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信用被调至垃圾级 新兴市场离危机又进一步

撰写:
撰写:

新兴市场一旦发生经济危机将波及全球(图源:VCG)

土耳其的主权信用评级被下调至“垃圾级”,这对新兴市场来说是一个灾难,而更大的考验可能在明后两年,大量的美元债务到期。

综合媒体8月19日报道,8月17日晚些时候,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和标准普尔都将土耳其的主权信用评级下调至“垃圾级”。今年,在里拉兑美元汇率暴跌约40%后,标准普尔将土耳其的信用等级由此前的BB-下调至B+。标准普尔称土耳其的货币里拉有极度波动风险,并预计明年将面临经济萧条。

对此,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 8月18日做出回应称,他将挑战经济“游戏”。

“今天,一些人试图通过经济、利率、外汇、投资和通货膨胀来威胁我们,”埃尔多安18日在首都安卡拉召开的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年度大会上说,“我们要告诉他们:我们已经见过你们的游戏,而且要挑战你们。”

埃尔多安在提到美国时说,经济威胁不会使土耳其崩溃,土耳其不会向那些看起来像战略伙伴,但实际上把土耳其当作“战略目标”的国家投降。

事实上,货币涨涨跌跌,其实从来不是什么新鲜事,不过,当一个国家的外债比较高的时候,货币危机就会演化出另一场危机:债务危机。无论是80年代的拉美债务危机,还是90年代末的亚洲金融危机,它都与较高的外债相关。现在的土耳其也是,外债占GDP比例是新兴国家里最高的。所以里拉崩盘之后,土耳其的政府债务CDS飙升,市场在押注土耳其可能无法偿还债务。

其实不仅仅是土耳其,这些年新兴市场的美元债都在快速上升。1997年至1999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前夕,新兴市场的美元债攀升到一个高峰,危机后美元债有所下降。但从2005年开始,新兴市场的美元债重新抬头,2008年的金融危机后有所回落,此后达到了一个更加灿烂的高峰。

戒掉对债务的依赖是很难的,从2015年12月开始,美联储开始加息,但以土耳其为首的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和地区的外债规模是继续扩大,而不是缩小。这就是新兴市场国家每隔几年来一场金融危机的原因,它们的金融环境深受美国货币政策的影响。

国际金融协会2018年年初已将新兴经济体标注为风险级,因为近年来资金大量流入新兴经济体,且表现为大量非居民资产配置流入,新兴经济体中尤为危险的是阿根廷和土耳其。国际金融协会认为新兴市场的脆弱性还会向更大范围扩散,且高度集中于部分国家,这决定了风险有极大的传染性,部分国家汇率下跌比2013年削减恐慌时更为严重,这当中南非、印尼、黎巴嫩、埃及和哥伦比亚也尤为危险。新兴经济体仍然很脆弱,除了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影响外,贸易摩擦对汇率的外溢作用将愈发显现;阿根廷和土耳其不平衡假话也会加大风险的传染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