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陶宛威胁”偷渡“中国威胁”:西方国家无解的自我诅咒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因为允许台湾方面以“台湾”为名设立代表处,立陶宛遭北京外交降级,经济持续受压,欧盟其他国家的商品也受到影响。美国政治新闻网站《政治家》(POLITICO)1月6日报道称,作为新一届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国,法国希望欧盟迅速采取措施力挺立陶宛,反制中国。

POLITICO援引一名法国政府高级官员报道称,法国希望在该提案成为法律前就采取反制措施。该名官员强调,因反胁迫法案仍在谈判中,也许可以提前做一些事情支持立陶宛。

在欧盟之外,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1月5日在华盛顿与到访的德国新外长贝尔伯克(Annalena Baerbock)会晤后,2人在美国国务院举行联合记者会时表示,“我们对中国政府试图霸凌人口不到300万的立陶宛相当关切”。布林肯并且指出,中国正促使欧洲和美国公司停止用立陶宛制造的零组件产品,若不从,有可能失去中国市场准入,美国将与包括德国在内的盟友合作,对抗中国的恐吓。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1月3日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内的9名外交部长通话,承诺美国将持续与跨大西洋伙伴盟友进行密切咨商与协调合作。图为布林肯2022年1月7日在华盛顿的国务院出席记者会。(AP)

无独有偶,美媒《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1月5日发布社论并提出“是什么造就一个民族国家?”(What makes a nation-state?),以俄罗斯总统普丁(Vladimir Putin)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分别不接受乌克兰和台湾的主权举例,认为中俄两国都以“有偏见地解读历史”来正当化自己的行为。文章并给出结论,“如果普丁扩大对乌克兰的攻击,亦或者习近平对台湾发动攻击,这些都不是国家统一战争,而将是对主权国家的侵略战争”,强调“所有守法国家都应尽其所能地予以抵制”。

“中国威胁”成西方无解的自我诅咒

从一系列美欧政要发言与媒体报道立场来看,“中国威胁的诅咒”与日俱增,加速了美欧等西方国家从“疑中”到“反中”的预言实现。曾经有望借由签订《中欧投资协定》而向好的中欧关系,也在欧盟新启“系统性对手”(Systemic Rival)的定义与认知下,双边关系开始陷入逆水行舟的处境。

对照欧盟曾经视中国为“维护全球规则和体系”的潜在合作伙伴,直到欧盟2019年调整了对华政策,首度称呼中国是“系统性竞争对手”,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当时甚至就此回应一句“没有人是天真的”,即透露中欧关系发展潜藏猫腻的端倪。直到最近,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去(2021)年12月底直言,“回顾2021年,中国人权状况恶化、制裁欧洲议会议员及胁迫立陶宛等都对欧中关系造成负面影响”,主张欧盟在中国议题上应保持一致,把中国视为合作伙伴、竞争对手和“系统性对手”。

马克龙(右)虽认定中国既是“伙伴、竞争者,又是系统性的对手”,但也认为欧盟不应该和美国一起对抗中国以避免引起冲突。(视觉中国)

综观上述总总,造就匿名法国官员提起反制中国,乃至于欧盟代表言说应一致视中国为“对手”的呼告,背后深层次的意识皆发源自西方牢不可破的“中国威胁”信念,以及西方对于世界权力与秩序正在发生“东升西降”转移的不安。人口仅300万的小国立陶宛得以尾巴摇狗,不过是美欧等西方国家压抑这层恐惧许久之后,受到一次性刺激而喷发的井口。否则就客观、现实且常规的国际关系而言,立陶宛无视其他欧盟成员国的意愿和利益,任意将一国政治问题扩大化,为了一己之私图谋逼迫区域组织对抗中国,不仅罔顾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也缺乏理性。

无怪乎德国《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 Zeitung)发表评论文章,直指西方一直对台湾问题的敏感性表示尊重,立陶宛政府却在未和欧盟伙伴协商的情况下打破这一共识,其他欧盟成员国必须向立陶宛表明,其行为“愚蠢且自私”,是无视盟友利益的行为。立意无非正告欧盟,其对华政策不能被立陶宛“绑架”与“威胁”。

▼▼▼台湾驻立陶宛代表处成立,中国与立陶宛的关系持续紧张(请点选图集浏览):

+4
+3
+2

“立陶宛威胁”才是颠覆既有国际秩序

可叹的是,立陶宛与欧盟之间,类似尾巴摇狗的剧情仍没有落幕迹象,美欧等西方疑中政要顺势将种种对于“立陶宛威胁”的提醒,利用西方社会根深蒂固的不安,巧妙转化并偷渡成为“中国威胁”渗透欧洲所造就。简言之,这批政要意图描绘的国际政经秩序图像,是先有西方社会相信为真的“中国威胁”,方有求助无门的“立陶宛威胁”,是“中国威胁”迫使了立陶宛今日对欧盟的绑架。

然而,回头检视长久以来西方世界对于“中国威胁”的恐惧说法,有意图并有能力颠覆既有国际秩序始终是西方对于中国甚感不安的认知因子,但西方不愿见到的“颠覆既有国际秩序”,事实上也在自我炮制的“立陶宛威胁”当中清晰可见。立陶宛在国际高调制造“一中一台”,无视“一中原则”,难道就不是一类“颠覆既有国际秩序”的挑事?

立陶宛总统瑙塞达曾表示,立陶宛是主权独立国家,有权与任何国家创建经济文化关系,但也承认立陶宛政府允许台湾以“台湾”名称在该国设立代表处是个错误。(Twitter@ Gitanas Nausėda)

两岸分治的现实是为中国内战的延续,但“一个中国”的定义之于国际而言,早已没有了分歧,哪怕是西方对于北京强调“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的说法,从承认、认识(acknowledge)到理解的用词都有,但联合国大会第2758号决议已反映此一论点,并使之成为主流见解。是以“一个中国”既是事实,也是“既有国际秩序”,立陶宛蓄意并颠覆既有国际秩序的行径,不见包含欧盟国家在内责其“破坏秩序”,却对于中国或有危及“己之秩序”之忧而大加挞伐,“颠覆秩序”双标至此,无以复加。

罢了!真正无以复加的又岂会是丛尔小国的立陶宛,也难为欧盟,而是西方整体对于“中国威胁”的无知与恐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