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输血民营经济 银行与企业的难言之隐

撰写:
撰写:

“在郭树清喊出‘一二五’之前,公司向中国银行借过两笔钱,利率在4.5%左右,‘一二五’之后还没新增的贷款,利率变化并不大,不过放款的速度明显快了不少,材料递交上去之后两天贷款就批下来了。”刘先生是浙江一家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的总经理助理,他所在的民营企业负责给很多大型汽车制造商提供零部件,在业内小有名气。

11月7日,中国央行党委书记、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在接受中国央行主管媒体《金融时报》采访时提出,初步考虑对民营企业贷款实现“一二五”目标,即在新增的公司类贷款中,大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不低于三分之一,中小型银行不低于三分之二,争取三年以后,银行业对民营企业的贷款占新增公司类贷款的比例不低于50%。

此番言论响应了习近平召开民企座谈会时,关于“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表态,但把支持民营经济变成一种“行政命令式”的指标考核引发了争议。11月12日,中共官媒《中国证券报》在头版位置刊发文章,指出“一二五”目标并非硬性考核指标,但无论是不是“硬性考核”,在实际操作层面,银行和企业面临的问题依然存在。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主持召开民企座谈会后,支持民营企业似乎成为了一种“政治正确”(图源:新华社)

民企“融资难、融资贵”从何而来

民企融资难、融资贵在中国的金融行业似乎是个永恒的话题。根据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公布的数据,截止2018年9月末,银行对于民营企业的贷款余额达到30.4万亿元人民币(1人民币约合0.145美元);中国央行数据显示,同期企业贷款余额为85.63万亿元。以此估算,民营企业贷款占比在企业贷款中占比约为35%。而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的份额超过60%,民营企业从银行得到的贷款和其在经济中所占的比重不匹配。

民企的融资问题不仅体现在宏观层面,在银行信贷执行端,民营企业也会受到“歧视”,香港金融研究中心数据显示,民营企业实际利率是国企的3.64倍。

小微企业因为规模有限,议价能力低,是造成融资贵的原因之一。天津一位小企业主对多维抱怨:“之前和某银行谈好一笔贷款,利率是基准上浮5%,但到放款前夕,银行以近期资金紧张为由,将贷款利率上浮至10%,公司资金链紧张,只能先借到钱再说。”

而银行也有难言的苦衷,从信贷审批环节来看,民营企业往往缺乏健全的管理和财务制度,账务往来不规范,这就造成了信息的不对称,银行将这种信息的不对称视为风险,风险大了,利率自然会升高。

除去风险因素外,民营企业贷款流程与国有企业相差无几,但民营企业贷款额度小,频次高,对于商业银行而言单笔交易平均成本高。因此,在资源有限的前提下,商业银行更加倾向于将资金贷给国有企业。对于民营企业“少做少错”,减少坏账,就造成了民营企业融资难。

“一二五”背后的银行“纠结”

一位中国交通银行基层信贷员对多维表示:“目前开展业务面临着‘两难抉择’,面临的情况一方面是找上门来的企业有融资需求,但从合规的角度看,这些企业风险比较大,银行不敢贷;另一方面,一些经营状况良好的民营企业自身现金流充裕,并不需要银行贷款。”

像刘先生所在的企业,经营状况好,现金流充裕,“很多银行排着队求我们开户贷款,公司在好几个银行都有授信额度,如果不是老板要扩建厂房,增加生产线,我们也不会从银行贷款。”刘先生表示。

前述交通银行员工表示,目前很多银行对民营企业都有类似绿色通道式的快速审核,尽量简化放款流程。优质的民营企业确实能更快拿到成本更低的资金。

刘先生补充说,今年的经济形势不好,车市比较低迷,传递到我们零部件行业更是被无限放大,今年旺季营收对比2017年同期接近腰斩。我知道的一些同行,因为订单减少,更不需要从银行贷款周转资金了。

刘先生向多维透露,公司在中国银行和农业银行拿到的贷款利率基本都在4.5%左右,融资成本较低,这些资金一部分用于生产,另一部分购买银行理财产品,还能通过息差获得收益,有些银行为了完成向民营企业贷款的指标,对于贷款用途审查并不严格。

由此看来,经济下行压力导致整体需求下降,使得企业减产,进一步造成民企信贷需求的降低,而民营经济的疲软则又加大经济下行的压力,可能导致恶性循环。这恐怕是中共高层扶持民营经济,刺激信贷需求的原因之一。但银行执行环节如不加强审核,贷款没有流入实体经济却在金融系统空转,恐怕会埋下更多隐患。

那么除了银行“不敢贷”和“不需要”贷款的民企,是否存在有真实需求却贷不到款的民营企业?

“规模小、资产少是民营中小企业融资难的主要原因。像很多从事设计、软件研发、咨询服务等领域的公司,这些企业多是轻资产,抵押物不足,这对银行担保贷款增加了一定的信用风险;不过银行自身的风险评价模型也存在滞后性,传统银行信贷担保模式多是以抵押物为主,按照这个模式,没有抵押物很难从银行获得贷款。”中国银行一位信贷系统员工对多维表示。

天津滨海新区一位负责招商引资的政府负责人对多维表示,产业园区内入驻的企业中,一些石油化工、装备制造行业企业比较容易获得融资,而从事文化创意、影视传媒行业的企业融资要难一些,毕竟传统制造业有机器设备厂房作为抵押,文创企业拥有的知识产权、影视作品在银行看来比较“虚”。

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认为,大型商业银行与中小企业存在三大错配:大型商业银行的国家发展职能与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错配;融资评价尺度与小微企业草根特征错配;融资的冗长手续与小微企业短、频、快的流动资金需求错配。

短期来看,政府通过行政手段为民营企业提供贷款是行之有效的办法,但从长期而言,资本还是应该更多的回归市场,在利率市场化的前提下,通过金融机构改革解决民企融资难的技术性难题,建立完善的信用和风险评估体系,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民企融资的难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