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解码】立陶宛总统认错 府院“台湾”之争谁说了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立陶宛总统瑙塞达(Gitanas Nauseda)日前接受当地电台访问时称,“立陶宛犯了一个错误,允许以‘台湾’之名在首都维尔纽斯开设代表处,从而引发了中方的强烈反应。”“我认为,错误不在开设办事处,而是它的名称没有同我协调。”瑙塞达这段“认错”发言,不只引起了立陶宛内部争议,也在台海两岸延烧。

针对瑙塞达的说法,大陆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做出回应,指立陶宛认识到这件事是个错误是很正确的一步,但更重要的是采取行动,纠正错误回到一中原则上。而台湾外交部则重申力挺立陶宛的决心不变,并通过台湾驻立代表黄钧耀宣布,将对立陶宛的产业投资两亿美元并增强双边贸易关系。相关效应还在发酵,瑙塞达进一步在推特(Twitter)表明,支持和“台北”创建非外交贸易代表处,而立国外交部则对台湾的投资基金热表欢迎。

台湾在立陶宛设立代表处的风波自去(2021)年年中蔓延至今,当前态势令外界看来像是一场立国的“府院之争”。回顾事件脉络,“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的设立,一直是立国总理希莫尼特(Ingrida Simonyte)与外长兰茨贝尔吉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在牵头,而立国总统的角色并不吃重。如今演变为立国总统为政策“认错”,但总理内阁并不买单,外界也好奇这场风波的后续发展,到底是谁说了算?

立陶宛总统瑙塞达1月4日表示,立陶宛政府决定让台湾以“台湾”名义开设驻立陶宛代表处是个“错误”。(Twitter@Gitanas Nauseda)

这个问题涉及到立陶宛特殊的政治体制。在政治学界的研究,立陶宛的宪政制度属于“半总统制”(semi-presidentialism),总统直选和总理对国会负责,行政权力分割在两人手中。苏联解体之后,有九个前苏联国家采行半总统制,立陶宛是其中之一;波罗的海三国的爱沙尼亚与拉脱维亚则是采行内阁制,只有立陶宛是半总统制。

立陶宛宪政制度特殊之处,在于其半总统制又是具有高度偏向内阁制的色彩,总统权力相对弱势。主因系立国政府活动受限于议会信任的宪政运作模式,该国总统在宪法上无主动免职总理、部长及解散国会的权力,更换内阁及部长须获得国会同意,撤换内阁若达半数以上,必须重新获得政府信任才得以进行活动。

此外,由于选举时程(electoral cycles)的安排,立国总统在必须面对新国会与新民意的情形下,如果总统所属政党在国会无法取得多数,总统就必须与多数党妥协总理人选并交出组阁权,使得立陶宛实际宪政运作出现多次共治政权,总理在宪政上实质掌握政策制定的权力。

立陶宛外交部长发言人1月5日表示,立陶宛政府欢迎台湾设立“台湾代表处”,此一决定“坚定不移”。图为立陶宛外交部长兰茨贝尔吉斯(左)2021年9月15日赴美国国务院,会晤国务卿布林肯(右)。(Twitter@Gabrielius Landsbergis)

就此来看本届立陶宛政府,无党籍的总统瑙塞达在2019年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胜出,祖国联盟─基督教民主党提名的对手希莫尼特落败后,改以无党身份投入2020年国会选举并当选。选举过后,祖国联盟─基督教民主党、自由运动党与自由党结盟,推举希莫尼特为总理人选,而现任外长兰茨贝尔吉斯即为祖国联盟─基督教民主党的党魁。立陶宛政府再次形成了共治的局面,而实际权力便落在立场偏右的总理希莫尼特手上。

希莫尼特政府上任之初,就宣示将执行以价值观为基础的外交政策,“将捍卫从白俄罗斯到台湾,全球各地争取自由的人士”,承诺支持台湾“那些为自由而战的人”。从台湾设立代表处到跟随美欧制裁白俄罗斯,再到高调向美国争取武力协防,一系列紧跟美国列车之举,均由希莫尼特政府所主导。

针对立陶宛总统1月4日表示立政府决定让台湾以“台湾”名义开设“驻立陶宛代表处”是一个错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图)1月5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认识到错误是正确的一步,但更重要的是采取行动纠正制造“一中一台”的错误行径,回到一个中国原则的轨道上来。(中国外交部)

瑙塞达与希莫尼特两人,从竞争关系走向了共治关系。在台湾设处问题上,此前瑙塞达并未毫无发声。2021年8月北京宣布召回大使后,瑙塞达即称该国仍实行“一中政策”,希望中国能改变召回驻立陶宛大使的决定;同年12月,立陶宛召回驻中国临时代办,瑙塞达表示将向欧盟领袖寻求帮助。看得出来,立场亲美的瑙塞达并未反对台湾设处,但试图通过欧盟途径减缓与中国之间的外交紧张。

立陶宛内部政局则在同一个时间段陷入动荡,包括美国制裁“白俄罗斯钾肥”争议、反华政策致使经济受困、边境难民危机等接踵而至。12月13日希莫尼特接受当地媒体访问时曾说,对于她领导的政府而言,有太多问题积压在一起,在受到更多批评的情况下,政府很难承担政治责任,“可以很直接的说,不排除政府全部辞职的可能性”。立陶宛民调机构12月28日所公布的最新调查显示,该国政府2021年12月支持率跌至17.3%,创下立陶宛过去10年来最低水平,民众不信任度也由39.6%暴增至47.8%;其中,希莫尼特的不支持率从49.6%升至52%,外交部长兰茨贝尔吉斯的不支持率从59.8%升至66.4%。

▼台湾“挺立”,“霸气”买下2万瓶立陶宛兰姆酒将抵台,民进党政府分享菜谱:

瑙塞达的“唱反调”,背后有着该国内部政治角力的脉络,也是两位总统选举对手的延长赛。接下来“台湾代表处”何去何从,当然中美俄地缘政治的博弈还是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力,包括北京如何强势捍卫“一中”原则,欧盟除了口头上的价值观支持外,是否还会给予具体的行动支持,以及美国又会在背后施加多少压力,这些因素都会从外部对立陶宛政局的变化产生作用,左右着“台湾代表处”事件的发展。

无论如何,最后付出最大代价的依旧是台湾。不久前部分台媒还喜孜孜地宣传台湾捐赠的监视无人机,替立陶宛巩固了东部边境安全,殊不知卷入了更为惊涛骇浪的地缘危局之中。蔡英文政府所谓的“外交突破”与“民主伙伴”,原来是奠基在立陶宛选举政治的政客斗争态势,如此“主体性”,未免太过于脆弱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