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关原之战”打响 但台湾等不到德川家康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600年10月21日,日本爆发关原之战,由德川家康带领的7万东军,对上石田三成号召的8万西军。

双方对峙始于清晨,西军始终略占上风。在战场外围,大谷吉继与宇喜多秀家协力合作,夹击福岛正则、藤堂高虎两支侧翼;小西行长则在天满山与织田有乐、古田重胜、寺泽广高、金森长近展开混战。西军的主力军部队亦持续推进,虽说石田三成孤军对上黑田长政、细川忠兴与加藤嘉明,于兵力上略逊一筹,却终因战术与铁炮使用得宜,而能获取战场优势。

然当石田队、小西队、大谷队和宇喜多队点燃狼烟,通知所有西军发动总攻,情势便起了变化。首先,隶属西军的毛利氏家臣吉川广家,早在战前便与德川家康达成密约,约定以保全毛利领地为条件,于战中牵制西军进攻。最终毛利秀元、长宗我部盛亲、长束正家等部皆遭吉川封锁,难以响应西军总攻。

江户幕府的始创者德川家康。(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第二,隶属西军的小早川秀秋亦为东军内应。虽说其眼见西军初占上风,一度犹疑不决,既无视石田三成的参战要求,也不公开助力东军,却终在德川家康的炮火恫吓下,正式倒戈进攻大谷部队。如此举动,直接诱发了赤座直保、小川祐忠、朽木元纲、胁坂安治四位西军将领的共同叛变,大谷吉继不堪围殴,乃于全军覆灭后切腹自尽。

如此剧变传遍战地,瓦解了西军士气,不仅小西行长部队崩溃败逃,宇喜多秀家也接续撤退,就连石田三成亦遁往北陆,关原之战遂于一天内揭晓胜负。战后家康跻身霸主之位,于1603年创立德川幕府,并在1614年到1615年间攻占大坂城,屠戮丰臣一族,德川幕府自此创建长达250年的稳定统治。

而在如今台湾,也正于公投倒数的动员下,酝酿类似氛围,只不过结局注定不是德川盛世,而是持续的衰朽乱局。

国民党的“西军宿命”

回顾四大公投案,国民党实际提出的,仅有“反对莱猪进口”、“公投绑大选”两项,其余“核四启封商转发电”、“第三天然气接收站迁离桃园大潭藻礁海岸及海域”,分别由黄士修、潘忠政两位民间人士发起。如此提案结构,折射了国民党的色厉胆薄,即若无显著民意支援,其绝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大刀阔斧提出自主议程。

以关乎台湾能源政策的核四议题为例,不仅国民党部分执政县市首长立场消极,表态反对启封商转,就连党主席朱立伦也唯恐烈火烧身,在受访中表示“国民党当然希望四个都同意”,不过“只有反莱猪、恢复公投绑大选两案,才是我们党的案”,“重启核四等公投非国民党所提”,但“国民党会尊重,也会予以协助”。

由现实视角观之,朱立伦所言不虚,国民党确实只敢在莱猪议题上奋勇向前,关键便是民怨冲天、堪为遮蔽。然而今时不同往日,这场公投已非纯然的政策之争,而是决定蓝绿版图的政治对垒,恰似当年关原之战般,是为丰臣与德川两家的宿命决战。

民进党11月3日晚间在台湾新北市土城区延和广场举办“四个不同意 台湾更有力”公投说明会,台行政院长苏贞昌(后左)登台演讲,受到支持者热烈欢迎。(中央社)

在民进党这一方,四大公投案成立之初,恰为疫情流窜时节,随后再遇跳电、缺水、疫苗荒等治理危机,无疑是在士气最低时,又遭在野势力万箭穿心。根据2021年10月26日台湾民意基金会数据,四大公投案皆为同意压倒不同意,反莱猪进口有68.1%同意、25.7%反对,公投绑大选的正反民意分别为57.4%、37.2%,珍爱藻礁为47.7%、29.6%,就连争议最大的核四商转也是46.7%对上41.7%。

见此境况,民进党嗅到了2008年大败的血腥味,开始了全党总动员,将公投之战上升到总统大选层级,不仅全台绿营执政县市频繁宣讲,蔡英文、苏贞昌、赖清德更是亲赴前线,各政府部会亦耗费公帑购买广告、出动网军,全然不顾“行政中立”四字高悬于顶。但这并非终点,甚至只配称作“前菜”,民进党的后续操作才真正令人瞠目结舌。

面对最易攻破的核四议题,民进党将其与三接工程“战略绑定”,持续循环输出“核四等于核灾”、“不盖三接会缺电”等谬论,虽说荒唐无稽,却精准挟持了民众恐惧缺电的心理,成功侵蚀公投四案的半壁江山;至于最艰难的“反莱猪进口”案,民进党剑走偏锋,主打“反莱猪等于反美猪”、“美台关系将受冲击”等外交恐吓话术,甚至不惜使出诈欺伎俩,出动地方桩脚(在基层为候选人固桩拉票的工作人员,多为地方头人),对中南部高龄选民宣传“反对莱猪进口就要投不同意”,以致诸多中南部选民在尚未清楚公投内文的迷糊下,就已被偷渡植入“四个不同意”的坚定意志。

台行政院长苏贞昌(左五)10月31日出席民进党屏东场“四个不同意 台湾更有力”公投说明会。(民进党供图)

以上种种操作,堪称无耻下流,却注定能在选举政治中发挥成效。反观国民党,似乎从始至终都在状况外,烽火当前,却还忙着争论“战场没有锁定清楚”。面对艰难的核四商转案,多数蓝营政要恰似毛利氏家臣吉川广家,眼中仅有自身势力与地盘,在国民党点燃西军总攻的狼烟后,选择了按兵不动、甚至相互牵制;就连在最具民意基础的反对莱猪进口议题上,都不乏小早川秀秋这般临阵倒戈货色,跟着民进党起舞“美台经贸谈判将受影响”、“我在美国留学时,也吃过很多莱猪”,甚至语出“国民党就是要借公投反映民意,做球给民进党去谈判”,仿佛这只是场两党亲密合作的政治爱情剧。

往复之间,蓝营终将一手好牌打得稀烂。根据台媒“ETtoday新闻云”在12月8日公布的最新民调,反对核四商转的民意高达48.6%,同意仅有45.3%;其余三案虽尚未被超车,却也正在缩小差距,尤其是公投绑大选与珍爱藻礁,同意分别只领先不同意3.3%与5%,或也将在未来一周陆续翻盘。当国民党众人忙着划分地盘、背刺同志,民进党的“歪理硬说”显然正当发酵,且如火如荼、势不可挡。

迎战年底台湾公投案,民进党10月30日由蔡英文(左三)、苏贞昌(左二)领军,在桃园市举办首场公投说明会,呼吁民众投不同意票。(中央社)

一溃千里后乱世将至

平心而论,以公投决定政策本就荒谬,尤其是核能这般高专业议题,本就不该诉诸民粹博弈。但对当今台湾政坛而言,“公投”具有更高层次的政治意义,那便是动员选票、巩固政治信仰,放纵意识形态的弱肉强食,好替未来大选屯兵积粮,即便牺牲决策专业、挑起社会对立,亦在所不惜。

在此脉络下,一盘散沙的国民党注定要步上“西军宿命”,遭治理零分、动员满分的民进党毒打在地,所谓“四个同意”,几乎打从一开始便缺乏贯彻底气,恰似关原之战中折戟的西军战旗。

蔡英文12月4日晚间在“辣台派开讲”鼓吹四个公投投下不同意场合,面对支持者时称“我们的国产疫苗不仅保护了更多人,也向国际展现出台湾的防疫能力”。她还询问大家“现场有人跟我一样打我们的国产疫苗吗?请举手。不错喔,你们毕竟是死忠的。”(中央社)

虽说以最新民调观之,反莱猪进口应能安全过关,国民党却依旧难离艰困险境。首先,公投四案未能全垒打,已证明国民党充其量是支孱弱的在野势力,距离重返执政仍有大段距离。公投成案至今,民进党经历了防疫失败、高端疫苗炒股风暴、陈时中饮宴丑闻等负面冲击,浑身尽是迸裂伤口,却始终未遭国民党迎头痛击、以替公投汲取政治声量。就连11月30日高嘉瑜家暴事件发酵后,ETtoday新闻云采集12月1日与2日民调,四案结果都未因这般丑闻扭转,不仅反对核四商转民意持续胜出,其余三案差距也相对缩小,可见民众立场大致稳固,难再剧烈偏移。

要而论之,此次公投动员,初期高唱蓝绿决战主旋律,后期却因民进党卯足全力、国民党漫不经心,落入了绿营掌握主动的吊诡中:只要民进党管控负面新闻,增加宣传力道,就能影响民意消长,正如关原之战的东军,在待到西军内乱后,大举推进即可扭转战局。

国民党立委蒋万安(中)发起“公投反莱猪、食安我做主”台北12区巡回街讲行动,首场11月4日傍晚在捷运南京复兴站旁登场,亲上街头与民众沟通。(中央社)

眼下距离12月18日公投尚有一周,如若结果出炉,国民党仅于核四商转一案失守,虽说短期内重返执政不易,却应能以在野身份,于民进党阴影下生存一段时间,恰似1600年至1615年的丰臣一族,虽难离德川压迫,却到底苟延残喘;若仅有两项通过,民进党的压迫力道必将增强;若只有反莱猪公投一案幸存,国民党恐将提早泡沫化,于往后的台中二选区立委补选、林昶佐罢免案中接连失分,即便2022年九合一选举能勉强保住基本盘,也不必期待2024年的总统选举会有相关斩获。

然而,国民党虽正在步丰臣一族后尘,台湾却难求战后的偃武盛世。毕竟民进党不是德川家康,反而更像缺乏道德底线、却打出一片天的台版“伊斯兰国”:在无人能敌的政治真空中,巩固集团的统治结构,创建掏空台湾、自利至上的利益输送管道,豢养拿钱办事的互联网佣兵,以“抗中保台”意识形态动员恐怖主义氛围,宰制驱使人民,催眠其自甘为“台独”信仰献祭未来。

四大公投的成案,是后疫情时代蓝营关键第一战;但蓝绿的长远胜负,眼下似乎已清晰可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