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陶宛看不到北京高度 如同台湾从来不懂美国利益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11月18日正式挂牌,台湾政府终于放下心中大石,以达阵的心情收下这笔久违的“外交胜利”,暂时挥别不久前拜习会,美国重申不支持台湾独立的丧气话。

在美中关系竞争强度高于合作的当下,本无干涉的台湾与立陶宛两小政体发展出同气连枝的关系,彼此壮胆有余,却掩饰不了台湾与立陶宛双双“遇美不淑”又“视中不清”的景况。

台湾驻立陶宛代表处11月18日正式成立并挂牌运作,首任驻立陶宛代表由原驻拉脱维亚代表黄钧耀出任。(台湾外交部)

就台湾与立陶宛政府立场而言,两造积极进取,图求的都是美国的再一次保证:立陶宛在外交与贸易上与中国的互动并不深刻,其以刺客之姿破门一中、涉足两岸问题,显然其精算了此举为华府所乐见,却同时也低估了北京回应的能耐,暴露了其在两岸问题上对于北京对台意志的不理解。

尽管立陶宛以“推己及人”的叙事,积极表述对台湾处境的感同身受,但立陶宛对于自己恣意挑起的台湾问题严重性却几近无知,以为台湾问题只是如同新疆人权问题一般,是类似程度的“中国痛点”。

事实不然,综观习近平近年谈话,其设定的愿景目标业已将解决台湾问题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与国家富强相互连结,意即北京不会是为了解决台湾问题而解决,而是存在顶层设计思考,将实现统一、完成民族复兴与解决台湾问题等相互串连:挑战一中与台湾问题,即是有忤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与国家富强进程。想必立陶宛对于北京对台存在的基本立场与底线思维至今仍是毫无头绪,方沦作为美国火中取栗的冒进之徒而不自知。

立陶宛总统瑙塞达(右)6月14日于官网发布相片,显示瑙塞达与美国总统拜登在北约峰会期间会面。(立陶宛总统官方网站)

另一方面,频频与立陶宛相互击掌的台湾,也存在相同火中取栗的不智行径,只不过对象摇身一变是自己献身服从的美国。同样在美中竞争格局下,过去一段时间以来,美国长年对台持以的战略模糊立场是否出现变化始终是各方热议观察的焦点,于是乎,举凡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10月在CNN的一场直播场合提到,“美国对台湾有过承诺,美国会出兵保卫台湾”、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发表声明,“支持台湾参与联合国体系,呼吁所有联合国会员国加入美国行列,支持台湾强健且有意义参与”等话语,皆能振奋台湾一时,认为美国挺台越来越明显,战略清晰有助台湾防止来自中国大陆的军事侵犯。

但是这样的解读反而突显了台湾对于美国利益的真实样貌失去了掌握,也黔驴技穷于国际战略的视野。面对来自北京政治、外交与军事压迫愈张,如今的台湾已然陷入不管是来自美国还是任何国家,相关友台言论多讲一点就认定战略清晰,“该讲未讲”或有抑台言论出现,则认为美国又回到了战略模糊的老路。反复折腾,初一十五不一样也无妨,乐此不疲。

习近平在会晤开始时以“老朋友”称呼拜登。不过,白宫在会晤前简报时表示,拜登不认为习近平是“老朋友”。图为2015年习近平到访美国安德鲁斯空军基地时与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走上红地毯。(美联社)

回到战略模糊讨论本身,其基本、主要根源是为能同时吓阻两造行为者而生,任何一时间的轻易表态都不足以翻转,也不具有双重吓阻的效果。就美国利益而言,遂行战略模糊的立意是让两岸都不能够确定美国是否会介入台海冲突,进而让美国在吓阻与战略保证之间保持平衡,防止军事冲突的升高。但台湾时而先因拜登一句会出兵协防台湾欣喜,后因拜登出言不支持台湾独立而沮丧,担忧被抛弃,台湾社会怀此等心境,何其不幸。

追根究底,台湾自愿献出自己的利益交予美国主宰,又看不穿美国利益初衷,才沦作此心。作为美国“反中”小将的台湾与立陶宛,尽管埋头苦干,但一则是不了解北京对待台湾问题的高度,另一则是从来不懂美国对台湾利益的操作法则,终于为人作嫁,徒然为他人辛苦。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