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加拉瓜弃台拥中 台湾没有发言权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在过去几年,一直提防“被断交”的国家始终是洪都拉斯,如今倒是尼加拉瓜先与台湾断交,就台湾舆论第一时间的反应观之,实在意外,然就纳入美中在国际博奕大局,以及美国大兴民主土木工程的此刻,尼加拉瓜与台湾断交、转与中国复交,则不当视为一场意外。

先来看看台湾最在乎的美国反应。对于尼加拉瓜奥蒂嘉(Daniel Ortega)政府宣布与台湾断交,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Ned Price)先是于12月10日发布声明痛批尼加拉瓜总统奥蒂嘉独裁,同时也向全球民主国家喊话,鼓励所有重视民主法治的国家与台湾来往。同时,普莱斯也直接点名尼加拉瓜11月7日的总统大选是一场“假选举”(sham election),称奥蒂嘉政权没有合法性,“借由虚假选举上台,相关行动未获得人民授权”。美国共和党籍参议员史考特(Rick Scott)亦发言声援台湾,抨击“中国像癌症一般在拉美扩散,危害整个西半球”,并指奥蒂嘉是邪恶政权,呼吁美国要坚定支持台湾。

▼尼加拉瓜与台湾断交,民进党高官的“愤怒”与“无惧”:

来自美方的声援,在台尼断交后,迅速为台湾媒体所热衷报道,大有同仇敌忾之余,突出美国无改对台湾的支持。尽管台湾在失去尼加拉瓜邦交后,目前邦交国只剩14国,“破10”的压力不能说没有,但综观台湾过去几年早已抱定对美“一面倒”的外交政策,丢失一个尼加拉瓜邦交的“账”,是台湾激烈选边的苦劳下场,但也并非台湾能独自背负。质言之,不论台湾还存有多少邦交国,实际上都已不再是台湾如何量力而为的结果,而是取决于那些与台湾存有邦交的国家,如何评断自己与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关系:从与台湾维持邦交到决定断交、与中国建交,这已然不是相关国家在传统一个中国原则下,外交认定两岸哪一方才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代表的问题,而是这些国家基于各自国家利益,决定要与美国靠拢一点,或是要与中国亲近一些的问题。与台湾断交,只是相关国家在选择远离美国、亲近中国的直接结果,尼加拉瓜的外交转向不过是充分表现个中逻辑的运作。

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华春莹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发文,配上中尼两国国旗。(Twitter@Hua Chunying华春莹)

回顾尼加拉瓜在11月举行的总统大选存在相当舞弊争议,由美国和拉丁美洲的国家组成的区域性国际组织“美洲国家组织”(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States,OAS)随后以25:1表决认为尼加拉瓜大选缺乏民主正当性(唯一的反对票是尼加拉瓜自己投的),尼加拉瓜因而愤忾退出美洲国家组织,正式与美国决裂。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也禁止总统奥蒂嘉、其妻子副总统穆里略(Rosario Murillo)以及数名部长高官进入美国。立场亲中的奥蒂嘉向来对台湾“不够友善”,北京在美国大张旗鼓举办民主峰会的时刻,趁机挖台湾邦交墙脚,中尼两国复交自然一拍即合。

相对于同样在月前举办总统大选的洪都拉斯,其总统当选人(Xiomara Castro)在选前高调宣告当选后将与北京建交,几度让台北惴惴不安;但在胜选后,准副总统纳斯拉勒(Salvador Nasralla)却改口称,“我们的贸易盟友、紧密盟友、历史盟友是美国,我们不希望与美国对抗,美国是我们主要的贸易盟友”,“只要与美国的关系良好,洪都拉斯就不需要与中国创建外交关系,仍会继续与台湾维持关系”。

不同于立陶宛、捷克等欧洲国家近月擅打“台湾牌”是为了刺激中国、讨好美国,洪都拉斯准副总统的说法,以及尼加拉瓜的外交转向,也是打“台湾牌”的另一种方式,只是这些被视为美国后院的中美洲国家,打“台湾牌”要价的对象指向美国,大有吃定一旦美国政府不遂其意,便要胁要与中国发展进一步交往的外交关系。

结果是美国虽可以阻止洪都拉斯与台湾断交,但是对已经表现决裂态势的尼加拉瓜无能为力。中国在拉美影响力日增,显然已深入美国后院,得在不少国家与美国表现抗衡。

就此事态发展,明显居于守势的台湾接下来必要关注的重点有三。首先是尼加拉瓜与台湾断交,不应只是视为两岸之间零和的外交战,背后更明确表达的,是美中在新冷战架构下,双方抢夺国际影响力的结果。华府好大喜功举办虚无至上、意识形态壁垒分明的民主峰会,北京则试图在实质层面去争取那些对西方阵营失望,尤其是对美国存有相当不满的盟友,尼加拉瓜只会是其一,未来势必还有后续。

其次,前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2020年3月签署《2019年台湾盟邦国际保障与强化倡议法》(2019Taiwan Allies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and Enhancement Initiative Act,简称台北法),令美国政府有责任协助台湾巩固外交,同时反制中国夺取台湾邦交国。尼加拉瓜作为《台北法》签署生效后首个“适用对象”,美国将如何祭出“惩罚”,改变与尼加拉瓜的现有关系“以儆效尤”,将是《台北法》生效后的第一个实例。成与不成、“惩罚”力度多重、能不能见效等,都攸关《台北法》到底存不存在实际吓阻意义,或者只是一部花瓶护台法案。

最后,台北应该要扪心自问的,是台湾在美中竞争态势中短期内不见休止、两岸关系民进党政府自己也缺乏意愿缓和的这段期间,台湾的外交关系究竟要以怎样的意义与形式存在?就在尼加拉瓜转向承认北京之后,《法新社》引述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的台湾专家庄宛桦(Jessica Drun)说法,“虽然台湾再次丢失邦交国,但台北也许仍会显得从容不迫”,“台湾的非正式外交关系比正式邦交更为关键”。与此同时,《路透社》也引述一位台北外交消息人士称,由于华府对奥蒂嘉政权施加制裁,难以对奥蒂嘉操作政治杠杆,奥蒂嘉自然会转向北京寻求财政援助。“因此尼加拉瓜与台北断交并不让人意外”。

台湾官方自然不会做上述表示,但“非正式外交关系比正式邦交更为关键”、“搞好与美日欧等大国关系对台湾来说更重要”的类似说法,确实在台湾近年的主流舆论论述中得到一定支持,台湾近年在“得到欧洲”的想象,与“失去邦交国”的痛心之间,还需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够明了,立陶宛、捷克等欧洲国家再怎么友台,终究在于口惠,距离外交上承认台北还有相当远的路程要走,但回望仅存邦交关系的14国,面对两岸实力差距与美中霸权消长,相关国家的反应可就不是口惠的问题,而是直接采取“实至”的与台断交、承认北京的作为,虚实往来之间的成本,与其过度期待美国说法,“鼓励所有重视民主体制、资讯透明、法治、为他们的人民促进经济繁荣的国家,扩大与台湾的往来”,台湾外交关系的维续终究都是要自己负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