向未来,他于今没有必要去清算邓江胡的路线。真正的差别是总结经验两次决议与这次决议的时空背景不同,导致做法不一样。

多维:可以理解现在的中共领导层相当团结、具高度一致性?

寇健文:不必要做这样的延伸,前两次之所以有“若干历史问题”,关键是因为有路线分歧,现在来讲没有路线分歧的问题,你也可以说习近平在前几年就已经把这些问题搞定了,这样的说法也可以,但就现在这个时间点拟定决议,就是一个没有路线分歧的时刻。习近平不否定前人,把江、胡一并纳入,这样就少了反对的声音,他们有什么好去反对习近平的?如果今天习近平去伤害到谁的历史遗产,那就有被抗争的可能,也因此,之后就算还有纷争,对于习近平来说,都只算是小问题。习近平既肯定了邓江胡,也达到了他定于一尊的目的,在清不清算前人都没有差异的情况下,造就这一次决议与前两次决议最大的不同。

1981年6月27日至29日,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在北京举行。会议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新华社)

多维:不少人去细究第三份历史决议推出的时间点,但照您的说法,习近平今推出第三份历史决议就无关键时间点的选择,而更倾向是水到渠成的结果?

寇健文:是水到渠成,当然也有为中共二十大铺路的用意。但我们也清楚,习近平不需要这份历史决议他也是延任,但这份决议可以把他拉到一个更高的高度、布更远的局。我个人看这份决议,更重要的还是放在未来、未来要做些什么?像是郑永年最近直言“共同富裕”就是中共在第二个百年要追求的目标,这就是在回答未来的问题。

我们应该关心,在第三份历史决议通过后,中共要迈向的未来是什么方向?而不只是谈论二十大,这太短期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