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北辰折射台湾社会面对大陆“反共成魔”的执迷不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退役少将于北辰在年前宣布退出国民党,公开支持民进党籍台中市第二选区立委补选候选人林静仪,引发各界议论。

于北辰给出很多理由,说家人受到威胁没有国民党人关心,又说林静仪帮助了他太太安心接种疫苗,面对背骨指责,强调自己一辈子受“国家”栽培,不是“党”栽培,军人是效忠“国家”,而不是党。

接受电台采访,于北辰又说,唯一之中国就是“中华民国”,不接受国民党承认对岸。

但此说法很难成立,如果于北辰认为两岸还是一中代表权之争,那最希望两岸互相承认的是民进党,是称统一是“叛国”的林静仪,因为承认大陆对“台独”而言从来不是问题,他们反对的是两岸同属一个中国,于北辰到底认同,还是不认同?

面对外界质疑为何支持立场“台独”的立法委员候选人,于北辰又说,“台独”只要没有行动,就不算犯罪。试问,难道民进党三十年来,都在打嘴仗?

众所周知,台湾所谓的“刑法100条”被废止后,“台独”主张被归入所谓的言论自由,这是台湾解严后才有,但于北辰的“汉贼不两立”却又是两蒋“戡乱意识形态”的延续,那时两岸是政权对立,不是“国家”之争。如果于北辰效忠两蒋,那他为何又支持把两岸定位国与国的“台独”?显然,他的说法自相矛盾。

况且,所谓的“动员戡乱”是李登辉任内宣布结束的,“九二共识”也是30年前达成的,当年为何不反李登辉,当年为何不退出国民党?

其实,于北辰的这种矛盾,正是台湾社会认同异化的缩影。一方面,多数台湾人承袭两蒋的“戡乱意识形态”,面对大陆,始终抱持根深蒂固的“反共”偏见,另一方面,他们又接受“台独”去中国化教育的洗脑,混淆了政府与“国家”的概念,造成“军事戒严”解除后,“反共”和“台独”两种思潮搅和在一起,岛内的“戡乱意识形态”却愈发加深,为两岸和解乃至走向统一带来空前严峻的挑战。

对比之下,当年“反共思想阵营主导者”,已年过百岁高龄的许历农将军,却能捐弃前嫌、放下成见,为民族大义,不再执着昔日谬误。

1981年双十节担任指挥官的许历农。(Youtube@华视新闻)

2017年,在台湾九三军人节前夕,许历农道出了自己的心路历程,在他看来,中国大陆,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无论施政方针、基础建设、经济发展,几乎都遵循国父孙中山先生的建国方略、建国大纲、三民主义,贯彻施行的,既然当年“反共”的理由早已不复存在,当然不能为反对而反对。

因此,许历农当年毅然退出国民党,正是为不同流合污,保住中国军人的晚节。不是昔日“反共”的他变了,而是台湾内部的国家认同比之当年已是天渊之别,当年两岸各为其主,许历农追求的是中国富强,现在他仍是,一路走来始终如一。

当然,许历农也在改变,像李敖说的,这样的改变在30年前就开始了,只是他自己尚未察觉,1993年,许历农在《大是大非-我的痛苦抉择与崭新希望》公开信中写道,对于一个毕生信奉总理遗教的老兵,在卸去公职以后,仍然不得不痛苦地承认,所献身的党已经丧失了党德党魂,所报效的“国”也已经陷入了国家认同与分裂的危机。

为反对“台独”,他告别旧我,许历农令人敬佩之处在于,他戎马一生后发现,中国的前途命运是掌舵在昔日的“敌人”手中,他的转变是从承认自己的失败开始,这样的觉悟与反省,这样的勇气与格局,让今天的很多国民党人望尘莫及。

反观于北辰,面对民进党鸠占鹊巢,他仍一条道走到黑,当他坚持的“反共”,已经变成了反民族、反中国、反统一,当他退出国民党,去迎向一个更认同分裂的政党,他的所作所为,早已和两蒋的理念南辕北辙。有北辰之名,却看不清两岸的大局与方向。

今天的台湾,像许老爹一样头脑清醒的还剩几人,如于北辰一样深陷迷思的还有多少?而期待后者摒弃“戡乱意识形态”,自觉自愿地转变,客观理性地认识大陆,恐怕是不切实际的。了解这些“反共成魔”者的第一步,应先从放弃对他们的期待开始,毕竟,国民党里何止一个于北辰,他只是显性特征最明显的一个罢了,他也只是台湾社会的冰山一角而已。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