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富人云集达沃斯 集体对抗“逆全球化”为哪般

撰写:
撰写:

达沃斯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再次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本届世界经济论坛的主题是“全球化4.0”,目的是在“逆全球化”浪潮下重构全球框架,让全球化的成果惠及更多国家和民众。

冬季的达沃斯(图源:VCG)

当地时间1月22日,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在瑞士达沃斯(Davos)举行。世界经济论坛由数位欧洲的企业家精英于1971年创立,因其每年在瑞士滑雪胜地达沃斯召开年会,也称达沃斯经济论坛。

本届世界经济论坛的主题是“全球化4.0:打造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的全球框架”。之所以再提“全球化”,就是为了对抗在全球范围内愈演愈烈的“逆全球化”风潮。目前,“逆全球化”已经使世界政治、经济格局产生了巨大变化。政治上,越来越多的右翼领导人在民族主义的推动下上台,最典型的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经济上,贸易保护主义重新兴起,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贸易战已经危及到了全球经济的增长。此外,法国爆发的“黄马甲”运动也将社会底层的焦虑暴露在全世界的目光之下。

然而,造成“逆全球化”思潮泛滥的根源在于全球化过程中利益分配不均。在全球化中获益的主要是资本强国和制造强国。资本强国,如美国,向全世界输出资本赚取利润;制造强国,如中国,向全世界出口产品获取收益。资本强国受益最大的是资本所有者和跨国公司;制造强国创造了大量的就业和税收,因此受益群体更多。而在全球化过程中收益最少的是大多数没能够深入参与到全球化进程中的人,他们也是本轮“逆全球化”浪潮的主要发起者。

其实,全球化并不能代表大多数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大多数国家在全球化进程中,只扮演了资源输出国和商品输入国的角色。同时,资本的全球自由流动加深了金融危机的危害性,1971年美元和黄金脱钩后的多次货币危机和债务危机的最终成本都由资本力量较弱的国家承担。可以说,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和人民都是全球化的被动接受者。

重提“全球化”的世界经济论坛,对外宣称其使命为“在全球公共利益中发挥企业家精神(demonstrate entrepreneurship in the global public interest)并维持最高的治理标准”。将企业家精神和全球公共利益联系在了一起确实有一丝讽刺的意味。

从职业道德上来说,公司领导者的首要使命应该是努力将公司股东的利益最大化。从这个角度来看,2018年企业家们做得很好。国际慈善机构乐施会(Oxfam)1月21日发布的报告显示,亿万富翁的财富在2018年增长了12%,相当于每天增长25亿美元,而占人类人口的一半——全球最贫穷的38亿人的财富下降了11%。显然,企业家精神带来的盈利并没有惠及大多数人。

从收入分配理论上看,企业家精神是唯一能够解释为什么商界领袖的收入和普通职工的收入有如此大差距的原因。瑞士联合银行(UBS)出具的2018年亿万富翁报告(《Billionaires report 2018》)显示,2017年全球亿万富翁的财富从7.5万亿美元增长至8.9万亿美元,增幅高达18.7%,是当年全球GDP增长率的6倍。UBS给出的财富增长原因是“高水平的企业家价值创造(high level of entrepreneurial value creation)”。财富的高速积累成为了企业家精神的体现。

由此可见,作为全球化的既得利益者,企业家们齐聚达沃斯并提出进一步全球化的出发点还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

当然,随着世界经济论坛影响力的扩大,其参与者不仅有来自商界的企业家们,也有来自政界、文化界、新闻界的社会领袖和精英。本届世界经济论坛举行的超过350场会议也会重点讨论如何将全球化的成果惠及全世界人民,也就是通过利益的重新分配化解全球化带来的种种社会矛盾。希望当论坛结束时,人类的精英们能够给出一个更公平的“全球化”方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