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厌民进党失效?讨厌国民党才是难解根源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王力宏人设崩塌、八卦薰天的同一时间,纷扰台湾内部多时的四大公投结果揭晓,出乎一般选前预料,公投四案全数未达门槛不通过,且不同意票数皆多于同意票,民进党大获全胜,国民党再尝蓝绿对决下的一场败绩。

从媒体舆论效果来看公投结果后续,王力宏的丑闻事件若干程度拯救了国民党一回,18日开票当晚正逢王力宏丑闻席卷话题高峰,原先应当畅谈公投结果的各大台湾政论节目,尤其是政治立场偏蓝的节目,都已无意恋栈公投,转投庶民热衷的娱乐八卦。这一来一往间,让再次吞下难看败绩的国民党活生生少了被针对究责、寻找战犯的时间,国民党自当要懂得庆幸。

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右二)12月13日南下台湾云林“1218蚂蚁雄兵 公投宣讲”扫街,宣传“四个都同意 台湾更美丽”的主张。(国民党供图)

随着娱乐话题开始沉淀,民进党欢欣“逆转胜”后,国民党迟来的“被检讨”也开始发酵。国民党内最大地方诸侯、新北市长侯友宜因始终不愿对公投表态成为众矢之的,国民党主席朱立伦虽为其出面喊话,“把战友找回来,不要再去找战犯”,但国民党输得一败涂地,战犯岂止是侯友宜一人?在相关的评论中,前亲民党文宣部副主任吴昆玉21日投书媒体,明白提问“国民党为什么老是小赢大输”尤其深刻。该文直指国民党结构出现根本问题,从公关能力、组织成员到决策心态都出了系统问题,历来遇败即抓人祭旗的反应也毫无建树。

确实,缺乏思想创新、舆论引导,只会拿香跟拜的国民党难以号召人们跟随参与,国民党输如今看来,只是结构安排的结果,趋势不变,“老是小赢大输”不过是台湾社会在接受了国民党无能无力、日渐昏黄现实的短期钟摆的现象。

从2018年国民党挟韩国瑜旋风于台湾地方选举大胜、2020年于台湾总统与立委选举惨败给民进党,到韩国瑜高雄市长遭到罢免,再到日前成功动员、罢免台中独派立委陈柏惟,乃至于最新迎来四项公投尽遭民进党翻盘,国民党近些年来遭遇民进党不是没有赢面,只是“小赢大输”的局总是破解不了。

国民党籍新北市长侯友宜(右)12月15日接受媒体联访说,公投就事论事,透过科学理性论辩后由人民做主,这是核心价值;他不愿意造成对立与冲突,这是实现竞选市长时的政见与诺言。(中央社)

从历次选举对决到今次公投操作,台湾民众的投票结果清楚回应了死而不僵的国民党两个事实:“讨厌民进党”的宣传已经失效,以及国民党基本盘锐减不再只是民调结果,而是选票结果。

国民党在“失去”了韩国瑜旋风后,回归了过去温良恭俭有余、宫廷政治深似海的政党形象,就这次的四大公投为例,就提论题,结果不应该是民进党全案过关,惟国民党或留存了2020年以前,挟韩国瑜人气,主打“讨厌民进党”策略有效,因此对于此四项公投的动员与操作,复刻了“讨厌民进党”的意识,形成蓝绿对决下的公投对抗。然而,国民党众或因失败了太久,灵魂还定格在2020年以前,并未意识到“讨厌民进党”的主张已经不成为大宗,“讨厌国民党”的意识在台湾社会近几年持续攀涨才是现实。这是国民党重操蓝绿对决旧业却失败的第一个因素。

国民党主打“四个都同意 台湾更美丽”,党主席朱立伦(前排中)宣示将四项公投列为对民进党政府不信任投票。(国民党供图)

其次,自2020年蔡英文高票连任之后,坊间历次民调皆显示,尽管台湾民众对于执政的民进党存在甚多不满,但国民党的满意度并未因此得利,始终无法有效擡升,支持度陷入长期低迷。在10月下旬的一项政党认同与支持度的调查中,民进党支持度为27.1%,稳居第一大党,国民党支持度下滑到16.2%,遭民众党的17.6%弯道超车,亚季军排名首度对调。就相关调查搭配四项公投案结果来看,国民党基本盘锐减确实是正在发生的事,导致了国民党就算一心向往重操蓝绿对决旧业,以阵营一对一的态势炒高自己的声量也无济于事,根本原因在于国民党的基本盘早已不若当年,基本盘撑不起与泛民进党支持者的直球对决,最终于四项未能通过门槛的公投案中,连鼓吹的“四个同意”主张都全军覆没。

综观上述,国民党如今的问题已然不是打不过民进党,而是会否被民众党惯性超车?“讨厌国民党”的意识超越“讨厌民进党”,以及支持基本盘萎缩溃散的结果,十分有利民进党阵营之外的政治势力与之蚕食;国民党耗费大半年时间,极力推动四项公投却遭遇全面挫败,重点真的并非找出谁是主要战犯,而是国民党透过本役,豪不保留地对外表现出国民党最弱的一面:基本盘萎缩至此。可以预见,一个个落井下石、墙倒众人推的戏码,还在后头。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