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指独立小王国 中南海发力国企改革

撰寫:
撰寫:

在中南海积极推动下,国企改革有了新进展(图源:VCG)

北京时间8月15日,据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报道,近期,有30余家上市国有企业正计划修改企业组织章程。据指出,此轮国企修改章程的主要目标是赋予党组织在集团内部的核心地位

从公开消息来看,早在2016年7月,中国上市央企一汽集团旗下的两家子公司一汽轿车与一汽夏利便完成了企业组织章程修订。修改完成后的企业章程纷纷增设党建条款,并明确党委参与公司决策的组织条例。而近期中国政府所推动的国企改革措施正积极引导企业增设党建条款,并明确党组织在企业决策过程中的核心地位。

在国企大规模增设党建条款的同时,外界对此也传出不少杂音。部分人士认为,此举将打击投资者对于中共中央放松对市场控制的期盼;更有甚者认为,这与中共中央十八届三中全会上做出“让市场在资源配置过程中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决议背道而驰。

习近平力推党管国企成了中南海眼中的新法宝(图源:VCG)

中南海急欲整顿国企乱象

在国有体制下,国企一直是中国实体经济中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然而,面对当前中国经济严重的“脱实入虚”现象,国企成为中共中央整顿的首个对象。

据了解,当前国企改革所面临的问题极为复杂。首先,国企内部存在严重的造假问题,这也使得中共中央对于实体经济的调控措施受到严重干预。今年6月27日,多维新闻在《地方造假频传后 中国惊闻央企集体造假》做了详尽报道。

其次,国企在海外投资项目失误连连也造成了国有资产严重流失。对此,中国政府也在近日针对国企海外投资制定新的规范机制,中国财政部正着手制定一项针对国企海外投资的财务监督以及绩效评估机制。

再则,面对实体经济产能过剩,企业利润率持续下滑,许多以过剩产能为生的国企仍靠着政府部门税务、信贷优惠措施来“亏本生产”。然而,随着实体经济利润率持续下滑,国企的造血机制因此呈现衰退迹象,后果便是国企沦为仰赖政府部门输血的“僵尸企业”。

根据统计,截至2017年6月,国有控股和集体企业资产负债率分别为GDP总量的61.2%和62.8%,广泛意义上的国有企业负债率总量来到GDP总量的124%,国有企业负债率远高于私营企业的51.8%。

面对债台高筑的国企,中南海限制国企债务增量的进展却极为缓慢。今年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在公开场合上指出:“推进去产能的首要目标是抓住处置僵尸企业这个牛鼻子”

从目前中共中央推行的国企改革措施来看,除了鼓励过剩产能企业进一步整并以去化低端产能外,中共高层也积极强化对国企的监管制度建设,借此来提高命令的贯彻落实。

钢铁成为中南海眼中难以去化的僵尸企业(图源:新华社)

重建国企内部制衡机制

今年3月,在国有企业党的建设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发言强调:“应坚持当对国有企业的领导不动摇,开创国有企业党的建设新局面”。习近平这番发言也被部分人士解读为以“党取代政府成为国有企业新主人”,更有人提出这是一场打着市场化头衔反市场化的政治行动。

然而,从中共中央的视角来看,当前国企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在于内部制衡机制的失灵,导致的后果便是中共中央所下达的命令难以在国企内部获得贯彻。

2015年6月,中共中央巡视组在对21家央企进行专项巡视后提出了一份针对国企的“体检报告”。在这份报告中提到当前央企内部存在“五大通病”。所谓五大通病是指:“党的领导弱化”下,央企内部“追求奢靡享乐,四风问题普遍”、“近亲繁殖,选人用人不规范”、“领导干部蚕食企业,国资监管有漏洞”、“领导干部和亲属,关联交易输送利益”

根据统计,自中共三中全会以来,国企高管落马人数已超过百人。国企内部缺乏有效的监督机制已成为国企腐败的根源,也因此,重建国企内部制衡机制便成为提升国企运营质量的制度性创新。

在中共中央推动的国企改革方案中,国资委逐渐从以往的国企“大管家”转型为只管资本,不管运营的“账房”。在国企自治程度获得提升的同时,国企的自我审查机制也随着制度的完备而更加完善。随着各级党组织的进一步完善,企业内部缺乏制衡机制的痼疾将有望获得抑制。

可以预期的是,在重建内部制衡机制原则下,“党管国企”将成为中共中央整顿“僵尸企业”的新抓手。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