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美“老司机”的悲哀 台湾越不过去的一中防护栏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喧腾了三个月,台湾在立陶宛的“台湾代表处”于11月18日正式挂牌运作,台外部称“台立实质交流合作开启新页”。而大陆外交部则是“暌违”了40年,再度因台湾问题而对邦交国祭出将大使级外交关系降为代办级的警告,显见北京对此事的严正态度。

往前追溯到今(2021)年8月,当台湾将在立陶宛设处的消息传出后,台湾方面的反应很自然而然地认定为是一次“外交突破”、“外交胜利”。当时大陆外交部决定召回驻立陶宛大使,还被台湾舆论酸为“玻璃心”。然而,如果把事情来龙去脉联系起来看,会发现台湾还停留在旧有思维,把立陶宛设处视为两岸的一场“外交战”,却未意识到自己已踏入了大国博弈的危险漩涡。

众所周知,立陶宛所处的地缘位置邻近俄罗斯,再加上当前执政者的意识形态光谱,令这个人口不到300万的国家,近年来成为了中东欧亲美反华急先锋;特别是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后,更令立陶宛亟于寻求北约和美国的安全保障。再加上历史遗留下来的因素,立陶宛政府大楼上还刻着美国小布什(George W. Bush)的“赠言”:“任何选择与立陶宛为敌的人都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敌人”,当拜登(Joe Biden)战略重心转向遏制中国崛起,以及中美俄地缘格局转变之后,立陶宛需要重新呼唤美国的关爱眼光,同样靠着“亲美”起家的台湾,自然与立陶宛之间擦撞出了“爱的火花”,从而“惺惺相惜”。

▼立陶宛“台湾代表处”正式挂牌,台立双边关系迅速增温:

+2

值得注意的是,在国际媒体的语境里,台湾设处并未如民进党政府所官宣的“民主盟友”义气相挺图景,反而看到了立陶宛大跳亲美反华舞步背后的心思。例如半岛电视台网站11月9日刊发一篇文章,聚焦于立陶宛为何不以美国常规驻军为满,甚至要创建新的美国军事基地。文章从2019年“波罗的海动漫展”谈起,当时在立陶宛国防部的赞助下,特别安排了“美国队长”与“立陶宛队长”两位“超级英雄”的见面,点明“立陶宛首都的目的还在于引诱华盛顿将其军队的定期部署转变为永久驻军,然后击退在白俄罗斯定期部署和训练的俄罗斯军队”。

2021年9月15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右)在华盛顿国务院会见立陶宛外交部长兰茨贝尔吉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左)。(AP)

半岛电视台的文章也指出,尽管立陶宛对美国军事进驻打开了热烈欢迎的大门,且美国政客也赞赏立国勇于“抗中”,但拜登政府对于实质设立美军永久基地仍有所犹豫,而法国等北约成员国也认为永久驻军会将令俄罗斯视为“重大挑衅”。因此,立陶宛政府所热衷的这场亲美反中游戏,背后涉及的并非简单杠杆,更牵动了美国、欧洲和立陶宛各自的利益盘算。可以看到,当初立陶宛宣称台湾设处是“在一个中国原则下与台湾发展互利关系”,如今立国官员仍声称台湾代表处“不具外交地位”,立陶宛的两面手法,也透露出问题或许不如台湾方面设想得那般“单纯”。

台外交部长吴钊燮(图)11月22日赴台立法院外交及国防委员会列席备询,会前受访表示,大家都能看见立陶宛正对抗中国威权扩张,也佩服其道德勇气,并批评北京将两国关系降级的做法霸道且蛮横。(多维新闻)

台湾应该追问,如果立陶宛对台湾如此情深意重,为何不选择“一步到位”的方式,宣布与北京断交、并与台湾建交,而是一边大秀台湾驻处、另一边又在一中原则上模糊暧昧?而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的应对也很耐人寻味,他一面为被陆方降级外交关系的立陶宛抱屈,称“我相信立陶宛一定扛得住”、批评北京做法“霸道蛮横”,但另一面又对质询的台湾立委表示“(台立)创建邦交不是目前的工作重点”。这些情况都说明了,台湾和立陶宛两个“亲美”老司机,虽然不约而同都看到了美国围堵中国的战略缺口,在彼此身上看到了“价值”,急着自告奋勇,但还是在北京设下的“一中”防护栏面前暂停下了脚步。

当然,台湾在立陶宛设处,对北京来说亦是挑战,如果对立陶宛此举没辙,恐怕会引起骨牌效应。不过,最为需要警惕的还是台湾,从捷克到立陶宛,民进党政府无不利用对方的政局希望化为自身的筹码,但与过去两岸争夺“中国代表权”的时代已不同,现在台湾越发沦为被动的大国角力棋子,不只尽失主动性,同时更身陷于对己不立的台海冲突风暴之中。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