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四项公投:政治头面人物得失几何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对民进党和国民党的头面人物而言,这次公投的意义却非同寻常。这次公投被视作是蔡英文政府的期中考,民进党获胜,蔡英文、赖清德、苏贞昌等对全党和支持者都可以交代。对国民党主席朱立伦而言,这次公投是一次严重的挫败,为其政治前途投下阴影。而对新北市市长侯友宜而言却利弊都有。侯友宜是国民党2024最有希望获胜的候选人,他也是继前总统马英九之后,国民党最强、民进党最难打的候选人。

12月18日,台湾举办了公民投票,议题包括莱猪进口、重启核四发电、天然气接收站迁移(珍爱藻礁)和公投绑大选四项。最终,公投结果否决了在野的国民党所支持的所有公投议案,执政的民进党大获全胜。

这四项公投本来是就特定议题举行的全民投票,但仅仅提出“反莱猪进口”与“公投绑大选”两项议题的国民党,却一度把公投操作为对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的信任投票。而最终,四项公投又被民进党操作成了政党对决。在民进党“四个不同意,台湾更有力”和国民党“四个都同意,台湾更美丽”的口号下,两党拼尽全力。

依据相关规定,公投案必须获得有资格投票人数超过四分之一的同意票,且同意票须多于不同意票才算过关。但这次公投的投票率很低,仅为41%。在公投的四个案子,蓝绿的平均票数呈现48%对52%的结构,所有公投案的同意票和不同意票,都没超过25%,因此四项公投案全部被否决。

从低投票率可以看出,朝野都只动员出基本盘出来投票,广大中间选民对公投反应冷淡,这对台湾民主实践应当是个好事。因为,蓝绿对决会让选举议题本身被边缘化,而中间选民的扩大、对自身利益的重视和理性,有利于促使政党避免采取激进路线。

此外,公投本身也有利弊。与代议制民主相比,公投被视为是最新和最直接的民意,因此权威更大。但同时,公投只能在支持或反对中简单选择,无法在过程中细致地协调各方利益。

而对民进党和国民党的头面人物而言,这次公投的意义却非同寻常。这次公投被视作是蔡英文政府的期中考,民进党获胜,蔡英文、赖清德、苏贞昌等对全党和支持者都可以交代。蔡英文称这次公投过程传达出4个明确讯息:一是台湾人民希望走向世界,愿意积极参与国际;二是台湾人民支持能源转型、期待稳定供电,并且维持经济成长的动能;三是台湾人民重视生态环保,希望经济、环保能够达成双赢;四是台湾人民期待公共政策能够资讯透明,能被理性讨论。

但实际上,被操作成政党对决的公投,民进党的支持率与蔡英文竞选总统时所获得的支持率不可同日而语。2016年的总统大选,蔡英文的得票率为56.12%,对手国民党主席朱立伦仅为31.04%。2020年蔡英文连任总统,得票率创下历史新高,为57.13%,而国民党籍的韩国瑜得票率为38.61%。

对国民党主席朱立伦而言,这次公投是一次严重的挫败。本来,在此前的民调中,在莱猪等议题上,反对票都一直领先。但最后,国民党却满盘皆输,朱立伦的领导组织能力受到质疑,为其政治前途投下阴影。

朱立伦在记者会上,就公投结果没达到国民党预期目标鞠躬致歉。朱立伦称公投伤害了台湾民主,因为“公投已死”。今后,大概也很难再有任何公投案,能在“鸟笼式公投制度”下通过,这对台湾新的“民主独裁”政府是胜利。

而对另一个国民党政治人物、新北市市长侯友宜而言却利弊都有。侯友宜是国民党2024最有希望获胜的候选人,他也是继前总统马英九之后,国民党最强、民进党最难打的候选人。

在公投前五天,侯友宜发文批评蓝绿将公投搞成政党对决,引发国民党内对其不负责任表态的攻击。公投失利后,有国民党支持者甚至喊出“侯友宜滚出国民党”的口号。但另一方面,侯友宜的声音却说出了中间选民的心声。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