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国民党人 没有国民党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就在国民党上下忙着为连月三败清理政治阴霾的此刻,前高雄市长韩国瑜在出版个人新书后的一周,登高一呼,于脸书写下“莫散了团体,莫休了志气”,随即掀起韩国瑜支持者的热情,诸如国民党不能分裂、国民党需要韩国瑜挺身解救的留言不绝于耳,对照以朱立伦为首的党中央现正“鞠躬尽瘁”为接连败选而检讨,两相对照高下立判,国民党“党内有党”的态势再次隐约浮现。

在前次台湾总统大选落败后,长期沉潜但人气不坠的韩国瑜,1月12日突于脸书写下“莫散了团体,莫休了志气,路是对的,就不怕路远,我们一起努力”,引起台湾朝野瞩目。这是继1月2日出版《韩先生来敲门》并举办新书发表会后,韩国瑜再一次刷爆个人在台北政坛的存在感。只不过,韩国瑜12日出手发文的时机紧接国民党9日于立委补选与罢免两场连败之后,也正当朱立伦遭受各界非议究责之时,韩国瑜此刻一句“莫散了团体”,号召韩粉回归之情溢于言表,在声势营造上,也有戏棚别搭、刻意与声量低迷的党中央互别苗头的味道。

韩国瑜1月2日举办新书发表会,后于5日对外声称“首刷已经几乎销售一空”,同时因舍不得看到支持者破费,决定不再继续加印,此举反倒更吸引支持者求书的欲望。(Facebook@韩国瑜)

尽管韩国瑜如今的跃跃欲试,大有趁“朱”之危、为己迎势而来,但从国民党此回在台中第2选区败北,到朱立伦败选后四面楚歌,再到韩国瑜召唤韩粉回归易如反掌、俯拾即是,其间大有环环相扣的内因在引导着国民党的每一次失败。

以这次台中第2选区立委补选为例,台中海线一带过去长年为颜清标家族的势力地盘,颜清标与颜宽恒父子先后担任了共6届的区域立委,尽管颜家终于在2013年披挂国民党籍上阵,结束了过往国民党刻意礼让的默契,但国民党党部系统在当地的组织动员,受制于颜家自己根深蒂固的桩脚势力,一直都不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事实上,台中海线一带并非国民党党部组织无力的特例,国民党党部系统在2000年台湾政党轮替后的组织动员战力便已普遍衰退,就算到了马英九执政期间,党部组织与政治动员能力也未见起色,传统军公教的动员网络早已生锈动不了,直到2018年依恃着韩国瑜“个人崛起”,传统支持国民党的军公教网络才得以瞬间回神。

台北罢免、台中补选两战皆输,国民党主席朱立伦(中)却未现身选后记者会,引发支持者不满。图为朱立伦选后隔天(1月10日)赴台南全台祀典大天后宫参香。(国民党供图)

以国民党组织动员能力为中心,串起早先的动员失能、韩流兴起,到今次败战民进党从未取得过席次的台中第二选区,当要问的问题是:为什么在威权时期,这批传统支持国民党的军公教群体都是党部系统在动员,时至今日全变信仰韩国瑜个人、并被标签化为韩粉的狂信者?

国民党众不是没有人回答过这样的问题,诸如复归的赵少康揭竿“战斗蓝”旗号,喊着国民党要团结,方针是透过群组强化横向联系,使出统一口径、统一战术、统一阵线、口径一致、团结攻势等五大攻势,主张国民党应师法民进党的强项,告别温良恭俭让。但具体到现实的情况是,一干党众心知党部组织动员能力不彰,喊着要勤于练兵,但“战斗”到底的成果是连把当初那批韩粉叫回来投票的吸引力都没有。

中广董事长赵少康发起“战斗蓝”,引起舆论讨论,此举是否意味将在国民党成立另一个次团,成为“党中党”。(中广提供)

不论是国民党中央也好,地方党部也好,“战斗蓝”也罢,部分国民党人告别温良恭俭、一心战斗的方式,确实在某些时候激励了韩粉的情绪,但到了实际动员时刻却千唤万唤唤不回,动员不到选票上,结果都是白工。更进一步说,在国民党党部系统短期内的组织能力不会有太大进步的变化下,诸如“战斗蓝”用力到底,或只能策动韩粉,但韩粉又多“非韩不投”,结果是能被国民党动员、吸引的票源很不稳定,忙了半天也带来不了什么外溢效果。

自国民党2020年台湾总统大败后,不乏一群失意党工力图振作,他们相信败选是因为国民党缺乏论述,故而全体“战斗化”,但对于组织系统崩溃的问题症结不屑一顾,终致选票极大化的边界依旧走不出双北与桃园、新竹等北部县市。回顾起国民党一路走来,这一步错、步步错的窘境,不禁让人想起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家鲍罗廷当年应邀帮孙中山改造国民党,临走前说的一句话,“只有国民党人,而没有国民党”,从论述混乱、缺乏共同信仰,乃至于组织动员能力溃散,都在在回应了鲍罗廷的先知先见,“只有国民党人,而没有国民党”。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