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音乐故事|浪子王杰是被人毒哑毁掉嗓音的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987年12月,一个25岁的年轻人初试啼声,在当时群星璀璨的台湾华语流行乐坛投下震撼弹。冷峻孤傲的面孔结合嗓音中自然流露的悲苦,没有丝毫矫揉造作,不假任何粉饰雕琢,凭借独树一帜的形象与唱腔,俘获了众多乐迷的心。

飞碟唱片企划部经理陈乐融在专辑文案中写下,“生来获胜、生来征服,王杰,站在卑微与高贵的交界。对自己与全世界说:'我来了,一切便不一样了!'”

这一语成谶,王杰来了,横空出世。专辑同名主打歌《一场游戏一场梦》的强势播放,红遍台湾大街小巷,三个月时间,专辑销量突破70万,曾经那个三餐不济的小伙子成了天王巨星。

1987年,王杰签约飞碟唱片出道,推出首张国语专辑《一场游戏一场梦》经已一炮而红。(一场游戏一场梦专辑封面截图)

在《一场游戏一场梦》大获成功后,唱片公司乘胜追击,1988年7月,王杰发行第二张专辑《忘了你忘了我》,成为年度 “十大畅销唱片”的冠军,主打歌《忘了你忘了我》以及与叶欢合唱的《你是我胸口永远的痛》登上新加坡龙虎榜冠军,年度销量勇夺全年亚军,王杰从台湾红到了东南亚。

1988年12月,一架来自台湾的客机飞抵香港启德机场,一身牛仔服装的王杰脸无表情,一言不发,把证件和行李递交给海关人员检查,走出机场,朝着华纳唱片公司所在地九龙柯士甸道的方向走去。

经过一家唱片店时,他停住脚步,唱片店橱窗上贴满了歌坛超级巨星谭咏麟、张国荣、中森明菜、麦当娜等英男俊女的巨幅海报,在专心挑选唱片的顾客不会留意这个站在门外的年轻人,两个月后,所有唱片店都贴上了他的海报,王杰成了香港歌迷的偶像。

他是第一位在香港红磡体育馆举办演唱会之台湾男歌手,是台湾歌手赴港最成功的一位,当时电视剧身价电影片酬、歌酬均创下纪录。

1990年,中央电视台《潮-来自台湾的歌声》专题节目的播出,更让王杰的影响力迅速传播到内地,他一跃成为当时在华人世界最红的歌手之一。

进入1990年代初,王杰的歌唱事业依然保持着向上蹿升的势头,前几张唱片空前成功,奠定了他在歌坛的巨星地位。1991年1月,王杰推出国语专辑《为了爱梦一生》,叫好又叫座。半年后,再出版《忘记你不如忘记自己》,出片双周销售即破20万张。隔年7月发行的《英雄泪》专辑,即便滞港未做太多宣传,依然突破八白金的销量。

1993年的大陆央视春晚,透过两岸连线,王杰用一首《回家》温暖了亿万观众。这一年,浪子也终于有了“家”,他在MV拍摄时结识模特莫绮雯,二人相恋很快步入婚姻殿堂。当年台北君悦饭店的婚礼冠盖云集,同年出版的专辑《路》,沉浸在新婚甜蜜中的王杰褪去了些许悲情,31岁的他,在幸福中找寻安定。

1993年大陆央视春晚,透过台湾华视现场连线,王杰向大陆观众演唱了歌曲《回家》。(Youtube@CCTV春晚)

当时面向台港两地市场,一年要完成四张国粤语专辑,长期的工作负荷让王杰的身体亮起红灯,罹患了厌食症与忧郁症的他,体重下滑仅剩40多公斤,要同时穿几条牛仔裤才能勉强完成专辑封面拍摄。在医生的劝诫下,王杰暂告歌坛,选择与妻子移民加拿大。期间虽只有偶尔回台宣传,1994年《只要说你爱我》与《候鸟》仍维持了不俗的销量,但对比巅峰时期已不可同日而语。隔年的《梦在无梦的夜里》和《情愿不自由》两张唱片反响平平,年底,王杰与飞碟和香港华纳约满,转投波丽佳音唱片公司。

从1996年至1997年,王杰陆续推出《手足情深》《忘了所有》《我爱你》《起点》四张音乐作品,1998在马来西亚发行专辑《替身》,成为他在波丽佳音的绝唱。此时正值亚洲金融风暴席卷而来,唱片公司因经营不善倒闭,坊间更流传着王杰与莫绮雯婚变的消息。

对王杰而言,家太远了,来去之间宿命地安排是漂泊。

1999年12月,王杰以千万身价签约英皇娱乐,复出后王杰的前两张专辑都达到白金销量,一度创造了不错的声势。但回看他在英皇的十年,那些来自娱乐圈捕风捉影的诽谤、诋毁,因为音乐理念甚至是性格差异与唱片公司势如水火的对立,始终让他疲于应付,没有了当年的锐气,急需证明自己的王杰多了些抱怨,新人辈出的歌坛,属于他的时代已经渐行渐远。

而比起身形的改变,王杰失去的更是曾经的一副好嗓音,从2000年开始,他的声线愈发沙哑,比起同时代的歌手、齐秦、童安格、周华健等人,不得不承认,王杰的退化程度是惊人的,直到做客访谈节目,随着“水银下毒说”的不胫而走,让阴谋论成为媒体热议的焦点。对王杰的歌迷而言,此说法他们深信不疑,但在外界看来,有些情节又太过不可思议。

但平心而论,即便是在王杰歌唱生涯巅峰期的飞碟时期,他的唱腔一直呈现动态变化,尤其在到1994年《候鸟》专辑发行时,嗓音沙哑的的颗粒感已经相当明显,到英皇时期,已经能感受到明显的声带受损。而在被害说出现之前,王杰接受访问也曾给出自身有意转换唱法的解释,但无论如何,歌坛的孤鹰已然折翼。

2009年,王杰发行新歌“我知道我是一个已经过气的歌手”的Demo,回归自由身的他将事业重心放在内地,这七八年间,即便标志性的嗓音不在,但只要熟悉的旋律响起,所到之处仍有掌声与感动。

近些年王杰移民加拿大,几乎再没有出现在公众视线中。(微博@王杰)

2019年,57岁的王杰给歌迷留下了最后一张专辑,没有公开发行,没有音乐平台上架,算是他彻底告别歌坛的交代。之后,王杰又留下了零星的微博照片,再无消息。

34年后,对很多人而言,歌留驻在青春的回忆并不因为歌者的改变而被抹灭,哪怕繁华落尽,王杰的音乐故事,也从来不是一场游戏一场梦。看尽浮华历尽沧桑,唯盼山川静好、岁月无惊,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