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无量内缩到美国托管 是谁让台湾外交衣不蔽体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就在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兴致盎然举办民主峰会的同一天,尼加拉瓜宣布与台湾断交,转向同北京创建正式外交关系,在台湾近年崇欧心性高涨,不甚重视既有邦交国,甚至每每在“被断交”后大肆揶揄不过又少了一个只会跟台湾要钱的友邦,一副没有这样的邦交国更好的气氛下,尼加拉瓜二度与台断交、投奔北京一事,在台湾内部激起的反弹并不如过往强烈,更像是一道闷雷。纵然多有涉外人士警告断交的骨牌效应或将来到,但台湾社会此刻的心思全然挂怀在立陶宛等欧陆国家的友台氛围,并无感于台湾现存邦交国分布最集中的中美洲与加勒比海区域正在上演美中势力争夺白热化的赛程。

在“台湾价值”的精神喂养与国际“反中”阵营合力的加持下,民进党支持者开始自豪台湾国际能见度的提高,哪怕系以台湾安全为但书也在所不惜。台湾外交历经多年金援无力之后,终于说服自己“起心动念”,转加强与美欧等民主国家的实质互动为上,并认定了让自己成为美日欧等强权的襁褓,更具有外交价值上的超越。

可以说,台湾先是花了过去20年的时间,才意识并承认自己在两岸外交战败下阵来,无论其温水煮蛙也好,麻痹也好,如今的台湾官民对于邦交国数目字已少了过往那股得与北京非要拼得你死我活不可的执念,给了自己一个精神胜利的下台阶:台湾外交重新定义。

▼尼加拉瓜与北京复交,民进党高官的“愤怒”与“无惧”:

+2

这般极具失败主义的自我慰问,虽然让台湾政府与社会在一时间的心态得过且过,但也提早种下了成功不必在我的种子。台湾如今完全仰仗美国对于外交的保护,犹如饮鸩止渴,阉割了台湾的自主性,并将最后仅存的一点能动性献与他人。如若结果不如预期,台外交部长吴钊燮一句“台湾外交部人员为捍卫邦交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亦能宽慰自我几分。

失去了尼加拉瓜,但还好保住了洪都拉斯,这是台湾此刻正在发生的一时侥幸。根据美国新闻时事杂志《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12月10日消息,尽管洪都拉斯准总统卡斯特罗(Xiomara Castro)早先竞选时曾表示就职后将与北京建交,但指出“美国若能对洪都拉斯发挥关键影响力,不但能提高华府声望,更能防止洪都拉斯抛弃台湾、倒向北京”。同日,美国不具名官员亦刻意对外透露,只要洪都拉斯维持与台湾外交关系,华府准备“增加”对卡斯特罗新政府的经济援助。

洪都拉斯与台湾的邦交关系能否存续,关键已不只是在两岸外交博弈,更大的变数在于与美国的关系。图为11月28日洪都拉斯总统大选,自由与重建党总统候选人卡斯特罗(前排右)胜出。(Reuters)

综观目前洪都拉斯大部分的外债都由美国金融机构持有,同时拜登政府已承诺4年内向中美洲提供40亿美元的外援,致使一般认为,只要美国提供卡斯特罗的援助越多,洪都拉斯就不至于成为另一个尼加拉瓜,成为又一个“失控”的美国后院国家。显然地,在这样的结构视野下,区域国家与台湾的正式邦交关系成为了禁脔,是为区域国家与美国关系的应变结果:与美国关系好,则与台湾邦交存;与美国关系恶化,则对价表现在断绝与台湾外交关系、进而与北京建交。

总的来说,就近期尼加拉瓜与洪都拉斯面对美中两强的两态,基本确定了以下事实。首先,台湾外交的严重内缩,尼加拉瓜与洪都拉斯对待是否延续与台湾的外交关系,起作用的已经不只是如何在两岸之间叫板以求取更多的“援助”,而是纳入了与美国关系的新丈量标准。同时,也因台湾外交硬实力的重量轻如鸿毛,遂让台湾官方兴起“台湾外交重新定义”的意识,提早对内吹送与美日欧等大国间的务实外交比起正式邦交的更具有内涵意义,不知不觉中,台湾人一方面渐渐接受“一中”结构下的国际现实,另一方面也日渐安于“令人温暖的”、非正式邦交、“被重新定义后”的国际关系。

中国大陆画师乌合麒麟于12月10日发表新作,讽刺美国在立陶宛与台湾“外交突破”背后所扮演的角色。(微博@乌合麒麟)

其次,台湾外交尽管内缩但要持续存在的前提,必须要有其他实体介入“代管”。美国在释放提供给洪都拉斯更多好处以为诱因之前,早就做好了“代管”台湾外交的准备,一如2020年3月,由前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后正式生效的《2019年台湾盟邦国际保障与强化倡议法》(2019Taiwan Allies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and Enhancement Initiative Act,简称台北法),即美国基本将台湾邦交的稳定“视如己出”——为了巩固作为后院的中美洲不受中国进犯。但台湾将其外交功能交由美国“代管”的风险也于焉开启,即他日美国一旦对台湾在此区域的邦交国撒手,台湾毫无悬念地将一个都保不住,成为台湾外交自我禁脔的最后终结。

简言之,随着美中全面性竞争的开展,台湾与中美洲国家的邦交关系进入了新的挑战,吴钊燮此回说“台湾政府尽力了”,这话虽空,却也透露无奈,台湾政府当然尽力了,因为台湾外交早已“成功不必在我”,已“尽力”交给美国“代管”了,如今与尼加拉瓜的邦交不成了又能如何?是以,从“台湾外交内缩”到“台湾外交重新定义”,再到“台湾外交美国托管”,一方面确实是美中权力结构变化迫使台湾将其外交自主性拱手他人代理,但台湾缺乏手腕,无法为自己在美中权力竞逐的变局中找到丝毫避险的空间,全然梭哈美国的结果,方导致“成功不必在我”的失败主义得以无限蔓延。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