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台独”躁动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师范大学(简称“台师大”)近日通过《推动国家语言发展授课奖励实施要点》,自今(2022)年2月起,为鼓励专任教师以台湾“本土语言”授课,将可获得50%的钟点费奖励,等同现行英语授课奖励规模,新开设课程还可另外获得教材补助。政策一出,引起台湾舆论不小的讨论。

根据该校说法,校方争取到台湾教育部补助,正全力打造“双语大学”,推展中英双语课程;同时依照台湾《国家语言发展法》精神,积极复振本土语言,落实本土语言正常化,“不但大步迈向国际化,也兼顾本土文化及语言传承”。

台师大地理系退休教授潘朝阳接受台媒访问时表示,该做法乃媚俗跟进民进党所谓的“国家语言”,很难找到各语的师资、教材、教法,也会排挤到其他课程,最后落得母语教育和学术教育两头空。他痛批,“教育者可以这么荒唐吗?根本就是讨好民进党!”

台湾师范大学表示,多元的本土语言,是台湾重要资产,校方期许通过奖励办法的抛砖引玉,让台湾的本土语言正常化往前跨一大步。(Facebook@台湾师范大学)

事实上,根据台湾2019年公布施行的《国家语言发展法》,凡是“台湾各固有族群使用之自然与言及台湾手语”,皆为“国家语言”之范畴。因此,闽南语、客家语、原住民族语、马祖语、台湾手语,均为台湾法定的“国家语言”。该法也规定,在国民基本教育各阶段,将“国家语言”列为“部定课程”,并奖励台湾大专院校与研究机构开设“国家语言”相关课程。

除了台师大在高等教育界开出第一枪外,台湾中小学也将自今年8月新学期必修本土语言课。然而,课程还未上路就先引来第一线教师的反弹,原因在于若有学校未在高一开设本土语课,需要写报告“叙明理由”。一些台湾高中教师点出问题所在,课程开设已在即,却未拨给各校师资员额,“师资都还不知道在哪”;也有教师批评,此种语言教育只会让台湾走向“方言化”与“部落化”,令教育为政治服务。

台行政院长苏贞昌2021年10月9日出席“国家语言发展会议”第一次正式大会,致词时表示“每一个人的母语都是最美的,没有谁的语言高过别人,也没有哪一种语言比另外一种语言尊贵,不该消灭任何人的语言。”(台行政院供图)

长年以来,台湾语言政策的纷扰,一向是伴随着国族认同争议而生。台湾光复之后,国民党政府在台推动“国语教育”,台独派始终将之视为“独尊国语”的“语言霸权”,故以“语言平等”为由,要求提高“母语”或“本土语言”的政治位阶,以冲淡“国语”这个被视为来自中国的压迫象征之一。与此同时,又为了追求“国际化”,把英语教育与能力视为重要指标,各个高校莫不争相开设英语课程、发表英语论文;更有甚者,无论在陈水扁或蔡英文执政时期,独厚“英语”的“双语国家”主张未曾解消,民进党高官不乏有人提出要把英语列为台湾的官方语言。

无论是台师大推出的教学新举,抑或是台湾中小学即将上路的本土语言课,都应该放回到这个历史脉络去做理解和检视。推崇英语和推展本土语言,看在某些人眼里实属矛盾,但对台湾反中的政界精英而言,却是逻辑一致的政治想望:既仰视西方,又鄙视中国。故而台湾看似在“语言平等”之路在前进,实则把“地方主义”上纲到“国族主义”,英语和母语的学习热潮未曾间断,但实际能掌握沟通能力者却不增反减,说明了在意识形态挂帅之下,语言反倒成了为政治服务的形式主义。

2018年香港浸会大学学生曾提出取消普通话为毕业要求,该校伟衡体育中心旁小路两侧墙壁上出现“不要普通话”的黑色喷漆。(HK01)

一个可资对照的案例即香港。长期受英国殖民的香港,大部分人以掌握流利的英语为傲,近年来同样在政治意识形态的催化下,过度放大粤语的位阶,深层心理视普通话为落后的标志,通过语言来“反中”。造成的结果,便是回归25年以来,公务员仍惯用英语和粤语,而一般民众也难以流畅的使用普通话,被两种极端“结界”包覆起来的香港,不只回归后在政治上与中国大陆存在隔阂,也与广大的“中文圈”越形脱节。

回过头来看台湾,国语/普通话本来其实是台湾人相当大的优势,却在民粹政治化的浪潮下,将之当作难以承受的包袱,从而亟欲褪下。语言是自我认同的展现,也是共同体意识的重要载体,当台湾在“国际化”与“本土化”两端汲汲营营时,反而令自身原来的面貌更加模糊化。在受西方肯定以及拒斥中国的价值欲念之间载浮载沉,硬是把一件多元的衣裳穿成了单向度的思想束衣,成为当代台湾一幅“舌尖躁动”的政治奇景。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