厘清脉络 反全球化下的中国现象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期,一些发达国家反全球化浪潮被推波助澜,经济,政治和社会诉求被进一步放大。全球化进入调整阶段。厘清反全球化脉络。分析,反思和把脉中国经济发展现状和趋势,成为应对反全球化动荡的关键。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前所长吴念鲁认为,当今世界动荡的根源可以归结为全球化与反全球化的矛盾和冲突。全球化是把双刃剑,一方面,在市场基础上世界变得越来越小,国家之间的经济相互依从越来越密切。另一方面,由于经济全球化导致的不平衡发展,以及社会不平等分配,国家之间社会不同阶层之间的利益与矛盾冲突加剧。

反全球化为了更好的全球化

吴念鲁称,经济与政治相关联,国际经济体系依赖于国际秩序,到底是地缘政治决定地缘经济呢?还是地缘经济能够改变地缘政治呢?这无疑是两种不同的理念。并决定不同的发展方向和未来的世界经济秩序的重建。

已经悄然改变了世界,所以,要想回到过去的时代已经不可能了。当今全球化得发展,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是不可逆转的发展趋势。全球化加速了世界经济中心转移,中国与新兴经济体国家反过来成为全球化的推动者。

无论基于哪一种原因出现的反全球化,它虽然对世界经济与政治的发展起了重要的影响,但是它只是全球化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中的一个。

也有可能,反全球化也许能为了更好的全球化,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世界大家庭中,全球化在不同地域,不同国家,不同时期,不同阶段所经历的进步和挫折,所受到的争议和省视,产生的矛盾和冲突,其情况和影响各有不同,但是全球化所带来的加快人类进步和发展是不可抹杀的。唯一的办法是,适应和找出全球化稳健发展的路径和办法。

在习近平所主张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中,持续推动经济全球化是其中重要一环(图源:新华社)

中国经济社会新特点

中国经济格局的变化和世界格局密不可分。中国在影响世界,世界也在影响着中国发展。最近几年中国经济格局正在悄然发生着巨大变化。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所长张承惠认为,全球化造福世界的同时负面影响加剧:收入分配不均,全球贸易和结构失衡。当前中国经济社会几个新的突出特点是:

一,经济总体起稳 地区分化加剧

从主要的经济指标看到,从2016年的四季度以来中国经济筑底的迹象越发明显。中国经济增长的区域性分化在加剧。中国经济增速可期待,在未来,中国经济保持在6%的增长的可能性较大。但是社会矛盾激化。

二,中国财富快速增长 收入分配不均加剧

收入分配不均已成为世界共同现象。中国地区内部分化也在加大。数据显示,1995年中国财产的,基尼斯系数是0.45.2012年为0.55,但是到了2012年中国家庭净资产基尼斯系数达到0.73,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财产,低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2015年中国的基尼斯系数0.462,超过国际0.4的贫富差距警戒线,接近美国(0.48),高于欧洲(0.31)。

收入分配不均的显现主要是,中国城乡收入差距加大。城市农村不同阶层收入差距加大,行业收入加剧(特别是垄断性行业),中国地区内部收入差距加大。

造成收入分配不均加剧的主要原因。一是收入分配制度不完善。二是初次分配过程中的不平等竞争,尤其是垄断行业。三是收入再分配手段和功能严重不足。(高收入调节不力,低收入阶层缺乏有效保护)四是灰色黑色收入以及腐败等造就的一批暴富者,并从许多方面影响社会分配过程。

三,中国过度金融化

中国金融发展速递超过实体经济发展速递,金融发展不能满足实体经济的发展,不能更好的为实体经济服务。 金融增加值占GDP比重快速上升(2000年4.4%,2016年8.4%,美国7.2%,欧盟4.9%,欧元区4.6%,德国3.59%,台湾6.4%,韩国2.1%)。

2015年2818家A股上市公司利润合计24643.1亿,其中16家银行利润12696亿,银行利润占比51.5%。5家保险公司1275亿。保险证券占比63.5%。中国目前各种金融公司遍地开花,实体企业走向金融领域,金融脱实向虚,链条过长。杠杆率过高。

四,经济结构调整加快 体制改革推进迟缓

中国深化体制改革,但是,体制机制实质性改进有限,政府部门沦为实实在在的利益主体。在一定程度上政府作为市场主体,参与市场竞争,利益固化格局突出。实质性改革很难推出。

创新在加快的同时,金融风险也在加大。近几年,随着GDP增速的下行,银行的不良资产在上升。而且有相当一部分银行在隐瞒不良资产。杠杆率快速上升。

中国经济发展新趋势

财新智库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认为,全球化由快变量主导时期正在变成慢变量主导时期。在全球化的高峰时期,中国经济增长最快的两个变量是,出口增长和固定资产投资。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出口增长基本负增长,投资进入个位数增长。

慢变量包括消费,创新,新经济,服务业等等。社会消费,产能投资以及第三产业占GDP比重越来越高。服务业占比提高是制造业衰退的结果,一直以来,第二产业占GDP的比重较稳定,第三产业服务业占GDP增长主要是以农业占GDP比重下降为代表。从2012年以后中国的服务业占GDP的比重较高,被认为是政府结构调整的结果。更多的认为是中国制造业衰退的结果。

制造业为什么衰退呢?是因为中国出口下降,中国投资了大量的产能,目的是为了出口。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出口大幅下降,导致了中国大量的产能过剩,以及制造业的衰退。中国当前的经济结构转型,与90年代的初的日本和韩国有许多相似之处。

对比发现,在G20国家服务业占比在50%的时候,平均的GDP增速2013年只有4%。如果说服务业占GDP比重上升到60%,那么经济增长速度可能继续下滑。2025年潜在GDP增速为5.0%。可见服务业占比的扩张对经济增长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

沈明高称,中国要维稳GDP增长速度,在出口下降的情况下只有靠投资。主要是房地产和基建投资(PPP)。2017年房地产增长速度预计在2%。如果房地产投资增速下降一个百分点,需要基础设施投资怎长2.4个百分点。才能弥补房地产投资带来的影响。2017年可供使用的结余资金明显减少。2015年到2016年初是PPP项目发起的高峰。中国未来转型关键在于重整制造业。创新成为关键。

那么,中国如何应对不确定性和反全球化?张承惠认为,首先就是战略思维的调整,在过去经济体制改革的过程中,中国注重以提升效率为重心的战略布局。但是在提升效率的过程中忽略的了风险,在考虑效率的同时,应该更公平的考虑公平的问题。

然后就是注重创新和风险之间的平衡。还有就是加快补短板。比如制度短板(包括收入分配制度,金融市场、制度及监管,国企改革,社保,教育,反对一行三会合并,中国衍生品市场发展过于谨慎,丰富程度不够,社保缺口较大),最后就是重塑社会道德体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