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忙着“联外制中”只为“反统” 却不见中共对台的第三手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月的两岸民间仿若身处平行时空,正当台湾社会欣喜中东欧国家频频对台示好、甚至大胆许下“台美同盟”愿望的同时,大陆舆论热搜的话题却是统一后要在台湾哪座城市买房置产,以及热议福州至台北的支线建设规划。一个未来,各自表述。

一如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最新邀请台湾出席12月的线上民主峰会,台湾的反应自然喜闻乐见,毕竟台湾从来都是先求有、再求好的一方。就民进党政府立场来说也不意外,任何能满足于“联外”、“制中”、“反统”的行动,都值得努力。

对台湾很多民众以及蔡英文而言,受邀出席美国主办的“民主峰会”,且与其他主权国家列席,可谓莫大的鼓舞。(Getty)

事实上,举凡邀请捷克议长维特齐(Miloš Vystrčil)访台、高调宣传美国军机搭载了多少位国会议员抵台,到11月24日传出波罗的海三国议员将联访台湾;从严审陆资赴台投资,到对内营造闻“红”色变的社会氛围,民进党政府种种推陈出新的“联外”与“制中”作为,究其终极目的只有一个:为了“反统”而来。

可以说,民进党在明知台独不能的情况下,“被迫”退而求其次,改弦易辙以“反统”作为主诉求。尽管台湾趁美中竞合状态未明、辅以全球“疑中”势力抬头,蔡英文政权以民主自由、反威权为名,积极“联外”以“制中”的外交串连看似有成,但一旦理解其“联外”、“制中”的终点退缩到“反统”的现实层面,无疑反向确认了两岸关系随着中国国力日盛、美中实力差距缩小,尤其在习近平主政时期发表“两制台湾方案”后,实质推进台湾面对统一问题,终于迫使台湾独派难以再为“独”发声,只得在“反统”的思维下勉力找寻出路。

尽管民进党政府一心向往透过“联外”、“制中”,能够达到至少“反统”的目的,但民进党众显然忽略、无视甚而无知于中共对台“底线思维”的奥义。如今的北京旗帜鲜明,好整以暇地以一中原则对台促谈、促融,并积极探索两制台湾方案,尤其历经马英九与蔡英文前后两任的对比,更是让北京明白两岸关系是无法只停留在两岸和平发展,而不走向两岸统一。早先朱立伦当选国民党主席后,北京派发贺电首度写下“为国家谋统一”,即是要求台湾必须回到一中,其促谈促统的信号已十分明确。

中国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在2021年的对台工作会议上重申推进中国统一程序。(新华社)

然而,“反独”与“促统”作为长年外界评价中共对台政策的关键字,如今显然已经不足以概括北京对台的诸多行动。众所皆知,习近平与过去几任中共领导人在处理台湾问题的最大不同在于,习近平擘画了宏大的愿景目标,把解决台湾问题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相互连结,而民族复兴直接攸关中国国家富强事业,环环相扣下,台湾问题已非独立存在的问题,不为了解决而解决,而是镶嵌进了民族复兴与让中国再次伟大的大业之中。

不管是在今(2021)年两会报告、习近平七一讲话、纪念辛亥革命110周年讲话,乃至于刚闭幕的六中全会,北京对台的基本立场既清楚也坚定: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与九二共识。前者是前提基础,后者则是要件,并以一国两制为目标。在此基本架构下,各式对台的两手做法、促进两岸融合发展,又或针对台湾人同等待遇的措施,在在都表现北京心怀两岸“和统”的心思定力,方有反对台独、反对外力干预的底线思维进行“武统”之外最基本也最具竞争性的维护。

统一台湾,习近平全国一盘棋。

就两岸现实而言,不论台湾方面迄今如何扩大其“联外”、“制中”以策“反统”,都难以撼动同时掌握了顶层设计擘画、战略基础厚实,以及存乎辩证思维处理两岸统一事业的北京行动。在频繁被报道的“和统”与“武统”选项之外,随着时间有利于北京的推移,北京未来料将更具有以实力、以武力逼迫台湾统一的空间。相对于台北的玩火冒进、华盛顿的刻意肇事,北京当是三方之中行动最具理性的一员,正因为北京不愿意轻启战争与冲突,所以才有所谓底线思维进行支撑,只要各方不碰触其底线,例如美台关系不打破一中原则、台湾不贸然修宪遂行法理去中、实践台独,否则北京大可不甩台湾诸多的“联外”小动作,惟按照既有议程发展推动目标前进,完成以统一为导向、杂揉民族复兴与国家战略的布局便足以,毕竟北京就大势的营造,非台湾单单“联外”可以杠杆。

总的来说,面对北京对台渐以“实力逼统”,台湾选择“联外”显然并不对症下药,除非台湾天真的以为“联外”得以谋“实力反统”,那当然另当别论。问题是,台湾必须先厘清要靠哪来的实力?以及有谁愿意付出自己的实力来为台湾达成?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