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日韩列“未来新兴核武国” 西方又在妖言惑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最新一期国际关系期刊《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针对“核武国家的数量十年内是否有变”一事,广泛咨询50位外交安全领域专家看法,其中21人同意、21人反对。认同核武国家将增加者,认为伊朗(20人)、日本(8人)、韩国(7人)、沙特阿拉伯(5人)与台湾(3人)未来十年都有可能晋级“核武俱乐部”。

2022年1/2月号《外交事务》刊出〈Nuclear Capabilities on the Rise?〉一文,介绍50位专家对于未来十年核扩散的预测。针对“拥核国未来十年将会增加”的命题,当中6人“非常赞同”、15人表示“赞同”(支持者共21人),2人“非常反对”、19人表示“反对”(反对者也是21人),另有8人保持中立。

世界各地的核武库(SIPRI Yearbook 2020)

中东、东亚装备核武压力增

在支持核武国家将会增加的学者中,美国乔治城大学的国际安全专家泰尔米吉(Caitlin Talmadge)认为,要是美国遏阻伊朗核计划的努力功败垂成,伊朗将是未来十年最有可能加入“核武俱乐部”的国家。当伊朗失守,该国在中东的死对头沙特阿拉伯也将装备核武。除了中东世界的两大强国之外,泰尔米吉认为韩国、日本与台湾寻求发展核武的压力也会增加。

曾在北约担任军备控制、裁军和大规模毁灭性武器不扩散中心(Arms Control, Disarmament, and WMD Non-Proliferation Centre)主任、目前在国际战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担任战略、科技与军备控制中心主任的阿尔贝克(William Alberque)也认为,包括伊朗、沙特阿拉伯、台湾、韩国、日本都是黑马。

2021年11月4日,伊朗首都德黑兰,伊朗民众在美国驻伊朗大使馆旧址前举行大规模反美集会,以纪念占领美使馆42周年。(AFP)

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核管理计划(Project on Managing the Atom)主持人佛朗西斯卡‧乔瓦尼尼(Francesca Giovannini)则认为,随着东亚安全局势的不断恶化,日本与韩国强化防御及遏制能力的压力增大,她认为日本想获得5枚至10枚核武相对容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副主席乔治‧佩科维奇(George Perkovich)也认为伊朗、沙特阿拉伯、韩国、日本四国的可能性较高,但不包括台湾。

美欧中俄将阻止新成员加入

不过曾任美国军控与国际安全事务副国务卿、北约副秘长,目前在史丹佛大学国际安全与合作中心担任主任的罗丝‧高特莫勒(Rose Gottemoeller)并不认为核武国家在未来十年将会增加。因为美国与中国、俄国与欧盟都致力防止核扩散,她相信伊朗在未来十年都不可能获得核武,其他国家同样没办法加入“核武俱乐部”。唯一的可能性是透过军购获得核武,“但我看不到国际上有任何核武卖家”。

2019年1月30日,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P5)中国、法国、俄罗斯、英国和美国代表团出席了在北京举行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会议。(REUTERS)

核武扩散的意识将自我实现?

在世界正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底下,《外交事务》推出这份调查并不显得突兀,其充分表露了西方主流世界对于美中权力关系恶化、各区域国际关系紧张的惶恐与不安。当然,尽管这份调查咨询的对象尽是国际关系与安全领域的学者专家,相应而来的评判与预测具有相对的专业性,但这份调查终不足以定调未来世界局势变化将走向何方,尤其是回答在核武扩散、乃至于“核武俱乐部”是否膨胀的问题上更是如此。

细究在50人的调查样本中,针对“拥核国未来十年将会增加”的态度,赞同与反对者各半,然而这份调查体现的重点并不在于结论的是或否,而是问题发问的意识本身,以及西方是否又在潜意识之中埋下未来数十年自我预言的种子。

“核武国家的数量十年内是否有变”做为一道命题,背后隐含的焦虑并不只是核武扩散这么简单,而是当前仍旧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秩序、美国“一超多强”且稳定多年“核武俱乐部”治下的广泛区域秩序是否将遭逢新成员的加入而受到挑战。在西方的这层焦虑在问题设计伊始便已然存在,并不会因作答遭到否决而得到舒缓——正因为如此相信、如此焦虑,才会有发问的动机去寻求解答。

美国前国务卿季辛吉曾多次表态,中美要共存。(REUTERS)

其次,《外交事务》咨询相关学者意见的结果,点名了中东与东亚区域是最可能破坏当前秩序的破口,并盘点伊朗、沙特阿拉伯、台湾、韩国、日本最有可能“跃跃欲试”。整理各家解释可以发现,当前秩序有被破坏的疑虑,源头却也来自于当前秩序的自我瓦解——美国势力在中东地区的衰退,以及中国国力在东亚区域的强势崛起。在这份十分具有西方主流价值的调查中,中东成为未来潜在核武扩散破口的原因是美国无力秩序伊朗行动,而东亚的台日韩则必须武装自己,以回应一个强盛中国为三地带来的不安。因此,西方在这份调查中,透露的不只有对既有秩序变动的焦虑,同时也表现了美中实力在不同区域消长结果的忧心。

最后,也是最值得世人警醒的是,这份调查开了第一枪,不仅仅开宗明义将核武扩散的可能性当成未来世局走向的路径之一,同时也点名了具体区域、乃至于区域内的潜在行动者,渠等操作会否唤醒了新的意识,进而成为冷战后,引领美国主流认识又一回合自我实践的预言?一如西方过往制造了“中国威胁论”一般,用建构威胁以自我安全,“核武国家的数量十年内是否有变”、台日韩未来十年都有可能晋级“核武俱乐部”等话语,不过是不点名的“中国威胁论”再版,西方世界忙于妖言惑众、制造自我实践的预言,却无力也不愿理解既有秩序变动更多来自于既有秩序的自我瓦解,何其无赖。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