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灭私有制 “高级黑”抑或“高级红”?

撰写:
撰写:

伴随着社会形态的变迁,公有制,私有制存废之争即敏感又非偶然。各有利弊,又势同水火。近日,中国舆论场就私有制存废之争的论战再发酵。“祸”起中共党刊《求是》旗下《旗帜》栏目官微刊发周新城《消灭私有制》一文。这不免使外界疑惑,周文要求消灭私有制的观点,这背后是“高级黑”抑或是“高级红”,还是另有它意呢?

中国不能因为《共产党宣言》提出“消灭私有制”,就要立刻消灭私有制,这是脱离实际的

周文指出,“消灭私有制是社会发展的客观必然趋势”,尤其以国有企业和私有制的存废为题炮轰以经济学家张五常、吴敬琏为代表的“鼓吹私有制万岁”的新自由主义主张,是“赤裸裸地反党反社会主义”,“人格卑劣,用心极其险恶”。

并使以政治大棒警告,“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这是共产党人不能忘记的初心,牢记使命,就意味着背叛共产党员”。并称“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特殊现象,不能凝固化、永恒化”。

此篇“雄文”推出便引出政、商、学界及民间左右对阵又一次激辩,许多人引经据典,从人性说起,或用历史事实,或以理论高度,对周文批驳。 有网民嘲讽周新城们讲一套做一套,“先把你全家财产拿出来充公,再批评私有制”。更有甚者认为,都不值得评论,把周文看作一篇心智异常不知今夕何夕的梦呓奇文,奇文共赏,或可一笑置之。

当然,也有分析犀利批驳,周文高调喊出“消灭私有制”是最绝的“高级黑”抑或“高级红”。其妄议中央,既对马克思《共产党宣言》中有关消灭私有制的观点做了生吞活剥、教条主义的理解,又犯了在政治上妄议中央,公开质疑贵中共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的错误,有重蹈历史覆辙之危,产生了极坏的社会影响,应该严肃处理。

周文背后的“高级黑”,难不成要把先富起来的人的私有“财产”,拿出来“消灭”?若先把周的财产拿出来充公,显然周是不会答应的。而所谓的“高级红”,难道是要借此热点炒作,提升自我威望和知名度吗?

在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看来,“私有制观念其实很早在柏拉图(Platon,公元前427——前347,整个西方文化最伟大的哲学家和思想家)的理想国际就有。柏拉图追求正义的政治学说认为私有制识一切灾难的主要祸根,他主张实现平均主义式的共产主义原则。但事实证明柏拉图的这一理想国家方案由于不切实际是不可能得到实现的,于是他在晚年退而求其次,主张法制,主张家庭的存在和一定的私有财产等。

“所以,私有制是贯穿人类几千年文明史的,是一直存在的。而且也代表了人类社会基本的生存和文明制度的。可能随着人类社会精神和物质的富饶,人们反而对于私有制所带来的好处没有了感知。不过,这依然是不言自明,自然而然的事情。显然如果没有了私有制,人们会立刻感觉到权利,自由、平等等等一系列问题的存在。”盛宏指出。

盛洪同时指出,公有制观念的存在是针对私有制的弊端和缺陷而产生的,公有制的问题其实是公权力的问题。这种形式在20世纪,随着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以及1978年以前的中国对私有经济的封杀等等都充分证明此路不通,酿成巨大悲剧。反而形成了一个权势和钱势都如日中天的既得利益特权阶级。

不仅如此,盛洪认为,公有制,私有制不单是产权的问题,更是一个基本人权的问题。洛克说过,人有生存权,这是天然的权利。而生存是要借助某些资源的。剥夺产权,就不再是财产权之争的问题,而是侵犯基本人权的问题。

在他看来,保护产权是基本原则是宪法原则,不是权宜之计。中共提倡保护产权,保护民营企业的产权。但是这种做法不免让人怀疑是不是权宜之计?不能因为担心民营企业资本流出。便给出权宜之计避免资本外流。

而中共在强调保护产权的同时,驱赶一线城市“低端人口”,这就是侵犯产权的表现。包括北京拆除“天际线”也是侵犯产权。这些事儿同时发生,难免不让人怀疑所谓的保护产权举措就是权宜之计。而一个社会的繁荣需要把保护产权当成基本的宪法。才能保证社会的长久繁荣。而且这不是一个当下的问题,而是持久的问题。

当然,也有分析指出,马克思与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里讲得很清楚。私有制之所以要被消灭,与它是否道德无关,而是与它在阻碍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方面有着更为直接和密切的关系。虽然资产阶级的私有制取代了封建社会的私有制,那是一种进步,而且这种进步最终导致封建政治制度的被推翻。但资产阶级的私有制在经历了一段时间后,对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力的发展也开始产生一定的阻碍作用了。唯一解决的方式就是要消灭这种资产阶级的私有制。

当时,中国不能因为《共产党宣言》提出“消灭私有制”,就要立刻消灭私有制与私营经济,这是脱离实际的。但同时,也不能因为中国现在还不能从根本上消灭私有制与私营经济,就认为《共产党宣言》提出消灭私有制的观点是不正确的。这存在一个当前与长远的关系问题。现在中国保留一定的私有制与私营经济,正是为了在将来更好更有利地去消灭这一关系。

而《共产党宣言》中用“扬弃”的词汇来表达对私有制的消灭,实际是说,在人类,所有制的关系不太可能一下子从根本上完全解决,而是一种转化,从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向社会占有转化。而且这是一种在个人所有制基础上的社会占有。听起来似乎比较矛盾。

其实,这正是一种辩证关系的体现,所谓个人占有,是指不再以所谓国家或者其他经济单位等这种组织的形式来实行这种社会占有的所有制关系,而是完全由个人承担与实现这种社会占有的所有制关系。虽然中国缺乏这样的实践,还不太能理解这种个人所有的具体形态,但它肯定与私有制关系完全不是一回事。它是一种纯粹的公有制关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