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四大公投全军覆没 与王力宏案是一个道理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2月18日,台湾举行公投绑大选、反莱猪进口、重启核四、珍爱藻礁四案公投。晚间20时10分左右,计票结果全数出炉,四案皆是“不同意票”高过“同意票”,且不同意票皆破400万大关,民进党迎来完胜风光,国民党可谓落入全军覆没的惨败局面。

若以此趋势执行公投结果,台湾未来政策大致如下:核四继续封存,政府将逐年编列预算维持封存状态,以2021年为例,封存预算约为新台币3.8亿元;莱猪议题无法恢复至2020年8月28日前的行政规范,而是要依照联合国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CODEX)标准,开放进口含莱猪肉与内脏;公投亦要依现行法规办理,与全台性大选脱勾,2年举办一次,2022年的九合一县市长选举无法适用,而是要待至2023年方能举行;第三天然气接收站无需迁离大潭藻礁海岸及海域,而是采用“外推方案”动工,预计2025年6月开始供气。

重启核四、反莱猪、公投绑大选及三接迁离四大公投案12月18日投票前夕,国民党力拼四个同意全数通过,12月17日中午在高雄市凤山区发起车队扫街宣讲,其中一辆车上并摆放猪只道具装饰,传达反莱猪立场。(中央社)

而在公投前夕,台湾最热议题并非四案论辩,而是17日晚间忽然爆出的王力宏妻李靓蕾长文。其内容多达5,000字,字句泣血控诉王力宏私德败坏、长期男女关系混乱,包括婚前婚后持续约炮、邀请炮友来家中开圣诞派对、以不对等婚前协议转移财产、让妻子过伪单亲生活、召妓并记录对象特征、以“担忧喜欢的女孩被称小三”为由要求离婚等。

长年以来,王力宏的“斯文才子”形象风靡乐坛,近期赴陆发展亦是风生水起,故此番爆料一出,两岸舆论场同感震撼。就连台监察院长陈菊18日前往投票时,也被媒体询问“是否曾和王力宏互动”,前者为此一脸疑惑反问“他怎么了?”陪同投票的民进党立委赖瑞隆则在旁缓颊,指陈菊很少关心八卦新闻。

平心而论,台湾公投全军覆没、王力宏人设崩坏同日发生,两案并无因果关联,却意外共享了类似脉络与情境。

“不同意”选民的无知与无奈

首先,投下“不同意”的台湾选民恰如两阶段的李靓蕾:先是对王力宏的放浪形骸一无所知、又在知情后选择隐忍包容,前者对应到“非绿不投”的忠诚选民,后者则是此次“接受动员”的中间选民。

据李靓蕾文中自述,其在16岁时结识王力宏,彼时王已有女友,却密切与其联系,甚至在深夜2时致电李靓蕾“要不要来陪我睡”;而后王力宏恢复单身,李靓蕾开始与其频繁互动,并在王的良好形象、体贴攻势下,忽略明显可见的“渣男”迹象,醉在“白马王子”的少女情怀里,献出温柔与忠诚。即便听到王力宏在过夜隔天一早表示,“不想谈感情。”李靓蕾仍自我说服“或许王力宏受过感情创伤”,并在“我也没有跟别人交往”等承诺下,甘愿伴其左右、不要名份。此时的李靓蕾,仍坚信自己是这位“忧郁才子”的解语花,正用善解人意的温柔,小心治疗其“过往阴影”。

如此心态,堪为台湾深绿支持者的写照。从“热血学生”到“忠诚长辈”,此一人群投票不辨论述、不分对错,但凡民进党所指方向,纵是悬崖也前仆后继。在其看来,民进党永远是台湾的“忧郁少数”,受到中共霸权、国民党威权的“残酷夹杀”,却仍奋勇于窄小缝隙内呵护“自由民主”,一片丹心“脆弱而伟大”。在此执念一叶障目下,这群选民自我催眠、逃避现实,诸如“四个不同意就是反对中国入侵”等荒谬宣传,其奉为圭臬、化作政治信仰,并为此义无反顾献出人头数。

民进党12月15日下午在台湾高雄召开行动中常会,会前举行“关键72小时 台湾队站出来”记者会,党主席蔡英文喊话,这次公投不但是政策的公投,更是对台湾经济发展的选择。(中央社)

至于接受动员的中间选民,则与后期的李靓蕾心态类似,即知晓托付对象并不完美,却在“顾全大局”下委曲求全。当李靓蕾心碎发现,自己只是王力宏众多“朋友”之一,自然悲伤提出分手,却在男方打了几个礼拜的挽留电话、保证不会再犯后心软原谅。两人成婚后,王力宏还是割舍不了约炮欲望,甚至连妻子分娩前夕都不知收敛,理由总是千篇一律“没有办法控制自己”。李靓蕾纵有不满,依旧在维护家庭完整的心态下,迁就这段爱恨交织的假面婚姻8年之久,直到王力宏提出离婚、并以不对等婚前协议转移夫妻共同财产,其才在伤痕累累的疼痛中大梦初醒。

对此次响应“四个不同意”的中间选民而言,其中多有厌恶民进党者,不少人甚至在选前批评“网军宣传过于荒谬”、“民进党浪费公帑”,却还是在走进投票所后,乖乖盖下“四个不同意”。究其心态,大抵是一厢情愿的“反绿不反台”,即认为民进党确实不如自己宣称的“清廉民主”,但“不进口莱猪会影响美台互动”、“核四虽好却有安全疑虑”、“如果保护藻礁台湾就会缺电”。

后两者的连动解释尤其严重,即“中间选民”们确实意识到台湾的能源危机,然而其对核能挟带天生偏见,故执意将压力转嫁到液化天然气上,尽管气槽风险远高于核电站、燃气发电占比过高易因海运封锁导致全台缺电等,其依旧“偏向虎山行”,在公投中坚定反对核四重启、拒绝三接迁建。无独有偶,中间选民支持莱猪也是类似心态,即知道此类肉品或有安全疑虑,但“美国心情更重要”、“选择不吃即可”。

要而论之,“四个不同意”的选民心态恰似两种时期的李靓蕾:一方自认天选之人,正为信仰坚定奉献;一方困于现有思维结构,看似比前者更能“独立思考”,实则本质所差无几,结局仍是被压迫方全面宰制。

台湾四大公投投票倒数计时,民进党主席蔡英文12月15日与南部县市首长同台催票,喊出“好想赢韩国”,现在就是关键时刻,并指出这次公投是对台湾经济发展的选择,呼吁大家务必投下四个不同意。(中央社)

蒙古铁骑对上读书会

而综观此次“公投之死”,除却民进党精准掌握上述选民心态、大力动员产生效果外,在野势力的孱弱同样责无旁贷。

根据2021年10月26日的台湾民意基金会数据,四大公投案皆为同意压倒不同意,反莱猪进口有68.1%同意、25.7%反对,公投绑大选的正反民意分别为57.4%、37.2%,珍爱藻礁为47.7%、29.6%,就连争议最大的核四重启也是46.7%对上41.7%。然而国民党坐拥如此大好局面,依旧无力经营打理,最后败于自己的相互算计、优柔寡断。

首先,多数蓝营政要眼里只有美国青睐、2024年总统大选,面对可能引发美方不悦的莱猪议题、见罪中间选民的核四争议,其不仅不愿出力宣传,还避之唯恐不及,全然不顾公投之役若败,可能引发的蓝营士气雪崩;而另一群心怀鬼胎者,同样放眼2024年逐鹿战,故而借着前述现象打击党内政治明星,将其拱上“惨败战犯”的风口浪尖,好为自己增加政治筹码。

国民党籍新北市长侯友宜(右)12月15日接受媒体联访说,公投就事论事,透过科学理性论辩后由人民做主,这是核心价值;他不愿意造成对立与冲突,这是实现竞选市长时的政见与诺言。(中央社)

说得更加直白,便是公投前夕部分蓝营势力对新北市长侯友宜的全面围剿。其先是祭出“第二个李登辉”的骂名,威胁对侯党纪处分,尽管全党低调不表态的县市首长不只一位,侯友宜依旧成为众矢之的,遭遇“公投破口”万箭穿心;而当侯友宜不堪压力、发出千字长文,诉诸“岁月静好”等文青路线,在政治上严重失分后,蓝营内部的“2024食人鱼”更是见猎心喜、一拥而上,直欲将其啃得皮肉分离、只剩白骨。说到底,仍是蓝营内部自行其是、各有盘算,导致了公投宣传的自我消耗。

此外,当民进党发出绩效动员令,宛如蒙古铁骑般,掘地三尺、屠一城降十城,连哄带骗也要催出投票率,国民党却只会魏晋清谈、读书会哲学思辨,占着道德高地谴责“民进党操作民粹”、“公投不是蓝绿对决”;甚至直到公投前夕,党内仍有“四个同意战场太大”、“四个同意箝制公民自决”等天真口号,全然不顾选战就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票多的赢,票少的输。就连家暴后遭绿营噤声的立委高嘉瑜,也站上第一线宣传四个不同意,国民党却连战场在何处、如何布局都难达共识,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台湾四大公投倒数计时,为鼓励党公职加强催票,民进党中央日前祭出“奖励办法”的内部文件曝光,冲公投绩效佳的党公职,可能在未来选举党内提名上,能获得一定程度加成奖励。(Facebook@屏心而论)

《多维新闻》曾于2021年12月《公投“关原之战”打响 但台湾等不到德川家康》一文中分析,如若结果出炉,国民党仅于核四一案失守,虽说短期内重返执政不易,却应能以在野身份,于民进党阴影下生存一段时间,恰似1600年至1615年的丰臣一族,虽难离德川压迫,却到底苟延残喘;若仅有两项通过,民进党的压迫力道必将增强;若只有反莱猪公投一案幸存,国民党恐将提早泡沫化,于往后的台中二选区立委补选、林昶佐罢免案中接连失分,即便2022年九合一选举能勉强保住基本盘,也不必期待2024年的总统选举会有相关斩获。

如今结果揭晓,四案皆被否定,国民党的泡沫化注定势不可挡,且会提早到来。而在蓝营等在野势力孱弱下,民进党必将愈发肆无忌惮,台湾民众亦是难逃李靓蕾困境:囚于无知与无奈的结构内,眼睁睁看着资本、真心遭人移转掏空。差别在于,李靓蕾尚有互联网平台作为反击手段,台湾民众却是毫无退路,即便曾有选票在手,也是白白挥霍,亲手捧出了依靠反智执政的民主独裁势力,并徜徉在此幻境中,宁愿长醉不愿醒。如若梦醒时分到来,恐怕会是体无完肤、白骨露野的悲惨结局。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