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向有变 资管新规暗示中国去杠杆“松绑”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7月20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关于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指导意见》”),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理财新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及《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计划运作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简称“证监会私募资管新规”)。

中国监管层为何选择在同一天连续发布重磅新规?对此有分析人士认为,资管新规细则出台,旨在稳定金融市场、缓解实体经济融资压力。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从实施细则来看,这样的信号值得玩味——中国监管层似乎有意放缓了金融去杠杆的节奏。

中国监管层在同一天连续公布多项资管新规细则,投资范围、估值方法、销售起点等多方面“松绑”的公募基金或成最大赢家(图源:VCG)

新规意在纠正前期执行偏差

《指导意见》明确,公募资产管理产品除主要投资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和上市交易的股票外,还可以适当投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但应当符合《指导意见》关于非标投资的期限匹配、限额管理、信息披露等监管规定。

在此前的征求意见稿中,没有明确禁止公募产品投非标,但也未说明可以投。金融机构在实际业务开展过程中对这条有很大的分歧。

不仅在产品设计方面进一步明确,公募的销售端门槛也降低了。理财新规将单只公募理财产品销售起点由目前的5万元降至1万元

兴业研究报告分析认为,这一规定一方面使得更多投资者可以投资理财产品;另一方面,也在一定程度上拉平了公募理财产品与公募基金等其他同类资管产品之间的销售起点金额。理财产品变得更加平民化。

中国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李虹含对多维新闻表示,除上述原因外,降低公募销售门槛也是为了缓解银行资金来源的压力。

而对于新老产品的过渡及存量消化的问题,监管层并没有设置硬性时间进度要求,而是要求不合规的老产品整体规模控制在存量产品的整体规模内。所投资新资产的到期日不得晚于2020年底。

中信证券分析认为,之前传闻的每年整改三分之一并未实行,这也有助于缓解融资收紧的预期。

去杠杆节奏放缓

几份文件传递出的核心思想是避免政策执行过严或是“一刀切”,防止因执行细节不明出现各方理解不一,导致金融机构出现消极观望的情况。

中国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室主任曾刚认为,一方面,新规对银行理财业务、资管业务提出更具体更详细的要求;另一方面,考虑到了新规实施的实际情况、银行的压力影响,对细节问题进行了明确,避免金融机构模糊解读和过度解读导致过度执行,缓解金融监管可能对流动性造成的冲击。

也有分析指出,资管新规对于严禁期限错配、净值化管理、严控非标的监管大方向没有改变,带来大量表外非标等资产回表的压力。

而商业银行受资本金限制,表内贷款不足以承接庞大的回表需求,导致此前过多依赖非标等表外融资渠道的企业,主要是民营企业,面临较大的资金接续压力。

中国央行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9.1万亿元(1人民币约合0.153美元),比上年同期少2.03万亿元。同时,债务违约风险明显增加。从债券市场来看,到目前为止债市新增13个违约主体,而2017年全年只有12个违约主体。

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姜超强调,去杠杆节奏放缓,绝对不代表再度加杠杆。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指出,现价段“稳杠杆”的要求已经比较明确,他建议,在提高信贷增速的同时,保持适度规模的非信贷融资,满足实体经济合理的融资需求。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