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正在发动一场“拒统公投”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今(2021)年并非台湾的大选年,但因即将于12月18日举行的四大公投进入倒数计时,整个台湾又陷入了并不亚于大选年的选举动员。国民党方面,主席朱立伦正密集走访各县市,投入“1218蚂蚁雄兵”的公投宣讲;而民进党方面,挟着执政优势,从空军和陆军两面集结,投入了更大的资源,不只在YouTube频繁出现蔡英文和苏贞昌的宣传广告,也传出民进党中央发函给各地方党部与民意代表,设定“绩效指标”,通过精准数字要求不同区域“不同意票”需领先“同意票”的差距。

这一场公投投票,原来应是聚焦于食安、能源、环保等社会民生议题的民意反映,然而当国民党喊出“四个都同意”,并定调为对民进党政府的不信任投票后,随即引来民进党的全力防守,以“四个不同意”拉升到政权保卫战的层级。如今,俨然已成为“蓝绿对决”的公投,在民进党吹起反攻号角之后,又进一步演变为“抗中拒统”的万年情节。

作为执政党政策总执行的角色,台行政院长苏贞昌发挥其资深老练的选战灵魂,早已摆出“亲美反中”的阵势,数度强调如果公投过关“美国人会很生气”,11月2日也在立法院受访时表示,国民党反对莱猪进口是要“锁死台湾”,而且让台湾不能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让中国高兴”。更早之前的10月31日,苏贞昌在其当过县长的屏东县开讲,便已在台上控诉国民党发动公投是要“配合中国乱台湾”。

▼民进党公投催票“四个不同意”,祭出KPI绩效给予“提名奖励”:

以苏贞昌为代表的进攻策略,于12月8日在民进党中常会上得到党主席蔡英文的直接认证,她特意喊出“台湾队站出来”、“四个不同意,台湾更有力”的口号,更露骨地诉诸意识形态选边站,在“抗中保台”的紧箍咒发威下,将在公投案属于中间选民的能量往民进党收编。至于什么是“台湾队”?民进党秘书长林锡耀也毫不避讳,直白宣称“认同民进党政府现在执政路线”的人都是“台湾队”成员。其言下之意,便是把民进党与整个台湾划上等号,只要不认同民进党政策路线,便被排除在“台湾队”之外。

在民进党“台湾队”的剧本中,当然少不了“万恶中国”的经典角色,带领该出戏码达到情绪最高潮。12月7日在蓝营大本营的新北市永和区,民进党籍立委张宏陆声称,反莱猪将让台湾进不了国际经贸组织、影响经济,“没钱买武器对抗中国”;12月11日,民进党高雄市长陈其迈在南部大型造势晚会上,强调“四个不同意,就是不同意中国并吞台湾”。

民进党12月15日下午在台湾高雄召开行动中常会,会前举行“关键72小时 台湾队站出来”记者会,党主席蔡英文喊话,这次公投不但是政策的公投,更是对台湾经济发展的选择。(中央社)

12月12日是投票前最后一个黄金星期日,民进党高层更是兵分多路,火力全开。台行政院副院长沈荣津在国民党执政的彰化指出,如果反莱猪公投过关,届时台湾货物万一无法出口到美国,“会让子孙没有工作”。苏贞昌则在台南为自己的论点做出总结,称美国对台湾十分重要,国民党四个公投“根本就是在乱台湾、抱中国大腿,会害死台湾”。而“台湾队”队长蔡英文更在当天压轴登场,在脸书(Facebook)发文催票,强调“这关如果没有过,我们很可能回到过去,就是国民党执政时代,我们走不出去,被锁在中国”。

在这一波“台湾队”高张力的动员之下,台湾仿佛一夕回到总统大选前的2019年,当时面对国民党韩国瑜的来势汹汹,民进党操作“芒果干”(亡国感)发酵,成功召唤出台湾民众内心深处的“恐中”情结,民调也显示有高达五成的20岁至24岁年轻选民认同“蔡英文若输了,台湾就没希望”说法。不止于此,目前台湾的民粹氛围,也像是回到2009年马英九推动《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时,民进党发动的“查甫(男子)找无工,查某(女子)找无尪(丈夫),囝仔(小孩)要去黑龙江”耳语心理战。

国民党主打“四个都同意 台湾更美丽”,党主席朱立伦(前排中)宣示将四项公投列为对民进党政府不信任投票。(国民党供图)

在公投剩下不到一周时间的当下,台湾各路网红、插画家也纷纷出动,通过各种影音图文创作,呼应民进党的“四个不同意”主张,明显将目标锁定台湾的年轻族群。而苏贞昌与绿营立委等传统政治人物,则不断下乡举办宣讲,专攻壮年与老年族群,选民结构从上到下“通吃”,在台海与国际客观形势的作用下,铺陈出“台湾不能亡”的壮志悲情图景,用公投选票拒斥北京的统一压力。

事实上,台湾《公投法》通过时,排除了发起“领土、国旗、国号变更”的“独立公投”,而适用于法律之复决、立法原则之创制、重大政策之创制或复决。2018年台独派发起“东奥正名”公投,既游走于独立边缘,也催化九合一选情,但最后不同意票占54.8%并未通过。三年后的当下,一场社会政策议题的公投,硬生生被上纲为“拒统”公投,所有的专业性讨论,已然全部被淹没在“台湾队”的“国族”激情之中。

国民党籍新北市长侯友宜(右)12月15日接受媒体联访说,公投就事论事,通过科学理性论辩后由人民作主,这是核心价值;他不愿意造成对立与冲突,这是实现竞选市长时的政见与诺言。(中央社)

在民进党“台湾队”的强攻之下,从民调来看,原先四项公投都是同意领先的态势正快速被逆转,陷入苦战而焦急不堪的国民党阵营,则把“战犯”矛头指向了至今未明确表态的新北市长侯友宜。侯友宜于12月13日深夜在脸书发出1,421字的文章表明心迹,他在文中感叹公投原本该是就事论事,怎么演变成对人不对事、非友即敌?搞得像选举一样的对立、冲突,“人民都厌烦了,都累了”。

当然,侯友宜作为国民党籍的地方首长,对公共政策却抱持着模糊甚至是闪躲的态度,也有该被批评和检讨之处,但从台湾人民和台湾民主的角度来看,民进党风风光光宣扬自己的代表成为美国民主峰会座上宾,本该作为直接民意体现的公民投票,最终却仍逃不过选举结构的宿命,沦为不问是非、只求立场的二分法,令整个社会在“拒统”这面大旗的号令下,几乎完全失去理性讨论空间,如此发展难道真的是台湾民主之福?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