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绿对决四大公投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立法委员台中市第二选区的罢免案才刚落幕,紧接着四个公民投票案的政治攻防战又接着开打,这显示台湾的政治竞争仍处在高峰期。

竞争过度会影响社会稳定

频繁的政治竞争甚至政治斗争,对政治工作者来说是很过瘾的事,因为一波波的政治攻防,不仅可以满足自身的喜好,同时还可积累政治斗争经验,这当然是件令人兴奋的好事,可是对整体社会来说,却未必是好处多多,因为过于频繁的政治和社会动员,难免会搞得兵疲马困,更糟糕的是,会浪费太多的社会资源在动员事务上,如果再加上一次又一次的社会撕裂,这对社会的整体意识会造成负面影响。

从民主理论来说,每一次的投票行为都是一次民意主体意识的表达,所以越多的政治投票行为越有利于社会沟通。但事实却未必如此。民主较为成熟的国家,政治投票的频率大都落在四成左右,而且如果频率突然提高,就表示政治呈现不稳定,这就是从经验上显示,政治竞争活动要尽量维持定期,以避免政治竞争过度影响到社会的稳定。

台湾“秋斗”上街,同意“反莱猪”与“护藻礁”公投成为主要诉求。(台湾劳动党供图)

台湾社会对立日趋严重

台湾自从民主化之后,原本受到限制的社会力,一旦喷发,大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再加上2003年制定《公投法》,紧接着又修改《选举罢免法》,将各项门槛朝宽松的方向修定。这种发展趋势当然更有利于社会力的释放,从正面来说是有利于民主化;但从负面来说当然会影响社会稳定。有关这一点,大家只要稍加比较一下现在台湾社会内部的矛盾对立情形即可理解。所以,美国政治学大师亨廷顿(Samuel P. Huntington)在讨论民主和社会稳定之间的关系上遭到不少抨击,指摘他的说法缺乏论据,没有说服力。

就严格的学术标准来说,对亨廷顿的批评是站得住脚的,因为亨氏的确只指出了几个案例,特别是中南美发展中国家的个案,欠缺完整数据的逻辑因果关系论证,所以亨廷顿也未做太多的辩解。可是之后的几十年,我们观察所谓的民主新兴国家的发展,发现的确有这种趋势,台湾就是例证之一。

▼台湾“秋斗”游行在公投前夕登场,诉求“反独裁”、“护民主”、“拼公投”三大主题:

+8
+7
+6

表面上看,台湾的民主化十分成功,社会力获得充分释放、人民权力得到保障、直接民权更得到发展的空间。如果再加上传播科技快速发展的因素,直接民主的进步速度更是惊人。但同时社会内部对立益形严重,不但贫富对立,连世代对立也明显可见,更别提原本就存在的统独对立这些政治意识形态的对立了。

公投成了国民两党对决

回到年底四项公投的话题,其实原本的政治对立性并不算太高,原因是从去(2020)年以来的新冠(COVID-19)疫情搞得大家人心惶惶,大多数人对政治话题兴趣缺缺,更何况还要群聚投票,那更没人有兴趣参与。这就是这四项公投延滞到12月18日才投票的原因。但决定延期后,疫情逐渐缓和,而且10月底又办了一场罢免立委的投票,人民的政治意识快速恢复,这就给四项公投先热了个场。接着,国民党和民进党都很有默契地加强四项公投的对立意识,这就更给公投案添加了柴火。

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右二)12月13日南下台湾云林“1218蚂蚁雄兵 公投宣讲”扫街,宣传“四个都同意 台湾更美丽”的主张。(国民党供图)

国民党方面,因为朱立伦方才上任党主席就打了一场小胜仗,拉下台中立委陈柏惟。或许朱希望趁胜追击,所以提出四个案都投同意的立场,同时还把公投结果与对苏贞昌的信任绑在一块,意思就是国、民两党对决。这个突如其来的政治宣示,不能不说是重大宣示,可是很快党内就出现异议,尤其核四重启案更造成各个诸侯的不同看法。因此朱立伦的立场又转趋低调。

而民进党方面,眼见国民党的高调不但没闪避,反而打蛇随棍上,也摆出强力防守姿态,全面动员行政院正面迎战。这两个巴掌拍在一块,那当然就是将整体情势带进高潮。

公投结果不代表政策立场

本来这四项公投是公共政策争论的性质大于政治性质,但现正却搞成政治对决的态势。选民不仅无法完全依照自己原先对争议政策的选择投票,还有可能为了维护支持的政党而放弃自己的政策偏好,或者干脆放弃投票,这种奇怪的发展可能是各政党在发动政治作为前所无法想见的。

台湾“反莱猪”、“公投绑大选”、“三接迁离”、“重启核四”等四项公投案将于12月18日投票,民进党12月8日在党中央举行记者会,党主席蔡英文(图)呼吁“台湾队 站出来”,呼吁民众投下四张不同意票。(中央社)

因此,截至现在距离公投日只剩下不到一周的时间,看起来选民的热情并未被燃烧起来,而现行《公投法》规定公投案通过的标准是同意票必须超过不同意票,同时还要达到上一次(2020年)总统大选公民总数的四分之一才算通过。

综合以上看来,这四个公投案的挑战不小,当然每个案的情况并不相同,有些案过关的机会还是存在的,但整体来说,目前的情况是,各次民调的结果可能与真实的投票结果会有不小的落差。会出现这种情形,主要是因为接受民调者是就个人的政策立场回答,而不完全是投票当日的行为选择,所以这四项公投的结果还在快速变化中,目前还不能下断言。

(本文作者曲兆祥,系台湾师范大学兼任教授;经授权转载,原载《观察》杂志第100期,2021年12月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