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富裕是21世纪制度之争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中共提出共同富裕发展目标,不仅意在解决大陆贫富差距扩大、社会阶级固化,年轻人内卷、生活压力造成少子化等,危及社会发展甚至政权合法性的问题,也不仅止于在争夺世界话语权,或与美国的民主输出对抗,而是希望为21世纪人类寻找新出路。

资本主义面临窘境

贫富差距是人类社会的古老问题,随着人类全球化与科技进步,已不再是一国或一地区内的问题,同时还带有全球性的背景与因素。特别是进入21世纪,贫富差距面临来自经济全球化、气候变迁以及自动化技术三大挑战,这不仅对这数百年来西方主导的政治体制与文化形成考验,更是对当前全球治理体系的一大试炼。

经济全球化的本质是以资本主义或所谓新自由主义经济为主导、以实现全球少数人利益为目的的资本征服过程。20世纪的经济全球化,虽然给一些国家带来发展机遇,但是同时加深了原本就十分深刻的南北国家发展差距,也让许多富裕国家内部的贫富问题更加恶化。

新自由主义追求经济全球化为荣景,却在风行数十年后,制造出更多区域间的资本剥削与区域内的贫富差距,酿生了后来的逆全球化风潮。图为2003年9月20日,韩国农民在一次示威中焚烧WTO旗帜。(Getty Images)

美国对外输出民主,但其本身政治经济制度就是强化贫富差距的元凶。而其所主导的全球经贸体系与秩序,也无法解决世界的贫富问题。特别是金融的自由化与全球化,引导经济脱实入虚。实业家与蓝领工人收入与保障远远不及金钱游戏,资本巨兽越来越不受到节制。严重的社会剥削与对立,已经对美国及许多西方国家的社会安定与民主体制构成威胁,纷纷出现民粹领袖与极端势力。

另一个造成全球性贫富问题的就是气候变迁。最近在英国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纲要公约第26次缔约方会议(COP26)上,一些国际组织指出,岛屿国家近年来遭受海平面上升以及热带强烈暴风频传之害苦不堪言,新冠疫情冲击观光业更是雪上加霜。曾有研究指出,若全球气温上升摄氏2.9度,小岛国2050年前GDP将降低20%,2100年前下降达64%。

气候变迁也会对富裕国家穷人造成致命性威胁,今(2021)年2月美国得州出现罕见大风雪,造成电力供应不稳,电价狂涨,穷人生活更困难;9月纽约发生飓风带来暴雨,造成多名寄居地下室的弱势族群惨遭灭顶。

科技特别是人工智能(AI)技术,将带来全球贫富差距更扩大的问题。美国政客在选举时常常告诉美国工人,中国大陆抢走了他们的工作机会,但是学者研究发现,其实是生产自动化取代了大量的劳力,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中西部制造业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群体受伤最为严重,而这也成为这些州从民主党的支持者转向支持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原因。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就曾经表示,数码经济时代来临,将于25年内再次改变人类生活的样貌,并带来更严重的贫富差距与失业问题。

美国总统特朗普普与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左)上台被视为民粹势力擡头的典型代表。(VCG)

中国模式的可能性

从以上发展趋势看来,当前资本主义制度无论在政治体制运作、环境永续发展乃至人性尊严的维系都面临难以为继的窘境。西方文明特别是美国式的政经体制越来越无法解决全球性贫富差距的问题。法国经济学家汤玛斯.皮克提(Thomas Piketty)在其名著《21世纪资本论》中就指出,随着资本利得的获益速度远超一般经济增长,21世纪的贫富差距正在加速恶化,资本主义必须彻底改革,否则将会出现灾难性的崩溃。他提出对全球资本课税的方式来减缓贫富恶化的速度,特别是在新冠疫情全球爆发之后,各国政府财政急速恶化,西方国家开始纷纷表示支持对跨国企业征收最低企业税。但是这样的主张在目前的全球金融体系与治理体系特别是美国金权政治下,实践的可能性有多高,特别是对分配问题的解决能有多少成效,令人怀疑。

在推进共同富裕过程中,如何避免民粹躁动形成杀富济贫氛围,对中共来说是具挑战性的治理课题。(美联社)

中共日前通过第三次历史决议,强调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目标,共同富裕将会是此目标的具体实现。预见的未来,中共将会在共同富裕的目标上不断提出新的理论与政策来完善与建构一套中国模式。中共提出“共同富裕”的主张,不只是有国内政治的目的,还有人类生命共同体的远景,试图通过自身的改变与示范,证明在主导人类文明500年的西方文明之外,存在着一种人类文明出路的可能性,这才是“东升西降”的终极意义。

(本文经《中时新闻网》授权转载,原文标题为《共同富裕是21世纪制度之争》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