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有两群“后现代废物”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960年代起,“后现代主义”(Postmodernism)逐渐压过现代主义,成为思想热词,既在欧陆哲学场域引爆无数辩论,也普遍影响当年的文学、戏剧、建筑创作。究其内容,大体是涵纳了女性主义、解构主义、后殖民主义等批判性理论,强调对叙事、理性、结构的颠覆,宁愿牺牲真实也要逼近虚无,并广泛质疑所有现行秩序。

由道德视野观之,后现代的崛起有其历史必然,作为传统秩序的叛逆者,其重视弱势、反对霸权的初衷令人感动;然在破坏、嘲讽一切结构外,其无法提出“替代方案”,毕竟后现代既不肯定历史经验,也不相信意义与真实,对未来也无所期盼,有的只是持续的否定与反叛。如此发展,导致其在广泛流行后的迅速没落,宛如夜空的灿烂烟花,刹那爆燃后即是漫长平静。

而在当今台湾政坛,正有两群光谱相反的政治人物,以不同的方式实践着后现代的符码与信仰。双方看似立场迥异,却在逃避现实上有志一同,其享受媒体光环、花用民脂民膏,却一不能解决两岸历史问题,二不能指引台湾未来,“后现代废物”之称当之无愧。

民进党:“后现代”的委屈妆容

首先,是把“后现代”当幌子的民进党。

民进党崛起于1980年代的台湾社会,彼时国民党独大,民进党用以诉诸民众支持的符码,便是“反对中国霸权”、“台湾人出头天”等后现代话语,并由此吸引到广泛青年拥护。在街头场域,民进党同样结合了女权、环保、同性恋平权、司法改革等异议势力,与国民党军警展开对峙,最终茁壮为强悍的反政府力量。

平心而论,早年的民进党或许真有些理想热诚,相信自己高喊的口号,重视弱势权益,并不惜为此付出身家代价;但待到执政后,其改弦易辙、反眼不识,宛如亲手处决过往的自己,只留一副嗜血利齿,以及灵魂枯竭的堕落皮囊。

赖品妤(右起),游锡堃,林佳龙出席《破党禁1980-民进党创党10日纪实》记者会合影。(多维新闻)

在认同论述上,民进党动员台湾知识界发展“中国非国”、“台湾自古非中国”等后现代论述,欲以“解构历史”的力道,来为台独寻求理论支撑,同时创建学界、文化界“风向标”,借此拢络“知识分子打手”,巩固绵密的话语及资源帝国。

在此结构下,立场偏向“统派”的台湾知识分子反而沦为被压迫少数,发声平台极度边缘,甚至不时要被贴上“中共同路人”标签,遭受舆论霸凌。长此以往,台湾社会出现极度吊诡的现象:民进党以“被压迫的少数”自居,隐喻台湾遭“中国帝国主义”压迫的悲惨,将己身存亡与台湾未来相连结,实际上却是打着后现代旗帜,玩法西斯的压迫游戏,追杀国民党与异见者、掏空台湾资本,杀得满脸是血,却还强要维持“受害者”的委屈妆容。

民进党在社交平台脸书(Facebook)上公布了一份民调,民调内容宣称71.8%的民众不支持核电,80.6%的民众支持以绿电取代核电,并且强调核四位于断层带上极不安全,也认为核电发电占比仅10%可被绿电取代。(Facebook@民主进步党)

以核能议题为例,环保是民进党长年的优势主场,废除核电也是其在野时的主张。然而2000年政党轮替后,民进党分明已是执政党,却还宛如在野般,发动多场反核大游行,一副朝政尽被“深层政府”把持的装腔作势;而台湾民众只闻民进党坚定反核,却不见其执政时,台行政院还追加新台币500亿预算,用以兴建第四核能发点厂(简称核四),甚至同意延展工期。国民党执政后,民进党的委屈面孔再度“灵肉合一”,竭力抨击核能,连“核四等于中国霸权”等荒唐谬论,都讲得脸不红气不喘。

对当今民进党而言,后现代不过是其招摇撞骗的神主牌、滥权贪腐的尚方宝剑,其既不相信任何理念,也无意深化治理,更无心规划台湾未来;而选民则对此现象频频纵容,沉溺在后现代的反霸话术中,只要当下酣畅,不要未来建设,从而共写了台独掏空的大骗局。

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前右二)11月1日上午在公投“1218场,全台街讲”战车起跑记者会表示,民进党提出2025非核家园,请蔡英文出来告诉大家做不做得到,若做不到没电怎么办,呼吁蔡英文要负责任出来讲清楚。(中央社)

国民党:“后现代”的真信徒

而国民党虽是被民进党追杀的受害者,却以另一种方式实践了“后现代”理念:解构自己。

面对台湾主流民意愈发趋独,国民党为求胜选,只能不断洗刷自己的“中国色彩”,却于无形间落入拿香跟拜的死胡同:在独的光谱上,国民党为求市场区隔,无法如民进党般大开大阖、尽情冲刺;在统的光谱上,国民党又遮遮掩掩、自我谴责。2020年总统大选中,蓝营候选人韩国瑜早于民进党出面抨击“一国两制”,连“除非over my dead body”都脱口而出;2021年国民党主席选举,张亚中也极力撇清“红统”之名,仿佛遇上了洪水猛兽。

简言之,与民进党的“后现代人格分裂”相比,信仰沦丧的国民党更像某种“后现代抑郁”,在党内同室操戈、党外民进党追杀、选票版图的持续消亡下,其思想无从依靠,部分标榜“深蓝”者,选择复古追寻“反共”旧梦,不愿正视共产党已在全面脱贫、科工建设、农村复兴等多年耕耘下,真正实践了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带领中国走向富强;部分人称“本土派”者,则不断解构国民党的旧有筹码,提议选举时避谈“九二共识”,甚至建议将“中国国民党”改为“台湾国民党”。

中广董事长赵少康9月29日表示,建议国民党主席当选人朱立伦上任后,仿效民进党曾经举办的“两岸议题大辩论”让国民党大破大立,放胆办一场党内大辩论。(facebook @ 赵少康)

而这般自我颠覆、反叛,并未让国民党重获新生,反是让其沦为多头马车,只能不断寄生民进党的相关议程,宛如游击队般零散出击,期盼能让选票“聚沙成塔”,却更多是被当成闹事的捣蛋鬼。

在某种程度上,国民党的挣扎折射了“中华民国”的窘迫。民进党这般“后现代废物”,勉强还能嘲讽是画“和平独立”的大饼;国民党却极难找到合适词汇,描述其当下虚无的自我批判,或许“和平拖统”尚可比拟。然在两岸实力差距日渐扩大、中美博弈愈发激烈的趋势下,这般操作也只能勉强粉刷船底破口,却无阻“中华民国”的沉没,更何况掌舵者还是偏往暴风去的民进党。

要而论之,民进党与国民党,是台湾当之无愧的两群“后现代废物”,前者对权力怀有强烈野心,宛如无话可说又夸夸其谈的知识骗徒般,用酷炫的反霸旗帜招收虔诚弟子,仿佛自己无所不知,却一遇治理就破功;后者则在选票消亡的恐惧下自我引爆,持续拒绝面对现实,也不知该倚仗何种叙事,只能不断自我批判与解构。而台湾的发展契机,就在两群废物的终日相争间,一点一滴流逝。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