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君与战犯:公投过后的蓝绿天王们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经历多月扰攘,台湾四大公投终在12月18日当晚,以超出各方预料票数,画下难堪句点。

回顾投票前夕的各方民调,大致可分为“三好一坏”、“两好两坏”、“一好三坏”,其中稳定胜出的便是“反莱猪进口”案,民调的同意比例高度领先不同意;败象明显的则是“重启核四”,几乎在选前几周便被确认必输无疑;其余的“公投绑大选”、“珍爱藻礁”持续浮动,故而会有上述结果排列组合。

然而民意实况显然远在上述预测外,公投结果不仅四案皆未通过,不同意票数更是领先一段距离:重启核四为426万对上380万,反莱猪进口为413万对上396万,公投绑大选是412万对上395万,珍爱藻礁则是416万对上390万,差距皆在15万票以上。即便前民进党立委郭正亮曾大胆预言,公投结果恐会“四项都不过”,其诉诸主因也是“技术问题”,即四案至少会是同意超越不同意,但因票数皆未达495万门槛,最终也只能功败垂成,而非这般“不同意完胜”的惊人发展。

可想而知,如此结果必在政坛掀起惊涛骇浪,权力的巩固与瓦解悄然酝酿,有人可为“晋升储君”累积实力,有人沦为“惨败战犯”满街喊打。风云变幻,蓝绿皆然。

蓝营:狩猎战犯加速泡沫化

首先,是一手好牌打得稀烂的国民党。此次惨败重创党主席朱立伦、新北市长侯友宜声量,两位2024年的“潜在储君”未在公投之役上合作,最终落入双输结局,全党士气由此重挫,只有媒体人赵少康勉强成为败局下的意外胜者。

平心而论,公投四案皆败,虽与选民响应“抗中保台”的荒谬议程相关,国民党的战略错误亦是难辞其咎。公投的动员号角吹响时,朱立伦共有两种选择,一是主打胜率最高的反莱猪议题,以此带动其余三案,如此即便只有反莱猪进口案通过,国民党仍能保有胜利光环,为2022年的九合一大选动员党内士气;二是主打“四个同意”,并以此对撞民进党的“四个不同意”,好将公投操作成“非正式倒阁”,如若胜出,必将重挫绿营声望。

而就国民党当今实力、重启核四的争议度观之,主打反莱猪一案应为相对安全的务实路线,贸然操作“四个同意”,将有极大概率被民进党“火烧连环船”。但朱立伦选择剑走偏锋,在意图扩大党主席权威、仗着2022年大选乐观等心态下,操作“四个同意”这步险棋,从而开始一连串自寻死路的荒腔走板。

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右二)12月13日南下台湾云林“1218蚂蚁雄兵 公投宣讲”扫街,宣传“四个都同意 台湾更美丽”的主张。(国民党供图)

首先,朱立伦向来专擅一方、刚愎自用,“四个同意”路线未与14位蓝营执政县市首长商议便贸然出台,自会引发后续表态与动员问题。而有别于民进党上下心脑合一、纪律严明,国民党俨然就是山头林立的一盘散沙,朱立伦喊完“四个同意”便自认尽到党主席责任,既不与全党政要商量后续战术,也不知善用2022年九合一大选契机,出台“公投结合助选”的动员机制,眼中只见己身荣辱、而无全党存续。

在此氛围下,地方反应自然冷淡,既不愿与党中央共办大型造势活动,北部政要也极少下乡为公投议题宣讲。朱立伦更是立场反复,一见情势不对便切割“国民党只有提两案”、“核四重启非国民党所提”,遭批软弱后又重回“四个不同意”,实乃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全党性命。

其二,此次选战诱发蓝营储君之争。本为党内政治明星的侯友宜,因核四议题相对敏感,选择了低调不响应,既不鼓励选民于12月18日出门投票,也不为朱立伦的“四个不同意”背书,堪称此次蓝营地方政要典型。然若国民党真为2024年总统大选考虑,应倾全党之力保护“储君光环”,即由中央主打“四个不同意”,地方政要或可聚焦“反莱猪进口”,如此一来既有曝光、又能减少争议风波。

国民党籍新北市长侯友宜(右)12月15日接受媒体联访说,公投就事论事,透过科学理性论辩后由人民做主,这是核心价值;他不愿意造成对立与冲突,这是实现竞选市长时的政见与诺言。(中央社)

但国民党显然反其道而行,不仅未替低调的地方政要找台阶,还纵容部分势力在投票前夕发起“战犯整肃”,将炮火全面瞄准民调最高的侯友宜,称其为“第二个李登辉”,恐吓祭出党纪处分。四面楚歌下,侯友宜发出“岁月静好”的文青宣言,导致了政治上的严重失分,蓝营内部不仅未帮止血,还见猎心喜持续围殴,导致公投颓势难晚,更将影响2022年与2024年两场大选。

一阵混乱中,赵少康带领的“战斗蓝”成为罕见赢家,比起朱立伦只出一张嘴,赵少康在公投的选战投入更加务实。以公投前日的“自由广场守夜活动”为例,蓝营党中央喊出口号后,便无后续统筹规划,各部互踢皮球,最后出面商借场地的还是赵少康;12月17日,国民党议员谢龙介于号称“最艰困选区”的台南市启动扫街催票,一路陪同的也只有赵少康。

要而论之,国民党分明肢体不协调、还非要挑战高难度动作,已为公投拉升风险,后续又沉迷战犯追究的狩猎游戏,即便败选仍不罢休,全党的泡沫化注定无可避免。

国民党主打“四个都同意 台湾更美丽”,党主席朱立伦(前排中)宣示将四项公投列为对民进党政府不信任投票。(国民党供图)

绿营:成为亚洲另一个自民党

而在民进党这方,其发起高强度动员,搭配各式战略,打出一场“教科书”级选战,成功逆转四案风向。台湾副总统赖清德当为最大赢家,蔡英文、台行政院长苏贞昌亦有收获,人称“绿营大阿哥”的桃园市长郑文灿则成最大输家。

公投成案后,民进党遭受疫情失控、官员宴饮、家暴丑闻波及,民调一度由“四个同意”压倒胜出;10月23日立委陈柏惟罢免案通过,更让全党嗅到2008年败选气味,开始了掘地三尺的卧薪尝胆。有别于国民党喊出“四个同意”后便全党内战,民进党在“四个不同意”后集体总动员,举办超过千场造势活动,蔡英文、苏贞昌、赖清德亦不计“行政不中立”骂名,带头下乡宣讲,歪理硬说也要争取选票。

12月10日,民进党中央祭出“1218公投党公职催票奖励方案”,依据2020年区域立委选区中,该区的民进党“政党票得票率”与国民党的得票率差距作为基准,再与这次公投“不同意票”中得票率最低项目与同项的“同意票”相比较,分为A+“优势区大赢”、A“优势区维持领先”、B“非优势区竟翻转”及B+“非优势区有进步”等4级;县市议员、乡镇市长及县市党部则以公投宣讲场次、出席人次、看板数、路口及扫街数、宣传车、电话催票及简讯数等,作为评分标准。选后得分评比恐将影响2022年提名排序,赏罚严明下,自然人人奋勇杀敌。动员层次之深广,过往总统选战都未得见,可见绿营之认真严肃。

民进党中央日前祭出“奖励办法”,只要公投绩效佳的党公职,可以在未来选举党内提名上,获得不同的加成奖励。(Facebook@屏心而论)

相较之下,国民党直到12月15日才东施效颦,发文鼓励党内各级民代与有志参选同志积极参与公投活动,“绩效将作为未来选举提名参考”,不仅内容模糊不清,语气同样温吞散漫,仿佛这是一场个人主义心灵之旅,而非弱肉强食的选战丛林。

在此过程中,长期遭蔡英文打压冷冻的赖清德,因全党总动员需要,解开了束缚于身的封印锁链,并于频繁公投宣讲下,巩固政治能量,开启“升任储君”的机会之门。据其于脸书(Facebook)自述,宣讲期间,其不仅深入台湾各地,更远赴澎湖、金门、马祖等外岛,参加106场公投说明会,高居全党之冠;相较之下,朱立伦是否出席超过50场,都令人怀疑。

借此气势,赖清德预估能在选后坐稳一方江山,成为2024年绿营储君大热门;蔡英文与苏贞昌则因打赢选战、逆转风向有功,得以巩固“蔡苏体系”,蔡英文本将在2022年九合一大选后跛脚,如今气势如虹,应可持续掌权至2024年总统大选前夕;苏贞昌本被认为将在败选后辞去行政院长一职,如今亦是危机得解。

台副总统赖清德10月31日出席民进党屏东场“四个不同意 台湾更有力”公投说明会。(民进党供图)

然而桃园市长郑文灿便失分不少。就此次公投结果观之,民进党于北部并未胜出,但台南等深绿县市的“南票北送”,堪为此次胜选关键。柯文哲执政的台北市,在公投四案上皆是同意胜过不同意;侯友宜执政的新北市,除了核四重启一案失守外,其余皆是同意胜出;然而郑文灿执政的桃园市,竟也是被“四个同意”一竿打翻,自会成为绿营事后检讨的众矢之的。

而细究此般结果成因,大抵与桃园本身深蓝板块稳固有关。郑文灿虽在此执政,也几乎不操作意识形态话题,以免在蓝绿对决后失分,取而代之的,是用资源大量疏通、收编地方人脉,壮大个人威望,培植在党内的政治能量,由此崛起为各方口中的“绿营大阿哥”。但此法面对“蓝绿对决”、“不看个人”的公投议题,便难以发挥成效。

郑文灿若欲展望2024年总统大选,眼下至少有两重大山要过,一是“封印解除”的赖清德,二是稳居高位的苏贞昌。前者本就在政治声量上赢过郑文灿,如今又有公投战功加身,年龄更多出郑文灿8岁,势必会为2024储君之战奋力一搏;苏贞昌若无党的特殊政治安排,应不会轻易让出阁揆之位,郑文灿若要问鼎2024,必要有行政院相关历练“镀金加持”,但眼下苏贞昌可能卡死这般机会,让其无法心想事成。

然而尽管民进党内斗山雨欲来,其在台的长期执政已成定局。如此进程本在2000年政党轮替后便已注定,但陈水扁的贪腐丑闻迫其中断,后于“马王政争”下意外复燃,如今已有燎原之势、无法逆转。民进党有着列宁式政党的动员机制,国民党不堪一击;台湾选民又多数接受“抗中保台”动员,为绿营亲手雕琢不败神主牌。

长此以往,民进党将成亚洲另一自民党,独踞政坛、正反力量皆在党内;至于党外各色虾兵蟹将,虽有舞台,也注定只能捡其吃剩的残羹冷致,并在无数内战后自我消融,成为台湾政治史上曾经辉煌、却难久留的一页风景。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