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卖灵魂”的于北辰 身怀两种“时代精神”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12月31日,原属国民党籍的台湾备役少将于北辰发布声明,宣告退出国民党,36年党龄就此中断。随后其于访谈节目中表示,之所以决定退党,是因国民党已经“忘记反共”。

“自从九二共识开始,就对反共模糊了”,于北辰表示,连战访问大陆受到高调欢迎后,其便疑惑“到底我们为何而战?”于更坦言,自己对九二共识的看法和台湾前总统马英九不同,因为“马是政治人物,而我是军人”,“宪法的一中就是中华民国,没有各表,因为各表就是示弱”,如今“反中和反共已经无法区隔,所以要做的就是坚持反共。”

然而伴随“反共”声明的,尚有于北辰急速的“带枪投靠”。1月2日,台中二选区立委补选倒数9天,民进党候选人林静仪于台中沙鹿举办大型造势活动,于北辰竟特地自录影片至活动现场播放,并在片中以“林静仪的好友”自居,表示“选举是一时的,朋友是永远的,台湾这块土地,真的不要因政党倾向不同而分裂,彼此互相批斗!大家一起为静仪加油!”其也分享,2020年6月台湾疫情严峻,是林静仪以“医生专业立场”,说服自己太太“打AZ是安全的,自己身为医生都已打2剂,不用担心。”如今其与太太两人皆已完成AZ疫苗接种。

以上种种,引发了泛蓝阵营的轩然大波,不少政要纷纷抨击,指于北辰“出卖灵魂”、“忘恩负义”、“欺师灭祖”,将成“台独用过即丢的夜壶”。然由台湾视角观之,于北辰之流虽立场反复,却堪为某种“时代精神”象征。

国民党溃势难阻

首先,于北辰所为,体现了国民党在信仰与版图的双重崩溃下,众人自寻出路的“食客”精神。

食客本是春秋战国一大职业,为各国政要与贵族所雇,贡献一己所长协助主君,包括出谋划策、出使游说、行刺暗杀、鸡鸣狗盗等,毛遂、冯谖、荆轲、蔺相如皆为其中名角。然与前者得受重用、载入史籍相比,多数食客的一生寂寂无闻,若非久居一人门下,抑郁而终,便是频繁易主,以至泯然众人。简言之,除却荆轲等政治明星,“合则来、不合则去”的游离,更接近食客的求利本色。

回顾于北辰在国民党的岁月,其曾经历两位政要重用。第一是马英九,第二则是吴敦义。

于北辰在政论节目中公开支持民进党籍立委候选人林静仪。(Youtube@新台湾加油)

2013年洪仲丘案爆发,台陆军装甲兵542旅长沈威志少遭调职,台军形象跌至低谷,马英九遂在亡羊补牢心态下,接受了时任台国防部长高华柱的力荐,指派于北辰接任旅长,并在同年年底将其拔擢为少将。彼时于仅45岁,是台军中最年轻将领,若非其以健康因素于2015年自请退伍,这颗“明日之星”仍是后势看涨。

2017年,吴敦义与洪秀柱、郝龙斌等人竞选国民党党主席,吴眼见洪秀柱在深蓝板块的优势,便自组侧翼“奇策盟”,积极拉拢军系人脉,于北辰也以退将身分替吴操盘、辅选,最终吴敦义在第一轮投票胜出,以52.24%的得票率辗压寻求连任的洪秀柱。论功行赏时,吴也大方提拔于北辰担任黄国园党部(黄复兴的桃园支党部)主委,为当年18位支党部主委中最年轻者。

然而于北辰不甘长居此位,开始探询竞选国民党区域立委、不分区立委的可能,却总是不得其门而入。为求营造声势,其转而经营youtube频道,讲述军中故事、评论时政,以其便给口才聚拢大批粉丝,获得“斗内将军”之称,也替未来累积声量。2020年,国民党提出不分区立委名单,于北辰未能代表军系雀屏中选,眼见吴斯怀名列第四顺位,便开始了炮口对内的猛轰,以至在2020年9月7日遭黄复兴党部主委臧幼侠解职,离开黄国园党部。此后,于北辰频繁出席绿营政论节目,并在2021年最后一日正式退党,结束其在国民党36年的职场生涯。

台军前陆军中将、现任国民党籍台湾立委吴斯怀接受广播电台专访。(《POP撞新闻》供图)

平心而论,于北辰在国民党的经历,已比常人幸运太多,先是受马英九提携,又受吴敦义拔擢,年纪轻轻便升任少将、黄国园党部主委,更拥有大批自媒体粉丝,可谓是集三千宠爱于一身。之所以忽于今日求去,除了贪得无厌、恼羞成怒的巨婴心态外,更多是预见了国民党的兵败如山倒,欲替自己寻下个靠山。

从部队、党内到脱党,于北辰的“食客”精神贯穿一切行止:升任最年轻少将后,便想往政界发展,由此投靠吴敦义;在吴敦义治下升任黄复兴支党部主委后,又想参选立委,不过几年未能如愿,便开始脚踏两条船,向绿营递出橄榄枝;眼见国民党四大公投溃败,便毅然决然退党,主动靠向林静仪,又在1月6日宣布以无党籍身分参选桃园区议员,企图兼吸蓝绿两大阵营选票。

于北辰早在退党前,便频上绿营政论节目谴责国民党。(Youtube@新闻面对面)

“反共蓝”与“台独绿”的意外共鸣

而上述发展,暴露了台湾另一“时代精神”:偏安。

于北辰脱党时,曾大言不惭振振有词道“国民党不再反共”,仿佛自己是蓝营最后良心,却似乎忘了“凡走过必留下痕迹”:早在成为“土房哥”前,其曾是许多大陆节目的座上宾,于《凤凰卫视》等场合抨击民进党“网军乱政”、败坏台湾社会风气,甚至侃侃而谈“中国必将统一”。如今之所以左打国民党“九二共识”亲共、右向林静仪靠拢,不过就是看准了台湾社会的新起潮流:在偏安精神大行其道下,“反共蓝”与“台独绿”意外产生共鸣,其正好有机会两边搜刮选票。

在“反共蓝”视野内,其虽痛恨民进党,却也坚决抵制统一;虽未必会否认自己是“中国人”,却不愿接受中共统治。在其看来,虽然反攻大陆旧梦已逝,“中华民国”依然存在,只不过范围仅限台澎金马四处。

而上述主张,又可细分出“理念”与“选举”两派。对理念派而言,其更多是一念执着,比起接受一国两制,其还宁愿被民进党持续凌辱践踏,并在拳脚加身同时,死抱“反共”的陈年神主牌;而选举派则更多是现实盘算,即为求胜选,逐步弃守“九二共识”等传统国民党主张,也不肯向签署“和平协议”更进一步,“执政”才是唯一考量。两股势力交叉缠绕下,“反共”虽未必等于深蓝,却已是国民党的隐形主旋律,故于北辰的话术即便可笑,却能吸引到一定蓝营选民支持。

2021年5月31日,台湾退役将领于北辰参加政论节目,建议中国应把疫苗送至日本,再由日本偷偷转运台湾。待至台湾疫情结束,中国再“揭密”疫苗真实身世,便能让台湾人“感谢祖国”。(Youtube截图)

“台独绿”的主张自不待言。其首先要击溃国民党的政治版图,遂行夺权目的,二要避免台湾被中共收回。简言之,若国民党今日所求为“重新执政”,民进党的唯一目标,便是“永远执政”。

在此思维下,其精密操作了两手战略,一是用“台独”的海市蜃楼吸引强硬派与觉醒青年,毕竟这两大族群活在幻想的泡沫内、未谙国际现实,笃信依靠“公民自决”与美国口头支援,便能实现“两国两制”,只不过眼下有国民党等“中共同路人”牵制阻碍;二是寄生“中华民国”的躯壳,宛如冬虫夏草的菌丝般,悄然夺去了这四字隐含的中国色彩,使“一中宪法”沦为虚设,也让“中华民国”为台独所用,成了身不由己的僵尸。纵使国民党想“借尸还魂”,综观台湾今日选举生态,也已是缘木求鱼、难于登天。

归根结柢,于北辰虽作法难看,却是当今台湾政坛与社会的写实缩影。国民党内派系林立、“食客”众多,于北辰不过是跨了多人心中盘算、却尚未跨出的难堪一步,伴随国民党士气溃散、版图崩解,往后的“于北辰”只会多、不会少;而台湾社会早已自弃统一话语权,统派既无政治声量,也无传媒影响力,倒是“偏安”的拒统心态大行其道,蓝绿皆然。

于北辰此次叛离,未必能收获政治席位,毕竟缺乏两党支持的政治人物,下场往往就是泡沫化。但其正以自身行动,撕开台湾隐晦的话语迷雾:投机的偏安已成政坛主流,国民党无以抵抗此潮,民进党操作起来驾轻就熟,台湾问题已难在无外力介入下,重回春暖花开的两岸同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